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林方林】InvisibleMan无形侠(重修)解禁

坚定的锡兵番外

 

 

 

一、

 

要接受一个不能看见的人,还是有点困难的。

方锐意识到世界上多了一个怀着恶意的隐身人,这需要很大的意志力:首先要判断他的位置,倒是轻而易举;其次要做自我斗争,因为心里压根就不想承认他的存在——这人看不见哪!他恨恨地想,怎么办呢,别人更看不见隐身人,呼啸全队上下都帮不上他的忙,老林刚走,什么怪事儿都来了。

只袭击了他一个。

这家伙不可估量的超能力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到一个熟悉许久的位置,却让人永远找不到本该在那里的熟悉身影,他是透明的啊!而这个可恨的超能力者已经沉默地挖走了方锐的注意力,在不经意之中把他的心情搞糟,再给予种种“不复从前”的失落答案和沉闷的压力。

方锐被捉弄了三两次后,火气很大,他沉默地完成了训练,回房间换衣服,饭卡又找不到了,他拍着桌子说老林,你得把卡借我一……

他停住了,回头,那张熟悉的空椅子里只坐着那一位捣乱鬼,他向方锐微微点头,仿佛在嘲弄地说:可以啊。

方锐收回视线,再次穿上外套出门吃饭。

 

吃饭也有不方便的地方,往常两碗面加一份国菜酸辣土豆丝跟老林吃刚好,现在只有隐身人,这东西他不吃不喝只是看着,方锐想还点不点菜?斟酌着食量看了半天菜谱。老板问他,跟你一起来的那个小哥呢,今天怎么只有你哇。

方锐问:有一人份的土豆丝吗。

炒不着炒不着,老板摆摆手跟他推荐别的:凉拌海带丝怎么样?

好吧,这下连菜谱都要跟着换了。他坐下刷着手机微博等煮面,老板端上来时正值用餐高峰期,忙得不可开交:“筷子在消毒柜里您自己取一下。”

“好吧。”他继续刷着手机过去拿,回来坐下的时候发现手里有两把筷子。

隐身人在旁边讽刺般地看着他。

 

“靠。”

 

方锐于一个星期之后终于忍住了这种长期养成的惯性,他那因被骗多次而拥有的敏感理智压制住潜意识,把朝夕相处多年队友的电脑桌位置抛在脑后,心里默念一句:都过去了。

仿佛是犯了拖延症的告别。

 

他也有想过去主动问问林敬言的近况,总是在QQ最近联系人列表第一位的老伙计频频地向其他ID后面滑落,明明现在只要他一句话就可以挽救这个排名:你还习惯吗,条件怎么样,气候适应不。可方锐话到指头边突然变了方向,他发了会呆,意识到马上要跟新人的老角色合作了,他绝对不该三心二意没个完。

但林敬言,流氓,唐三打。哎,喊了这么多年,换成别的字儿总会有点拗口的,像是汉堡、薯条、可乐,被分开了一样。

 

唐昊来的时候方锐十分欢迎,给自己定了个适应变化的时间计划表,还跟阮永彬谈过几次,做足了功课。但任凭他做出种种筹备,那种与林敬言产生的无间默契再也无法在别人身上复刻出一星半点——曾经得心应手的战术如今再找不到相同思路的人,明明还是那个唐三打;模糊的形势下也不会给他衡量试探的多余时间,明明还是穿着熟悉装备的账号角色;察觉对方战队在战术布置上存有陷阱时队友也不会信赖他的直觉,明明在游戏界面中,还是那个流氓和盗贼。

方锐伸了个懒腰捏捏脖子,唐昊看他一眼,QQ上敲过来:跟你节奏不太适合。

犯罪组合的形状在呼啸也彻底分崩离析了,方锐痛快地回:好吧。

万事强求不来。

组合不要做,跟队友的配合还是要更努力的。接下来一年中,整个队伍调整带来的微妙处境让方锐变得有点辛苦。新队长和上位成长的队员们要彻底改变呼啸的风格,把这支队伍带向叱咤风云的正面战场,整场强硬的攻击态度让方锐成了游离在主打体系外的幽魂,但他的职业特性不似剑圣那般可攻坚可强袭,又没有任凭他发挥的队友及时接应,紧接着“价值”这个词在他脑海里反复出现……他还能在呼啸发挥多少价值呢。

总结起来并不是单纯具有负面的效应,只是有了不利于自己的变化而已。就像隐身人的出现绝非偶然,它是累积而成,像夏天的云彩吸着水汽成为庞然大物;记忆也一样,惯性冲刺的距离跟重量有关,印象太深刻,这暴雨就来得异常突然。一天晚上方锐看着帖子大笑起来说哎呀真乐死我了,老林你看……他准备了一大段话晃着转椅转了一百八十度,看过去,久而未见面的隐身人在他面前,仿佛还带着和煦的表情回答:好笑吗,来个链接给我。

不过是空空如也的如今罢了。

如果粗暴地归为怀念过去也矫情得不恰当,青春不会一再重复好的那一部分,一切有价值的东西都诞生在现在和未来。方锐深深同意那句竞技选手常说的老话:荣誉一旦获得就意味着结束,永远有新的挑战在前面。他捏着拳头看着跟轮回比赛的冷暗雷,画面里是仍旧老辣的风格,他都能想到老林的表情,想着想着,他替老林紧张的拳头又松开了,嘴上又带起常年不散的笑容来。

 

二、

 

两人一开始不是合作的搭档关系,方锐是林敬言的小徒弟呀。他那时技术虽不完善但风格鲜明,被既需要能力又需要噱头的呼啸俱乐部看中,从兴趣玩家到职业选手一步一个脚印地来到荣耀殿堂。林敬言刚见他没几天,一边给经理写下选手表现和选择意见,一边看着方锐训练跟他聊天:“挺有一套的嘛。”

“还行还行。”新人毫不委婉地冲现任队长表现自信。

“你之前参加过挑战赛也进过蓝雨的训练营吧,时间不长?”

“挑战赛是跟朋友玩的,蓝雨嘛,各种原因吧。”

林敬言点点头:“每个战队都有自己的特色,咱们呼啸情况也不同。你有野路子的方法也有大战队的系统训练的经验,拿到咱们自己家来,可能还面临着一定的改变,你要做好这个准备。”

“哎呀,我最得意的就是变通力了。”方锐摘下耳机,他大大咧咧,笑起来却很可爱,“我的适应能力很强的。”

“是吗。”林敬言笑了一下,随即思索起来,“本来我们还有另外一个执行方案,但这次没找到合适的预备选手……”

“是什么?”

林敬言用手指敲敲平板电脑:“你有没有兴趣练盗贼?”

“咦,我很喜欢的,可以试试啊!”方锐痛快地答应,“不过,还得辛苦林老师教导我,嘿嘿,给我指定个高标准严要求。”

“好。”林敬言严肃地说,“那我就不心软了。”

他的严肃一看就是假的,故意地撇着嘴角眯起眼睛,但眼神温柔生辉。方锐咧着嘴,用右手给他比了个V。

 

林敬言也记得那天,在给新兵方锐安排好宿舍的第三个月,也是方锐尝试成为盗贼的第三个月,俩人确定做职业搭档后重新又搬到双人宿舍一起住。他帮着方锐从楼下把东西一样样挪过来,对方用大孩子的心性跟他介绍家族成员:“我的夏凉被,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被,我的枕头,离了这个枕头我睡不着觉……其实也睡得着,那个缠线棒是我自己做的,这个是我的幸运别针,那盆宝石花等它长大了分你一株能吸收辐射。”

林敬言看着那个别针问他:“为什么幸运啊?”

“因为买它的那天我中了超市的五十块返现。”

“为什么你要买别针?”

“当然是因为衣服拉锁有时会突然坏掉啦!”

林敬言恍然大悟:“坏掉的东西会带来好运啊。”

“是呢!”方锐开心地送了他一个,“救急用,祝你发财。”

“恭喜发财。”林敬言把别针塞进账号卡的透明袋里,又感慨地道,“就凭我们这个样子,封建迷信到明年也破除不了啊。”

“这是美好的心愿,跟到底发不发财也没关系。”方锐挤眼,“不过还是中彩票最好!”

 

一直到四年后林敬言走的那天,他把账号卡从袋子里抽出来交给经理,夹在里面的别针应声而落,“叮当”一下滚入桌椅边角旮旯,他弯着腰看了看,东西不见了,也根本不知道掉的是什么。走在路上想了半天才记起来那是什么东西,顿时感觉好像运气也一下随之消失不见,空空荡荡地要触霉头。林敬言站住,回头看呼啸的办公楼,犹豫要不要回去捡那个别针。但经理怎么想,别针?

林敬言在滑稽的心理作用下仔细回忆,他这四年连一次总决赛也没有打过,连一次“再来一瓶”都没中过,何来的幸运值一说。

但还是觉得少了什么东西似的,活生生被强夺了走,浑身的不自在。

 

霸图战术会议上,面对下一场跟兴欣的生死较量,林敬言在跟韩文清、张新杰他们讨论方锐的进攻习惯,一路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他忽而停下四周望了一圈,周围安静,只有电脑的风扇在发声,张佳乐看他神秘兮兮的纳闷地问:“怎么老林?这里可……没人敢偷听吧?”

不是偷听,而是好像进来了什么人。

对,是有什么会隐身的人,在看着他,用一双目光灼灼的眼,俏皮的眼,快活的表情,要听听他怎么说。

作为兴欣的对手,交流已知情报是当然的。林敬言熟悉了解那个气功师选手的每一个阶段,就算账号模样换去,职业变更,他只要仍旧是那个说着“我的变通力可强啦”的方锐,林敬言就一定能猜测出来面对霸图时他的战术演绎方式,这在之前那场笨拙的同调之战已经被证明了。然而就在刚才,当他熟稔地说起对方可能出现的反应时,鬼打墙一般走不出去的旧影频频在林敬言眼前出现,突如而来的无形之物紧紧靠贴着他的胳膊,仿佛能窥伺到他脑海里一切存在的秘密,又似乎早就知道了一切秘密,饶有兴趣地听他重复着方锐从学徒时代直到今天的操作转变,还有盛开的宝石花,凌晨1点的磨合,干杯时发出清脆声音的瓷杯,站在同一背景台上冲着摄像师傻笑的模样,过来凑暖宝宝的冰凉脚背,方锐勉强地笑着送他到火车站……

他好像被过去的自己注视,又好像被现在的方锐注视,他在韩文清和张新杰之间,看见了熟悉的影像。

 

他推推眼镜,画面消失了,他继续把话说完。

 

三、

 

方锐没等记者会转播结束就从休息室里冲了出去,他感觉刚才还热闹庆祝胜利的年轻队友在那一刻安静了,但他的耳际全是轰鸣。

轰鸣着,无边无际,他甚至不知道前方是不是一个黑洞,把他的感官全部剥夺。

又或者他才是一个黑洞,他把林敬言的冠军夺走了。

为什么会分开啊?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时间不能重来吗?

狭窄的通道里点着明亮的顶灯,每一根都气势汹汹电压十足,一看就是不吝钱财的好货。

这片灯再也照不亮什么了。

 

刚刚发表完退役宣言的林敬言站在他面前,稳稳地走了过来。他镜片加了层防辐射的贴膜,颜色发蓝看不清眼睛。

那些铜墙铁壁的防线,最终都转化为沸腾的冷却的血肉之躯。

方锐迈前一步拍了拍林敬言的肩膀,他引以为豪的语言天赋在这会儿半天酝酿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连基本的惋惜和珍重都无法表达,又或许他怕一旦开口就多了沙哑的腔调,反而让老林难过。他总不能跟他在比赛通道里痛哭流涕吧,只好边拍他肩膀边重重地点头,憋出一句:“决定了?”

“是啊。”林敬言看着他的眼睛,方锐不是那么快乐,让人有点想拥抱他一下。

方锐接着说:“祝你好运。”

林敬言想告诉他,自己两年前已经把他的幸运小别针弄丢了,又觉得说这句话仿佛不合时宜,于是情不自禁地笑起来。

方锐的感情按捺住了。

他曾经跟这个人一块吃饭看电视,抢最后一点洗发水,用幼稚的方式决定谁今天拖地,他曾经跟这个人斩杀人头立刀掠马,从一个后生成为并肩打斗的队友,有了每个荣耀玩家都耳熟能详的黄金右手,也成为了打败林敬言,让他永远抱着遗憾离开荣耀的人。

这是命运,还是之外的什么呢?这是巧合,还是什么的作弄呢?这是他们的性格决定的吗,还是别人来决定的呢?要把这些事情推到什么可以怪罪的鬼魔身上吗?

反反复复的自问自答在滋生,隐形人适宜地出现,他已经消失很久了,但如今他大张旗鼓地横亘在两人中间,熟悉的感觉让他们都愣了一下,就像在那场同调对战里,在最高的荣耀竞技场上,让他们用拙劣的方式互砸以难看的方式表现时,站在他们中间的隐身人一样,他站在只有林敬言和方锐的范围里,清晰果决地存在。

他见证着他们俩的临别之言。

“我会继续玩荣耀,一直看着你。”林敬言忽略着隐身人,跟方锐说,“不会跟你差距太远的。”

“嘿,那我就不担心了。你可要严格要求自己啊。”

“会的,你也是。

“嗯。”

“走了。”

“好。”

隐身人干巴巴地看着他们索然无趣的对话,看着方锐离开,喊了兴欣的队友后就走向发布会的现场,也看着林敬言离开,跟熟人打了招呼后就走向回家的方向。

曾经微笑的沉默的不怀好意的别有用心的隐身人现在手足无措了,终于轮到他的抉择之局,他看看那边越走越远的林敬言流入黑暗的尽头,又看看背影陷入相机闪光中的方锐,不知该去追逐哪一边才好。他向左走了两步,又急忙向右走了两步。

隐身人想发声挽留,才发觉一直以来都没有呼喊过。他没有呼喊过吗?他从来没有发声过吗?他挣扎起来,意识到不对劲儿,他觉得躯体被他们两人拉伸得稀薄,无限地扩张,他的喉咙发出一声叹息。

 

只有林敬言和方锐知道隐身人到底是谁,他这么讨厌,挥之不去,难以拒绝,要么完全消失要么存在感超出常人,到头来只能胡乱地按捺住,压抑着,在时空交错里伺机而出—— 

 


他是心。

 


评论(25)
热度(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