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邱叶】《过海》 (飞电番外)

《过海》


他们有三年完全没联系了。

 

不是过年会群发恭贺短信,在某次同行谈话间无意提起动向的“没联系”,而是那种风声全无、状态不知的“毫无联系”。但还有更多的事放在邱非前头,他得训练,指导,研究,总结,比赛,应对采访,甚至还得去跟队友做些生活交流,起初硬着头皮,之后愈发老道起来。

是啊,他得熟练之前所不熟悉、没经历的一切,从初次尝试到得心应手有很长一段距离,好在他以前在某个人的身上见过,算是有学有样,做得不错。

只是一直耽搁了一段问询,在某些极重大的时刻,连夏仲天和几位后勤前辈也无法帮忙出主意的时候,是他撑起了每一次决定——他也想问的,像是我这么选择可以吗,那个做法对吗,如果这样行不行……但应该是行的,因为如果太离谱的话,他觉得,前辈会来找他的。

还有更多需要问的是,你好吗,现在做的事快乐吗,有看我的比赛吗,还在玩着那些数不过来的小号吗。

 

好像永远会耽搁下去。

 

杭州东站的高铁入口,邱非随着人群上车,周围人挤着他缓慢移动,他困难地转身,把运动包抬起来塞到架子上,后面的人不断在催促:“快点,快点。”

摆脱了背包,他立即利索地钻进靠窗的座位,拉了下帽檐,扶正了框镜。

正值大学放假,到处是同龄人,炸沸的青春气息为他打好天然的掩护。

直到列车吹哨将要起行,一个慌慌张张气喘吁吁的男生才赶到,他个子矮小瘦弱,拖着拉杆箱对着邱非旁边的座位看了看座号,又盯着行李架,仿佛在目测自己能不能有力气抬到那个高度。

邱非站起来顺手接过:“我帮你。”

男生看着他动作,感激地说:“谢谢你哦同学!”

 

是有这么一种可能吧,他们可能是同学。现在高中的同班们也在朋友圈里纷纷晒起了大学校园的照片,甚至有他一开始定下目标的那一所。他一张张翻过去,有在不同纬度开放的花树和斑斓如画的美景。

 

当初叶修走后战队谣言四起,嘉世又掉进挑战赛,恩师变成对头,像个古早动画片里的经典情节。这对少年人的冲击太大了,他的失落还没排解掉,对叶修的突然离开惴惴不安充满疑问,新的消息又携裹着混乱的证据,让铺垫了很久的恋慕长出难以抚顺的逆刺。邱非的信念撼动,五脏六腑每天被回忆细细瓦解一遍,然后埋头训练挣脱一切,一旦停下来,这些无形无依的酸楚感再次侵袭,熟练地再粉碎一次内核……日日夜夜,无穷无尽。

再也没有比这颗心脏更加落魄的了。

这还不算什么,那些从前对他冷嘲热讽的同学,这会儿从各种渠道听见风声也加紧在微信群里风凉话不断,不管他是不是看得到:“优等生可以用三个月时间追一追我们的进度吧?”

“邱哥怕是一周看三年的哦,不敢比不敢比。”

“你们为啥铁定社会我邱哥一定会回来?”

“可为啥邱哥进了嘉世,嘉世就掉出联盟赛了你们想过没有?”

“咦!喜死空寂!”

学生们议论纷纷,班主任强插一脚旧事重提:“邱非,你父亲后悔了没有?”

群里先是一阵沉默,而后他们似乎发现了自己这种群体奚落已被长辈认可,话里更加肆无忌惮:“啥?!老师有重大爆料?”

他们刷屏半天,班主任却不再说话,任他们尽情畅想口无遮拦。这时一段长文不合时宜地强行打断他们的讨论,是那个时常捧着诗集的女孩子,每日按时分享课外阅读:

 

“这是夏季,我听见回声,来自山谷和心间,

……

不断地重复决绝,又重复幸福,

……

我相信自己,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

……

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

 

邱非终于在群里发言:“谁的诗?”

“泰戈尔。”

“谢谢。”

他把微信卸载了,连里面存的两百块钱都忘记提现。

 

那时候他怀疑一切,心里痛苦又无法跟父母交差,哪能说自己是被骗了?仿佛受到强烈的愚弄,他再坚定的信念、再努力的做法,都不会有人真正关心了,这是一个乔装打扮的圈套,他居然昂胸阔步一步步迈进来了。

倒是母亲有所表示:“你跟来家里吃过饭的那位先生还有没有联系?”

他恨恨地摇头。

“不行哪。”他母亲说,“你得有点人情味啊儿子,别人关心你,你也要关心别人。”

“谁要假关心!”他从来不在训练营表态,只能在家里显露,像受伤的幼兽绕着客厅走来走去,他在暗暗发誓不回应任何人的期待,自己干自己的事就好了。

他母亲摇了摇头,拿起笔来备课:“你看着吧。”

他粗鲁地说:“我看什么?”

“只有你才能看得到的。”

 

他果然看到了。23分钟,看了个够,平静了所有的难眠之夜和反复的揣测。

他又活过来了,而且活得很好。

 

以至于老嘉世倒台的那几周,是某个重要学期的末尾,他决心已定摆正方向,对各种变化无动于衷,拿着挑战赛跟叶修对战的那场视频反复琢磨,李睿将走时问他是不是要在这推平的老房子里修仙,他一笑了之,老同位发来短信再次问他需不需要出国,他谢过回绝,微草的人在网上找了他几次谈转会,他客气婉拒。

“那我们特意去一次杭州吧!”

邱非忙说:“没有必要……”

“见面聊聊或许你会改变心意呢!”

对方执意要来,他想,那就当面拒绝一下吧。

 

没办法,他已经答应过别人了,他已经在那个人问“你会放弃吗”时,就答应了。

“我已经决定了,就不放弃。”

他那时是这么说的。

邱非总是回忆起前辈脸上浮现的表情,他说除了你,很多人都离开了,那种失落,无奈,还有一点寄托在自己身上的希望。他得帮他扛着更重的东西,他们虽然分开立场被迫对立,但总目标没变,必须有人坚守阵地,好迎接前辈或许会有的突然造访,或许他们有一天漂洋过海地再次相见如同最初的师徒,如果能体面地引导着一路参观,介绍着一切物是人非却有所继承的景色,信心满满地说着:看,这是你交给我的,我让他变得更好了,你觉得怎么样?

……那就太好了。

带着一点骄傲和自豪,看到对方眼里露出赞许的神采,这一切都值得了。

 

现实如何走下去他也不知道,但在心底,执拗地有个息不灭的念头,有条无尽头的出路:就是在落满世界的大雪停了之后,他们会重新跺跺脚,搓着发冷的手指头,继续招呼几个朋友一起往前走的出路。

他不能把希望的寄托当做耳旁风,随着时间和变化弃之不顾,他要把这些都仔细放好,打扫整理,成为夺冠计划的一部分。至于那些还不知道的谜底,就在以后慢慢地得到答案吧,前辈就在这个城市的某一处呢,这次,总不会那么突然消失了吧!

 

邱非9点准时进了训练室,已经有两个人坐在那里,不是队员,他们已经走了。

叶修燃着烟,跟他的旧老板对抽,青烟徐徐,看起来已经陷入了某段回忆。

而他突然出现在门口,跟当年的位置恰好对调,惊讶地看着成年人:“前辈……”

叶修也惊讶地回望过来,仿佛难以理解他的出现。

这有什么奇怪的?不是你希望我留在这里的吗。

他看见叶修张了张口,没等他说什么,更没等自己不断升起的异样情绪流露,便先自行截断了:

“前辈,训练室里不能抽烟。”

对方卡壳了。

 

哼,这句话两年前就该说了。

 

 

火车平稳地加速。

身边的男生打开手机用高铁WIFI疯狂打游戏,邱非瞥了一眼,是荣耀的IOS版,不过因为版本问题,只有简单的升级系统和PVP模式,角色技能缩减到5个。这男生好像玩了枪炮师,轰得整个屏幕跳黄字暴击,看起来很爽。

“你玩吗。”他敏锐地觉察到邱非的视线,问道。

“没……”

触屏操作不是那么精准,自动通关毫无难度,他不喜欢低劣化的感觉。

“那PC端有玩吧,比赛有看吗。”

“有。”

男生盯着手机道:“苏沐橙退役了,好难过,最后一年大学跟女神一起离开杭州。”

邱非没想到这个小个子男生比自己还大,点点头:“她很强。”

“是啊,如果她能在平台上开直播就好了,我要天天给她送竹子。”

邱非:“她有说要开直播?”

“没啊!她采访里说要开冰激凌店!”

邱非笑了:“哦。”

很适合她。

男生继续说:“我喜欢苏沐橙,唐柔,也喜欢邱非。”

邱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名字会跟女孩子们在一起,尴尬扶了扶框镜:“他们是两个队伍吧。”

“是啊,毕竟我从小就开始看联赛,看着嘉世从高峰到谷底,又从谷底爬上来,情怀啊,无条件支持!这种感觉就好像看到儿子长大了一样!”

……邱非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

 

 

三年的第一年,队员成长期,调整队伍,第二年,进一步完成转型,到达联盟中游水平,第三年,打法成熟进入季后赛,邱非个人入选全明星……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全明星里有三个重复职业,而且每一个战斗法师都跟叶修有关,这职业像个奇迹,到现在还染着十几年前的颜色,如是一种难洗的灼眼的红,存记在每个玩家和荣耀爱好者的惯性思维中了。

去年赛季结束后,俱乐部资金刚好足够重建训练营,扩建之后发现并没有那么多富余的钱去请陪练教练了,夏仲天有一些自己的人脉,把人请到了这里后却被队员们否决:“什么嘛,水平根本不全面,怎么教别人?”

“其实还有一个比较厉害的,但要的薪资挺高,我去问问人家愿不愿意来。”

“不要不要,”年轻的小伙子们体贴地齐齐叫嚷,“有多厉害,退役正选?叶修前辈?”

夏仲天还没原谅他,听到这名字就难受:“不是!”

“切……”年轻人一哄而散。

邱非当初揍了一拳的那家伙还在公会战战兢兢地干着,居然是越做越好了,中午吃饭时跟他们商量:“教练不知道,不过可以从网游里找几个胜率不错的做陪练?训练营的话兼职就够了。”

他们对人挑挑拣拣,一边在游戏里喊了几个觉得稍微专业点的,另一边在职业选手群里蹲看谁比较好说话,让人家介绍点圈内热心同行。夏仲天的压力来自另一边,他要在兴欣手里抢ZF扶持资金和广告资源,颇有四处碰壁的感觉。直至疲乏劳顿的某天,新嘉世突然来了个想不到的中年人,他跟夏仲天商量:“我投资一点吧。”

夏仲天开玩笑:“陶老板现在在做高利贷啊?”

陶轩说:“没利息,打个欠条就行。”

夏仲天连忙摆手:“别别别,还是走正常程序。”

“不,我不想赚钱也不想管了,不用给我记入任何职务,以后做大了还给我就是了。”

夏仲天没遇见过这样的,跟他所听说的陶轩一点也不一样,反而为难了:“您这是……”

陶轩回头看邱非,年轻人这几年长得很高,过了一米八,跟他印象里的样子稍微出入。

他笑着问:“小邱,联赛感觉怎么样?”

邱非点点头:“很棒。”

 

 

“我喜欢新嘉世的这种感觉。”男孩子停了手机游戏,跟邱非闲聊,“就是每次去观察他们的比赛,都发现他们在变强,这太可怕了。兴欣那种上来就夺冠的黑马固然可怕,但一支队伍能保持三年里一直在前进,这是更可怕的。”

他比手划脚,不太看邱非脸色,不然早就发现这位同行的旅客有点面熟了。

邱非说:“但确实是太慢了,有兴欣在,显得一切进步都很慢。”

“神话总是很稀少的。”男生看得开,“但脍炙人口的流行歌也会感动人,比如我最喜欢的GALA,你听说过吗。”

他打开某个APP,强力推荐着:“他们的演唱会就是一场灾难,主唱根本不会唱歌,英文发音烂的要死,但就是动人。”

“这是什么形容……”

“唉,青春嘛!”男孩子感叹,“不需要唱的太好听,甚至也不需要长得那么漂亮,没必要一定要创造出什么奇迹,努力的样子就已经很棒了。”

男生找到了他要给邱非放的歌,给他一对耳机:“你一定要听。”

邱非盛情难却只好接过来,戴上,听到歌的第一句:

 

嘿,我们很久都没通过话。

 

周围都是放假回家的同龄人,他们在聊天,此起彼伏的笑声,有的已经打起了联机和扑克,吵吵嚷嚷,高铁车厢只有在这段时期里才会这么热闹。什么是青春啊,他曾经对梦想困惑不已裹足不前,万幸有人为他带跑引入赛场轨道。纵使他脚底再如针扎,被太阳裂化,也停不下来了。

 

跨过了高山才发现,那里的雪莲没有你更纯洁,

跨过了海洋才明白,那里的飓风没有你更狂野。

 

我曾经多么的无知。

我绝对不能失去你。

在你的怀里,才可以做梦活得像个孩子。

 

翻过了青春才发现,你流连过的篇章永不凋谢,

捱过了四季才明白,你就是我追随不落的日月。

 

 

来推销矿泉水的乘务员问他们:“冰激凌要吗,巧克力要吗,零食要吗。”

邱非摘下耳机,递还给旁边的男生:“这首歌叫什么?”

“我绝对不能失去你。”他买了一盒贵得离谱的香草冰激凌,打开包装,“唉,苏沐橙最喜欢这种口味的了。”

 

 

这个赛季新嘉世的设施更完善,因着优秀的名次和队员个人表现能力,教练之类都不再是问题,甚至还有他之前的同学来找他:“大学放假了去你那儿练练怎么样?”

邱非为了联系队友重新把微信安装回来,看着这人的名字好好想了一下是谁:“可以,一周一次淘汰赛,加油。”

“你不是吧!开个后门啊!”

赛季结束后他呆在空荡荡的宿舍楼里,想着做什么好呢,出去逛逛吧?他在比赛日去过很多城市,却一点也不了解它们,总是极快地掠过上空,去宰客一条街上尝尝经典小吃,好像就算旅游过似的。

他跟父母商量了一下,母亲马上赞成:“好啊,我们家人很久没出去一起玩过了吧,草原怎么样,那里挺凉快的。”

“呃,”邱非给她倒了杯水,锤锤肩膀,“我想自己出去。”

“你玩野了吧。”她扭头白自己儿子一眼,“天天住宿舍,周末跑全国,放个假也自己出去玩,你妈还没老呢就遭嫌弃。”

“孩子大了都这样,”父亲打圆场,“锻炼嘛,让他去。不过你也算半个公众人物了,处理好这种关系,说话为人都要做榜样,看见别人有困难多动手帮帮。”

“知道啦。”

他给自己买好了车票。

 

 

经过沧州西的时候男生要下车,邱非为他把行李从架子上取下来,尽责地送到门口,等待火车的减速缓冲。

“谢谢!你真好。”男生跟他握手道别,“加个微信怎么样,以后一起玩游戏?”

“好啊。”邱非打开二维码让他扫了一下。

男生皱眉头:“哦,这里的网络信号有点不太好……”

火车的闸门开了,他跳下去,手里还端着手机:“有信号啦,加上了!这个嘉世-邱非是你对吧……”

下一秒他不可思议地看过来,然后低头看了眼手机,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念了什么,又抬头看他,然后突然大笑起来:“你啊!!”

邱非也笑着跟他摆摆手:“再见啊!”

 

 

新站又上来一批人占满了座位,他的列车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在越过了几条著名河流,穿过了几条狭长隧道,钻了几次蜿蜒山岭后,现在,几乎可以看见北京漫天的金红霞光。

 

他想有一天,也许不用漂洋过海地去见他。

 

 

叶修盯着大厅里G56的到达时间出神儿,前两天收到邱非发来的信息时,他还有点意外,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他该来了。

于是盘算起一个严谨的出游计划,北京好玩的地方很多,招待客人的美食也有不少,正经稻香村小点心,栗子口味回味无穷。但是,第一句话要说什么才好?

 

好久不见,已经变成大人了?

……本人未必喜欢听这种话。

那先肯定一下他的成绩?

……这个还是等到吃饭的时候再讨论。

天气?

天气怎么样,就天气吧,虽然这个时候哪里都热。

 

他双手插在兜里,有点期待地等待着。

 

 

没关系,还有三分钟火车就到站了,那个时候,在说所有的话之前,他们一定会有个久别重逢的拥抱的。

 

 

 


飞电番外,过海,完。


评论(25)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