狂风骤歇

我吃吃喝喝,走走停停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之前在全职写过一个ALL蓝河主叶蓝的小黄本,

虽然被很多人吐槽,但今年还是把它重写了一遍,加了一个很多年才下定决心写的结尾。

当初只是想”写个黄段子吧!“,然后一下子写了12W字。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也希望看的人能够开心。

《缚星之棺》重制版,CP等你。



大润发电站:

大家好,本次CP22的摊宣终于生出来啦!这次社团直参DAY2,在乙C01-03大润发电站摊位,DAY1台历和购物袋也会寄卖在乙D30-31治手癌,云吞面摊位,想购买这两项的GN也可以在第一天顺利买到~

   

其他出展贩售物请详见摊宣图哦,贩售限购数量与所有无料的领取方式也已明确在图上啦,请想要购买领取的姑娘们仔细阅读,做好准备~

   

所有无料是自普通票入场时间(10:00)开始派发哦!

   

欢迎大家在我们社团的CPP页面按需戳戳心愿单→CPP点我

   

顺便一提,在每日夺命连环call厂家艰苦搏斗之后,预售部分的购物袋套装终于快要可以发货了!预计是下周周一周二的样子开始发货,大家久等啦!

   


【叶蓝G文】反偷猎联盟(二)

继续给 @远暮重山 的G文。


二、


“你怎么能随便亲别人呢!”


“我亲别人的时候才不随便呢,而且我还没嫌弃你得绝症到处传染,你倒说起我来了。我现在就化验血液阴性阳性去,给我等着,就算生了蛀牙我都不会放过你。”

“你,你,”蓝河气得找不出词来:“你才病源体呢我只是被车撞了!”

“哦,”叶修寻思了一下弹弹烟灰,“那我不吃亏。”

“……”


明明是一张病倦的脸却在这时变得着急又羞愤了,蓝河用手背拼命擦着嘴巴,但是血液和唾液已经在口腔里融化,舌头酸麻了好一阵,巫医施下的“泄密禁止令”被除魔师的命脉破解了。叶修看着对方手...

【叶蓝】不周山+糖衣弹的补充

这么少就不算番外了,算补充吧,应个过年的景儿!


《不周山》 后续


叶修带着手套在炉子边上捞出几个热气腾腾的烤地瓜,刚挪开铁板还没到嘴,就闻见一股焦甜味儿。腻人的糖分被炉子里暖烘烘的小火捂出了溏心,烤出了粘手的蜡黄汁油。

“你洗好了没。”

叶修剥了地瓜外面的酥皮儿露出金瓤,捧到蓝河嘴边:“我终于有机会表现了,让你体会一下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奢侈生活。”

蓝河刚洗完脸,正把内袍围在腰间赤裸臂膀摆洗巾布,听他说话便侧头顺着烤裂的竖纹咬下来一小块评价:“嗯,甜。啊!……烫、烫……!烫烫烫烫我的舌头——水!”

叶修赶紧把桌子上的茶壶拿过来给他灌上几口,凉茶水滴滴答...

【叶蓝】不周山 (22-24完结+后记)

二十二、


昆三水看向远处起火的藏宝阁方向开始额头冒汗,脸上的肉剧烈抖动着,好像有无数的蜈蚣在皮下爬来爬去重新组建肌肉,他脸部和下巴隆起,脖子上的皮被撑开长得粗大,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听起来就像只大蛤蟆。

李轩看他不对劲,便唤:“员外?不如我们过些时候再开始,您先去看看?”

“不行!”昆员外回过头。他的声音变了,嗓门震得杯子发响,嘴唇怎么合也憋不住一口粗牙,再无一点好人形象:“他们就是冲着这块东西来的,你们快点开始!”

吴羽策皱起眉头,他手指尖在袖子里掐来掐去,看向员外的眼神更加阴沉。原本只以为这城是死人活人的互相割据,就算员外不是人类也值得做笔不涉闲事不关己身的生意,但细细...

【叶蓝】不周山(19-21)

十九、


各方大显神通,城里尘土飞扬,叶修干嘛呢。

他坐在衙门的后院板凳上晒太阳,跟刘皓陈夜辉仅仅隔着一堵墙和几枝欲开的腊梅而已,近得能清晰地听见知县跟他们汇报情况商量对策。叶修靠在墙根喝着师爷泡的茶,还即兴赋诗一首:

“啊师爷泡的茶,有一种味道叫做家。”


慢悠悠地把一盘点心和三壶茶下肚,日头也快到中午,外袄晒得暖洋洋,神智上也昏昏欲睡,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正恰巧听见刘皓说想再次召集全城百姓,响山钟敲急鼓。


知县一脸为难地劝说:“这城北的大部分农户一早去田里挖萝卜,进出菜窖恐怕听不见声音,不如请等下午迟些让他们归家,也好让在下为您安排接风...

【叶蓝】不周山(16-18)

十六、


熊熊火焰里二人额头冒汗,手中寒铁也如刚从炉中取出般烫手,城里的火势更旺,映得四周楼骨嶙峋潦倒,一副惨烈家国模样。蓝河解开领口,低声问他:“可有方向?”

叶修踢踢屋瓦:“下面!”

这回不再奢望有畅通无阻的烟囱,他一甩千机伞,伞面向外翻起合拢成矛,带着一圈纹络扎入脚下,顷刻间砖石飞起木梁断裂,两人同时落入菜馆灶房内,摔进一筐厨子预备的熏鸭肉里。

“好运!!”叶修大叫,抓起鸭胸脯就往嘴里填,热气解了冻,鸭子肉鲜嫩,熏法让肥肉也酥脆香浓,撒点椒盐和五香面就是美味。

随即点评:“入味不均,鸭腿淡了,看在免运费的份上还是给个好评吧。”

“你尝尝我这个翅膀。”

“这个正...

【叶蓝】不周山(13-15)

十三、


山顶道观的晚钟响了,行人的步伐连同归鸟的振翅都在隆隆声下调整了节奏,蓝河买了半斤猪耳朵回家,合上门一转身,看到一把红彤彤的剑横在自己跟前。

“你这是干什么……!”

他吓了一跳,不明所以地看着叶修,触到对方略含凉意的眼睛时心下一惊,顿时有了推测,试探地问他:“难道是,出事了吗?”

叶修没答话,往前走了半步,剑身就抵在蓝河的脖子上。后者靠在门上轻轻地摇摇头:“笑哥,我没出卖你。”

“哦?”叶修凑过脸去:“不是你?”

光源离他们俩有点距离,叶修耳边的头发尖映得比眼睛还亮。“今天嘉世兵丁突然守住这前后三条街,但只有我们这一条巷是派人进户挨个儿搜索盘问,说是失踪了一个...

【叶蓝】不周山(10-12)


这夜叶修没再外出,一人躲在洗澡的隔间给自己上了药,被褥暖软,未灭的烛火像采撷而来的新鲜月光,举头星河长,他在敲更之前就进入静谧梦中。如曾经所奢望的生活那样:什么都不想地入睡,什么都不想地醒来。


第二日一早,蓝河蹲在咸菜缸旁边用筷子挑酸白菜,看见叶修起床顿时惊讶问道:“这么早,是有什么事吗。”

“我这不心虚睡不着么。”叶修伸了个懒腰在厅中踱步:“你要是个书生我还能给你研墨,你要是个大老爷我给你洗脚,但你是劳动人民……我就只能跟着一起劳作了。”

“我是不知道你晚上梦见什么突然提高了思想觉悟。”蓝河揽了宽袖把碗筷一一摆好,“但你却一直看我忙活没搭把手。”

叶修说:“可能现在的我只有...

【叶蓝+周黄】大战略(1-2)《Coming after you》试阅

一、


新疆的秘密军事基地,炮声不断。

这次军演是从各师里挑出来的精兵良将,彼此又组合成的新队伍,按照战斗部队的标准布置配合,人数只有四千,但作战双方已经卯足干劲。

L高地后面是一片小树林,一天半前,以王杰希、喻文州为首的蓝军大部队,判定叶修所在的红军战地指挥营就在那一带区域,屡次发动猛烈攻击,12小时内保守统计共使用大型炮弹两千余枚。

其实军事目标A才是蓝军的重点打击对象,一旦火力压制量超过某个计算公式,导演组就会判断蓝方胜红方败。

但事情转折发生在演习前,叶修趁着总司令不在,散步似的走到蓝军面前挑衅:“呵呵,如果你们哪个能找到我,演习结束后我就跪下给全体蓝军将士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