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邱叶】飞电 · 中(18)

 

十八、

 

下午2时,光线穿透了棕色的啤酒瓶照在一盘黑椒牛柳上,棱镜聚焦着一小块青色尖椒。饭桌上总算因为互相揭短而热闹了起来,老板喝了酒鼻子头红红的,邱非看着他跟自己连说带比划。

“叶秋那时候可恶毒了,一场比赛下来赢了人家不说,只要对方哪个眼神里还有不服气的,就立刻刷卡上机把人揍到服为止。”

“那是人家来约战,还不尊重一下吗。”

“那后来呢,改用垃圾话尊重了?”

“方便啊,动动嘴就分胜负。”叶修用勺子搅合着蛋花汤,把盘底的海带豆腐捞在邱非碗里:“多吃多吃,儿吃菜来爹喝汤。”

“给人家夹点肉行吗。”老板脸上带着“给他当徒弟真辛苦你”的表情:“多补充蛋白质,长个儿不抽筋,增加神经反应速度。我是不行了,吃猪蹄子也补不了。”

叶修笑他:“怎么,还试过食疗?”

“啥都试过。”老板跟他要了一根烟也抽起来:“前年夏天想着你们大概比赛打完,是放假的时候了,我就上去游戏里看了看,结果名字一溜儿灰的。”

“当然了,你还当从前。现在职业选手上线跟猩猩上街一样。”

“过去,哪个队的职业选手都在网游里玩,热闹得不得了。”老板跟邱非解释:“整一个夏天,比联赛的时候还热闹。天天跟那些对手见面,打架,互喷,围殴,那时候王杰希都是刚出现的新人,什么黄金一代,都在混公会精英,我认识的一枪穿云还是张益玮。战队队长领着各自的公会抢BOSS刷记录,场面大着呢。”

 

吵着吵着,一些人逐渐长大,打着打着,还有些人逐渐老去,笑着笑着,时间把三三两两的人带离。走着走着,距离远了,视线模糊,就分开了。

邱非不知叶修迎接了多少人到来,又与多少人告别。太阳绕着他们的话题旋转,时光是荞麦茶色的,带着一些斑驳锈迹浸满了小屋,往事的水尘在每个人肩膀铺下几滴并不厚重的余叹。屋外面放着夹娃娃机和打地鼠,有个小孩拿着锤子砸来砸去,不断有单调枯燥的电子乐和录音传来:“又失败了,再来一局吧。”

“我现在晚上没事就练两局,”老板晃晃手腕,看着昔日的队长:“不想被你们抛下太多啊。”

一个已经被现实完全残酷抛下的人,此时说着这样的话让邱非不知该用什么词语来安慰,他觉得前辈应该有事情对小老板说,便指了指外面:“我可以去玩玩吗。”

“去吧,打完十次不出错有奖品哦。”

 

地鼠们在机台里瑟瑟发抖,邱非投进两个硬币,机器马上吱吱呀呀地叫了起来:“欢迎光临,比赛开始啦。”

汽锤被上一位挑战者握得有了温度,小孩看他动作还在一边指点:“很难的这个,它会越来越快!”

“哦。”邱非不由自主想表现出叶修那样令人安心的气度,“别走,等我通关。”

地鼠们在草原上仓皇出现。

 

饭馆老板送叶修出门的时候,邱非刚好把自动掉落的奖品取出来,一个精致的黑色迷你打鼠机,还能调节快慢。

“咦,真被你拿到了,”小老板惊奇道:“这速度我可是调成地狱模式了。”

“看见了吗,”叶修拿胳膊肘戳他一下:“这就是嘉世的未来,岂是区区黑心商人能够阻拦住脚步的,你那点抠门的小心思不够看。”

旁边小孩挥舞着一个蓝色的掌中机喊:“大哥哥还送了我一个呢!”

“是吗,大哥哥真厉害,”叶修问邱非:“那这位哥哥也能送我一个吗?”

邱非还真又从上衣里摸出一个白色的来:“你挑吧,我打了三个呢。”

小老板算是知道了,这个看起来安安静静的少年就是叶修带来的一个打手,于是马上把他们推上人行道挥手道别:“叶秋带着你徒弟赶紧走。”

叶修不走:“我要红色的,邱非再给我打一个。”

“没红色的!你不是下午要带训练吗,这都开始多久了?”

“早就交代给副队长了,邱非快上!”

“都说了没红色的!”

 

两人吃饱喝足还带着玩具返程。叶修在前面走,旁边建筑工地声音嘈杂,大概是哪里的下水管道破裂,必经的道路被挖开一个深坑,破碎的装饰瓦散乱地堆砌,冷硬的泥土沾满脚底打滑,叶修跳到破洞的另一侧回头说,手给我。

邱非伸出去手去,大人稳稳地把他拉到对岸。

 

“就应该多带着你闯一闯擂台,”他跟后辈念叨:“等快到过年的时候,电商搞促销活动,什么乱七八糟PK比赛都有,你可以赚点内存条显示屏回来给电脑升级。”

邱非攥着发烫的指头问:“前辈你缺什么配件吗?”

“我不用,不过这种有奖励性质的擂台很好玩的,它最接近比赛的原始性,而且临场操作是最能锻炼心理素质的,周围观众的任何一句话都是种干扰,对你来说是个不错的练习集中精神的机会。不要小看这些啊,嘉世最开始就是从这样的小擂台赛开始打起的……”叶修回忆道,不过立刻就止住了话题:“都是被那家伙传染了。”

 

邱非没有追问,反正未来那么久,他会跟叶修一起度过很多个赛季,话题会越积累越多,何必急于一时呢,他会默默攒着问题,也会慢慢收集答案。嘉世大楼就矗立在那里,叶修也跑不了,互相了解还是要靠来日方长。

 

路上突然起了风,许是司机也心情不好不爱做生意,两人瑟缩着肩膀等了半天也没打上出租。他们只好沉默地向滞留了不少路人的公交站台走去,却也左右等不来通往嘉世门口的那一路车。正在无聊地玩地鼠打发时间的时候,叶修突然感到邱非跨了一步藏在自己身后,手抓着他衣服,攀在肩头小声说:“前辈别动!2点钟方向有同学过来了,别让她看到我。”

“啊?”叶修快速地扫了一眼前方,迎面而来的果然是个穿二中校服的女生,于是不动声色地转头问他:“那我们移动走位一下?”

第一次配合很难做到协调,叶修装作往右走的样子挡住邱非,借助旁边的候车者让他从两个广告牌中间的空隙闪人,结果同学刚好就抬头看到一个熟悉的侧影一闪而过,顿时大嗓门喊住他:“咦,邱非!”

邱非默不作声地躲在广告牌后面,这边就是自行车道和栽种的绿植,根本无处可跑,他也不想跑,总觉得呆在前辈的身边就是安全的。

可这情况下叶修也没什么办法,女生特别自信自己的眼神儿,在一侧连番呼唤:“邱非邱非我看见你啦,出来出来出来!哎呀还怕我看见你吗快点出来!”

他只好心里苦恼表面冷淡地转出来打了个招呼:“哦。”

“干嘛呀我也是早退啦不会去告你状的啦你不要担心,高兴点好不好好不好。”

一边的叶修表情微妙:“这个女生的性格,还真有点像我一个熟人啊……”

女生笑嘻嘻地跟他说:“我今天才知道邱非你家里那么厉害啊,原来还是有大背景的呢,哎你这又是什么表情啦,我又不会到处乱说不过很多同学们都知道了吧,绝对不是我大嘴巴哦?”

邱非一脸问号,知识分子算什么背景,知道也不稀奇吧。

她自言自语一样地讲:“知道的人多了之后会不会有危险啊!比如说会有人抢劫你绑架你之类的……啊,绑架!很有可能啊,绑架你做人质进行政治意图谈判什么的天啊真太可怕了!看来我们都要帮你保守这个秘密不过你怎么没有保镖……”


女生还在继续喋喋不休发挥想象力,邱非皱着眉头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连候车进站也没发现。站在旁边一直没出声的叶修,就在这时突然搂住了邱非的一整个腰,低头跟女生说:“不好意思,轮不着别人了,这人我先绑架了。”

他被晕头转向地扯上了公交车。

 

“咦咦咦咦——!”女生在车外紧张地喊:“邱非你认识这个人吗,是你亲戚吗,是你朋友吗,我要帮你报警吗?!”

 

乘客上下车混乱,坐下起来交换扶手栏杆人挤人,所距视线极短,所有的目光都因女生的呼唤而怪异地看着他们俩,邱非吸了口气淡淡地跟她隔着车窗说:

“这是我师父。”

 

我要跟他走。

 

从一个冬天到下一个冬天,从下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以此往复,周而复始。



 

-----------------------------------

 

 

一年零八个月后。兴欣网吧。

 

叶修在吃饭的时候突然问起:“老板娘,当初给你练手速的打鼠机还留着吗?”

陈果想了想:“哦,就在我桌子上呢。你要吗?一会拿给你。”

叶修:“嗯,反正你也不是我们的队员了,也不用练了。”

陈果一记落花掌打到他身上:“就这么盼着开除我队员身份吗!”

“哪里哪里,您高抬贵手,来,吃点海带,这个增强神经反应能力的,比小游戏机管用多了。”

陈果半信半疑:“真的?”

“真的,嘉世老中青三代队员都吃这个,食补。”

“有点奇怪呀。”唐柔看着叶修突然分析道:“听沐沐说,你明明就是空手从嘉世离开的吧,随身带着帐号卡可以理解为职业习惯,但为什么还随身带着一个打鼠机?”

陈果也疑惑地看他:“是呀为什么?”

叶修高深莫测地回看她俩一眼:“这可是一个秘密。”

陈果还等着他继续说下去,结果这人悠悠地离开桌子,擦擦手就去游戏了。

 

 

评论(46)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