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邱叶】飞电 · 中(16-17)

你看,作者经常刷个叶蓝TAG根本不会去想蓝叶这个TAG,所以就没把邱叶和叶邱当做两个CP来看待直到小伙伴昨天提醒……才知道这两个CP还是有区别的!!…………唉反应这么迟钝,我是猪吗?不用回答,我不是。

总之要特别说明飞电是清水,所以没有攻受差别,只是因为情感首先发起方是小邱所以就定下了这个CP顺序。论到18R问题,作者不敢对这个清纯的CP有这份心哪。你看,每个作者的心中,都有那么一块圣地……


十六、



“直到20世纪初期,科学家才知道银河系不是整个宇宙。”

物理老师突然对着一道题发散起感慨来,“但是刚刚知道了它的广大,科学家随后就明白宇宙会因为熵增定律而在某一天完全崩塌。”

后排同学举手:“熵增定律是什么?”

“我们学过热传导,温度高的物体会把热能传递给热量低的物体,在达到平衡后热能传导就静止了。在宇宙中也一样,恒星会以爆炸的方式中和绝对零度,能量流动终有一天完全停止,定律和法则随着这个最大系统的崩溃寂灭而冷却终结,宇宙会变成无序和混乱的一团浆糊,文明湮灭,所有的存在归于熵增和黑洞。”

坐在邱非前面的女生说:“物理运动的停止对于生命意义来说就是世界末日。”

语文课代表托着腮:“怎么觉得还挺浪漫的。”

“生命意义啊。”物理老师想了想:“家里信上帝的老人常讲一句话就是:人生在世要做光做盐。别的意思我不懂,但放在物理和生活上来说:光也可以产生热能,唯一让熵增减慢下来的方式就是从外界不断流入新的能量使传递坚持运转,使无序重归有序,使混乱重新适应宇宙规则;盐就是佐料,让没有滋味变得有滋味。”

这话说的不够透,有人不明白:“什么意思?”

“学生们哪,你们今天要活得再温暖和精彩一点,让周围不再平淡,这是为了使整个宇宙的熵增再慢一些,为了让恒星能多亮一天,为了让末日晚来一小时。”物理老师举起了课本:“物理之所以这么浪漫,是因为它告诉我们:我们与最庞大不可捉摸的未知密切相关,我们是星球的一部分,我们能做到一颗星辰做到的事情,我们就是星辰。”

大家在这句话里很受启发,情绪扎得很深,尚且稚嫩的内心充满了力量,老师趁热打铁地说:“好,今天继续做两张卷子和十页习题。”

大家立刻释放了恶念。

 

下午课终了,董彤被邱非那句道谢搞得有点脊背发凉,一直没敢跟他有眼神交流,也怕他再去跟其他人说什么令自己倒霉的话。趁着放学一阵沸腾,董彤快速地收拾书包回家了。

 

“我们幸免于难的邱哥,非哥。”老同位坐在桌子上踩着板凳问他:“你报什么项目了?”

邱非正借用他手机看街景地图想别的事,心不在焉地问:“什么项目?”

“别重复我问题啊,明天秋季运动会,问你报了哪个。”

“哦,好像是200米和跳远。”邱非记得当时选了两个上午最先开始预选的比赛,只要一被刷下来那这两天都没他什么事,偷偷跑出去转一下也是有可能的。

 

老同位点点头:“嗯不错,咱们市里的冠亚军都集中在这俩项目里了,一衬托就显得你格外手无缚鸡之力。看来在李巧巧的神秘本子里,你‘病系少年’的TYPE又能加一笔……”

邱非说:“我没病。”

“不是这样的……算了。总之随便跑跑跳跳陷入人民海洋吧,你这回听劝了,我感到十分欣慰,但为什么又觉得你是在做深刻的打算。”

“是。”邱非退出地图,把手机放回老同位的手里严肃地说:“我要是明天下午的400米接力回不来,你就替我上。”

说完就利索地走了。

老同位在他背后喊:“哎?我这是积极地来领任务的吗,你是工会公告板NPC吗,哎呀不行我要看看你要去哪儿……”他捣鼓手机半天,又追在邱非身后大喊:“你还把浏览记录全删了!你大爷的记录里有我的图片资源站!”

 

二中的体育特长生出了名的厉害,学校也格外重视身体素质的发展,一场运动会几乎要求每个学生和老师都参与,列出繁多的比赛项目不说,还特意租下嘉世体育馆。

“据说以前咱们学校都是周五周六两天开运动会的。”赛场跑道两边,运动员在等待着自己项目的开始,有先到的男生给周围的同学普及冷知识:“这里以前叫萧山体育馆,后来荣耀联赛定在周六晚上,嘉世包下场地专门做游戏比赛,就把咱学校给挤了。”

同学们纷纷鼓掌:“挤得好,怎么能耽误宝贵的周末休息时间开运动会呢。”

邱非听了也笑,他从四周最矮处的坐席向远望去,完全被遮住的嘉世大楼在另外的建筑上投出一个灰暗的影子。

 

通常邱非周六到俱乐部训练的时候战队已经出发去往比赛城市,等周日他准备离开,队员们才从飞机场赶回来。就算是主场作战,他在这两天也很难跟叶修碰面,更别提一起做练习。周四倒是一个不错的时间……

“你是实验班的?”

旁边跑道上,比邱非高了一头的特长生一边热身一边问他,“我听同学提过,你们在网吧玩的时候还借给他作业抄,那题我们全班就他一个人写出来了,老师表扬了半天呢,可把他给得瑟的。”

邱非的记忆里是有这么一回事:“随手帮忙而已。”

“你也不用跑太猛。”特长生算是提醒,也算是宣告:“我们几个打算在200米道破市记录。”

言下之意就是你虽然功课好,但跑步输掉是理所当然。

 

而这个意思,让原本想轻松走一圈的邱非突然产生了战意。

 

某一种难忘的波动再次重演,它的降临坠饰着轻笑和紧张的双手,似乎就是几个月前有一群人站在他后面说你输定了,旁边的人转过头来说:怎么,你不敢打我?

 

邱非活动了一下手指,平静地跟特长生说祝你成功,然后慢慢蹲下压腿。他看着空阔的赛场,周围的观众在为不同阵营欢呼,响亮的哨音与写着数字的彩旗把西风唤醒了,吹起贴在后背的号码牌的一角,同台竞争的对手,实力强大经验丰富的对手。

那一刻他真切地意识到自己所喜爱的游戏竞技,和在这条跑道进行的运动没有什么不同。他们每个人都要向前奔跑,每个人都想得到第一名,他们产生热量,他们要发出光芒,他们要减慢苍茫众生的熵增,他们像飞刺到地心的闪电握住终点的彩带。

难道自己会想跟“随便玩玩而已”的人同台竞技吗?

 

“坚持,认真,努力,说到底就是心态问题。”那天吃夜宵的时候,前辈曾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就是求胜欲望,无论何时都不能失去,这是选手最基本的武器。不能摆正心态的话……就会毫无悬念地被打败。”

 

本来打算着早早被刷下来,然后偷溜进嘉世训练营的邱非,就在发令枪响起之前突然改变了主意。

是的,如果找借口随便放弃比赛,对任何结果都不在乎,仍旧是那个非常不成熟、又没有职业素质行为的过去的自己,新的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再做这样的随波逐流者了。

 

他站在起跑点上,看台上的同学们高喊“一班加油!”,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几十个人的声音富有节奏地混合着,由大渐小由强减弱,最后在邱非耳朵里变成另外的音色——那个懒散模样的人难得带着认真的口吻对他说:快点成长起来吧!

 

对,我不应该只是想这样绕过两条街去见你。我更想在通往胜利的跑道上和你在一起。

 

他在枪声骤响后甩开双腿向前冲去,仿佛跑完这一段路,就能跑到那个人的跟前了;又仿佛手里持着一把战矛,在透明的空气里连击出了不断攀升撕咬的巨龙,燃烧起斗者的意志。

 


十七

 


“我们邱哥太拼命了。”老同位给他递过水来:“他们就是仗着个子高大长腿跟驴似的才能跑那么快,有朝一日我们邱哥再窜个十厘米……邱哥你有信心再长十厘米吗?”

“不知道。”

“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就等你这十厘米了,来,洗洗手。”

他在跳远时栽进了沙坑里,搞得满身是土,还被小石子扎破了手掌。

“谢谢,”邱非看了一眼远处领着啦啦队的老师,低声跟老同位说:“我得走了。”

“你怎么走?他们早就为了防止外出把门全锁死了。东西南北中发财白板都有人看着,严谨得随时都可能从校内运动会升级成校内大逃杀。”老同位声情并茂地学着主席台念发言稿的声音:“运动健儿齐加油,再创佳绩拿人头,国旗底下抢三血,发令枪响一个不留。”

邱非笑着把校服脱下来塞进书包里:“放心吧,我查好了。”

街景地图里显示西侧厕所后方有一道铁丝门,他有信心手脚并用地爬出去。

老同位半信半疑地看着他,周围的同学们又跳起来给谁加油也不知道,他在人群的掩护里捏了一把信纸问:“那这运动会稿子全让我发了?”

“嗯,犒劳你的,都写上你名字了。”

“真贴心,这个能期末加分呢。那我就勉强接受你的请求,400米接力使上吃原装进口奶粉的劲儿帮你跑跑。”

 

邱非装作去换衣服的样子进了那个胡同,左右瞧见没人,便朝外扔下书包,撑着堆积在尽头的琐碎杂物跳了出去。

他拎着书包带在路上跑起来,速度并不快,不断爆发的喝彩离他远去,嘉世俱乐部倒是近了。

 

赶上的是俱乐部中午吃饭的时间段,队员们陆续回到寝室休息,2点才开始下午训练。 

叶修给邱非开门的时候毫不掩饰地皱了下眉头,这表情让少年心里顿时一慌。但对方随即就侧身把他让进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现在看见你跑得一头汗就很紧张,得先注意你有没有穿鞋……哟,今天怎么还换了钉子鞋,报复路面吗。”

邱非听他打趣便安了心:“学校运动会,就在旁边嘉世体育馆。”

“哦我说呢,跑了个第几名啊,爸爸可是为了你的成长,冒着生命危险从海南岛上空剧烈气流颠簸里飞回来了。”

邱非挺愧疚的:“对不起前辈……抱歉。”他赶紧从书包的校服里掏出一个纸盒子递给叶修:“那天确实是我不好,给前辈买了这个做为赔礼吧。”

“嗯?这是什么。”叶修接过来打开包装,一看是个烟灰缸立马乐了:“这怪模怪样的,挺好挺好,我喜欢。”

邱非看着他把之前那半截可乐罐子扔掉摆了新的上去,便顺势问道:“前辈什么时候过生日?”

“我生日?早过了啊。”

邱非有点失望:“啊……我以为是秋天……”

“我五月末生,谁知道爸妈怎么想的取了个‘秋’,大概是算错日子了吧。”

邱非不好意思说这预产期哪儿能错半年呢,一转头看见他电脑开着荣耀网游,屏幕里不是熟悉的战斗法师,而是一个穿破烂绿装的低等级元素法师,还是个女号,正站在流离之地的安全处做着系统表情。

“这是……”

“这是一个秘密的任务,别告诉别人啊,”叶修冲他挤挤眼睛,“打到好装备就送你。”然后大手一挥:“走,爸爸带你吃饭去。”

邱非听这称呼尴尬地要死:“…………我错了,您就别提了。”

 


李巧巧绕了场地一圈都没发现邱非,她问董彤:“看见你同桌了吗,他刚手磨破了,我问了半天才找到创可贴。”

对方爱答不理的:“问我干嘛,我又不是他奶奶得时刻看着他。”

姑娘不高兴了:“你怎么这么不耐烦啊!”

“消失俩钟头了,大概逃学了吧。” 

“逃学!”李巧巧睁大眼睛:“我要告老师!”

董彤这才看她一眼,点了下头:“好啊。”

 


邱非没想到吃个饭还要长途跋涉,他跟着叶修出了门,坐上去往闹市区的公交车。司机驾驶技术老练凶猛,仿佛是在江里开船乘胜追击败寇草莽。这时间段人也少,他俩坐在倒数第二排任由车厢甩来甩去,彼此胳膊膝盖摇晃轻撞。

 

“晕车吗。”叶修看着小孩捂着脑袋。

“还行,我们去哪?”

“一个老朋友的饭馆。”叶修跟他讲起来:“也是混过游戏的。”

“是哪位前辈?”

“他可没留下什么傲人战绩,那个职业后来也没有人继承。”叶修开始回忆:“联赛一开始的时候他跟着嘉世打了段时间,但是操作一直跟不上反应,漏洞太大,在赛场上没法当主力,这朋友自己也明白。我记得那天他跟我说想退役,让我给他最后一个机会在团队赛里首发,他那时候状态调整得也确实不错,我就答应了。”

“后来呢?”

 

叶修摇摇头没回答。中午的太阳映在大半个车厢里,像一碗鲫鱼浓汤,他们的皮肤都变成纯白色,连熬夜熬出的青眼圈也淡得没了痕迹。


过了一会叶修才说:“他搞砸了,烂透了。临走的时候跟我借了点钱回老家,整个人杳无音讯。直到前一阵才出现把钱还给我,说是又回H市开了个小饭馆,每周六都调到游戏频道播荣耀比赛,客人让他换台他也不换。”


……或许这就是他唯一能纪念过去的方式。

更多叹息离去的选手选择完全不接触这个圈子,不看电视,不看报道,不要记得那些职业操作和新出现的朝气名字,甚至不想知道自己当初那张账号卡给了谁。这是一场梦想和生存的残酷割据,谁也不想认输,但不是谁的环境都能允许他继续呆在原地。

能再次面对年少时那场不了了之的战役的人,真的很少。邱非知道人生的被迫选择有多无奈,如果不是身边这个人,他也差点放弃掉。


“所以带你认识认识路,以后多去捧个场啊!”叶修突然讲,“让你同学都去吃嘛,这家伙,欠钱都不给利息的,是有多穷啊,我还不如认识个余额宝呢。”

 


李巧巧和董彤从看台上往下走,打算去找班主任打报告,结果被人从中间拦住去路。

邱非的老同位,一个经常吹嘘自己拿着多国绿卡的官富二,此时正冷笑看着他俩。

“你们急着去哪啊,上上下下地小心点。说来,李巧巧你消息挺灵通的啊,到底知不知道邱哥家是什么来历?怎么不查查呢,中央政治局常委里有个姓邱的知道是谁吗?”

跟在他后面的同学也得意地说:“你知道吗?”

他们两个享受够了李巧巧和董彤的惊愕表情就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走半道儿,后面的同学拍拍老同位的肩膀:“邱哥家到底什么来历?”

“我他妈怎么知道啊,这几届常委里有没有姓邱的我都不知道。”

 


位于闹市区小吃街里的小饭馆也不算太狭窄,桌椅九成新,自从叶修和邱非坐进来后客人还没断过,来来往往的人进来点几个菜,吃完后又匆匆离去。

邱非注意过老板的手指,关节粗大指甲厚实,沾了凉水后皮肤有点皴红,想象不出这样一双手当年是如何在键盘上飞驰着技能的。不知道是因为这几年洗菜做饭练就出来,还是一直保持如此。


“哎呀久等久等。”老板把活计交给帮厨后,就从冰柜里拿了瓶啤酒过来坐下:“好久不见了,喝一杯?”

“你把我抬回去?”

“老队长还这么不耐操。”老队员说话比较粗,也不多劝酒,便把目标转向邱非:“那我跟小伙子喝一杯。”

叶修赶紧给他挡下:“别闹了你,这是一未成年。”

“未成年还不能抽烟打游戏呢,这不都你带的头吗。”

 邱非赶紧说清楚自己对酒精过敏,老板才悻悻地放过他。只好略显无趣地给自己斟上一杯,刚喝两口就好像已经醉了。他闭了一下眼睛,一口气叹过再睁开的时候,邱非觉得他整个人都似乎不再是厨师是伙夫,不再是小饭馆的老板,只是无数个追梦失败的心酸人之一罢了。

叶修抽着烟,把灰都抖在玻璃杯里。

 

桌子上很静,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讲话。邱非有点难受,他默默吃着老板做的扬州炒饭,从色香味哪个方面来说都算得上优秀:青豆入味,火腿地道,虾仁新鲜,鸡蛋滑嫩。也正因如此,邱非更加难受。

生活没办法评估怎样算幸福,幸与不幸本来就不客观。只是有一种感觉总也挥之不去,入骨入髓,入口入腹,存在在酒里饭里,报纸里电视里,空气里岁月里,不因时间减淡,反因时间恶化……


那就是"遗憾"。 

无论用多少种调味品中和味道,总能尝出无限苦涩。


邱非后来长大回想起自己的少年时代,觉得大概就是在这个中午,他下定决心放弃学业。彻底走上荣耀之路。


评论(23)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