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邱叶】飞电 · 中(15)

十五、

 

 

仿佛是为了对所有质疑的反击,在嘉世外宣部口头保证之术快要用尽时,战队终于在常规赛里找到感觉进入状态,几周内接连拿下几程,挽回了前一阵实在不讨喜的颓势。

再专业的外界评论也只能发现首发阵容和战术结构发生了变化,于战队间的作战思想中分析,却不晓得其中到底藏着什么关系,也没有人真正知道做出这种选择的嘉世队长与队员产生了多少矛盾。因为当时这新安排一出,先是有些人不满自己的上场顺序的变动和在团队里的作用,一旦有一名队员不服命令,立刻所有队员都受到影响开始浮躁。

叶修用食指关节敲了敲桌子,让他们安静下来:“还想得冠军吗?按我说的来。”

不满也暂且闭上了嘴巴压住心里想法。说到底一个竞技队员无论如何最想要的还是拿到好名次,有了名次才能去谈论地位。嘉世自四赛季开始,每一年都冲进季后赛每一年都空手而归,简直成了专业陪跑员一般的尴尬存在。

每个人都不想做别人成功之路上的台阶,所以接下来一路的胜利让他们暂且信服了叶修的安排。

直等到很久以后,他们被另外的感情所蛊惑,完全覆盖,渴望冠军的心不再是第一位时,所有的奖励也舍弃了他们。

 

周三下午3点半是职业队员们的定时休息时间,深秋的阳光开始由白转金,叶修因为睡眠不足又有点头疼的征兆,手指刚在他的万能解药盒里拨拉了两下,训练室的电话响了。

电话只通内部,从外往里打要熟悉转线号码才行,叶修以为是哪个认识的人,抓起话筒来用脖子夹着点烟,随意地“喂”了一声。

背景很安静,邱非的声音清晰地传来:“那个,爸爸。”

叶修的呼吸和情绪都没跟上节奏,立刻被自己呛着了:“咳咳咳咳咳……啊?!”

他决定如果这小子下一句是“奶奶的身体还好吗”就要替他拨打110了。

邱非听他咳嗽地那么猛还挺担心:“呃,你没事吧。……爸爸。”

叶修生怕他被劫持了,压低声音问他:“你在哪儿呢?”

其实邱非就是被劫持了:“我在学校……那个,我中午去网吧打游戏了,然后不小心被主任抓住了。”

叶修听见对面立时传来一个男人的低沉声音:“我教育了你两个半小时你都听进什么去了,你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打游戏不对,只是归为一个偶然事件的‘不小心’……”

叶修明白了,这小家伙是在学校附近的黑网吧闯祸了,上回见面时还跟自己说那网吧不用看身份证很宽松呢,这转眼落马不说,还让自己义务当家长。行吧,谁让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呢。但问题叶修也不认为打游戏不对啊,让一个职业游戏竞技选手如何跟人民老师进行顺利交流。叶修刚要说话,对面电话响了一声按键音扣上了话筒。

“喂喂,邱非的家长能听见吗。”陌生男人的声音变大了,看来是变成免提了。

“哦,能,您请说。”

“你好,我是二中的教育处主任,我姓徐。邱非说自己父母都在海南岛旅游来不了学校,我想跟您亲自核实一下这个情况是不是属实。因为我们通知了其他几位跟他一起进网吧的同学的家长,只有人来了才能把自己孩子领回去。邱先生你知道我们这个学校是重点中的……”

叶修大爆手速,马上关了现在的训练界面进入组队地图选库,熟练地寻找着某一张图的名字。在老师唠叨兴起的时候,他口上积极地对他教育工作表示支持,等地图一载入成功,叶修就打断了他。

“徐老师我知道你们特别辛苦,不过我和孩子妈确实在海南岛。”

正在放松的嘉世队员们有的无意间听到了这句话,惊恐地看着他们的队长。叶修掐灭刚点燃的烟,给那几个人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把电话听筒放在电脑耳机上:地图里的渔村小镇正在海风中吹拂,海鸥鸣叫的声音也模拟地无比真实。

“徐老师您听,海南岛椰林树影水清沙白,让人流连忘返乐不思蜀,有贝壳有水母,有海蜇有海怪……艾玛,”叶修马上把听筒拿开,单手操作一叶之秋把海怪平A死了:“所以一时半会回不去H市啊。”

教育处主任其实真的很负责任:“那孩子你就不管了吗,你可以让他泡网吧一天两天当做消遣,但不关心他会越来越放纵的,我知道邱非学习成绩很好,期中考试也名列前茅,但高中里的每一天都很重要,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您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们见个面谈吧。”

“是的,您说的对。但是……我刚查了一下这个机票不太好买啊。”

他捧着座机两步来到立式空调旁边,马上打开电源调到最大风速,强烈的冷气呼呼地吹了起来。正冲着空调的方锋然还在投入地做练习,猛然背上一阵强烈寒流掠过,吓得他喊了句:“我操,怎么了!”

叶修把话筒放在通风口上任由它受到强烈的轰轰噪音干扰,他说:“徐老师您听,热带风暴要来了,十三级的大风正在海南岛不远处形成,大概一周到两周内都不一定有飞机。”没等老师回复他就抢着继续说话:“这样吧老师,我跟邱非说几句。”

本来就是怕冷的季节,空调的温度让室内每个人都坐不住了,休息时间正在闲谈和刷网页的队员们纷纷站起来抱着胳膊逃离开座位躲出门外,匪夷所思地唤着:“叶队你干嘛呢!”“叶哥你疯了吗?”

邱非想前辈都这么豁出去了,自己也要努力一下,他在坐满了老师和校领导的办公室弯腰冲着灌满风声的电话喊:“爸爸你那里不要紧吧!”

“乖孩子,你不要在中午玩游戏!一个多小时刷副本时间也太紧张了……你能安心练多少技术?留着时间睡会觉,下午才能有精神听课,等有空我陪你玩!”

邱非停顿了一下,突然有一阵莫名其妙地感动,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前辈的假话里这句却像真的,说话算数的。

旁边被抓住等着父母来认领的一排学生都向他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

邱非说:“我知道了,那你记得要陪我啊!”

“好好好,风越来越大了,我们先撤离了!要去躲避热带风暴了!”

 

啪嗒。

叶修疲惫地扣上电话,回头看见训练室里只有一个苏沐橙抱着热水杯笑着看他:“你儿子多大啦?”

叶修关了空调接过热水来:“刚上高中,就让人操碎了心。”

“长大了就更厉害啦。”

“可说是呢,心窝子都得掏给他。”

 

离嘉世俱乐部几公里外的二中训导处里,教育处主任正拿出自己的手机查询海南岛今日天气。邱非半低着头,略紧张地看着主任沉默地在三星大屏幕上点来点去,而后自言自语道:

“……南海上还真有台风过来,不多久就登陆海南岛北岸。”徐老师抬起头来跟邱非说:“回去写个检查吧。”

邱非憋着笑离开了这地方。

 

所以新同位董彤完全无法理解他回来的时候为何这么开心。除去上次扫除时发生的意外,邱非很少流露强烈情绪。这天新同位中午买饭时看到后排几人又约着去打游戏,便趁机跟老师说了,果不其然把他们在网吧抓个正着。还没高兴两节课,这人就比他更高兴地回来了。

“没事了?”他悄悄问邱非。

“嗯。”


邱非打开课本,看见书里的爱因斯坦,那个渊博有趣的老头正握着粉笔在黑板上写下著名的公式,他突然拿起蓝色水笔来,把图里的粉笔涂成了一截烟头。

烟头冒着弯弯曲曲的线,青色的雾一直随手指操作缭绕到书本的边缘才停下来。

“谢了。”邱非突然对他同位说。



评论(22)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