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邱叶】飞电 · 中(12-13)

1-11在这:http://lidazhuang.lofter.com/post/156b4f_8dda8d

那什么,因为我改了一下情节和时间轴,所以当年在10区连载的那个行文顺序就作废了。So you maybe see some看过的桥段和一些更改……都是我年少无知时犯过的错误造成的,不要介意。



飞电 · 中

 


十二

 


为了等脚伤痊愈,邱非错过了最先跟同学们熟络起来的军训,也没有参与在战友情里评选的临时班委。他继续躲在嘉世阴凉的寝室里做最后的全天制练习,紫红色的牵牛花开了一茬又一茬,脚上的绷带换了一层又一层。

“可以了。”医生拆下药看了看,“天热也别忘了穿袜子,等新皮磨出茧子来就好了。”

邱非只好回了校。

 

明明是个新高中的新角色,几周后的正式竞选班干部班会前,女生们却犹豫着要不要把班长投给他:沉默少年看起来学习好又成熟,颇符合少女漫画里难泡的男主攻略模式,但偏偏总跟靠后台进来的一批关系户最先熟络,课间全是讨论游戏技能和装备的话题,连假装问个英语语法都办不到。

“哎他为什么不去篮球场,”扎着双马尾的语文课代表攥着袖子边儿在小团体里发言:“应该拦截对方手里的球一溜奔跑过场投一个三分,还不许进,要打在篮筐上,在场边一片叹息声的时候高高跳起,来一个空中灌篮才过瘾。”

“他不该当班长,”历史课代表建议,“纪律委员怎么样,他会成为闻风丧胆的风纪吗。”

“我倒是觉得他没有那么冷酷无情,他的内心一定十分温柔。”

这个结论让周围的女孩子马上附和赞同,她们统一认定邱非拥有外冷内热的闷骚属性,他很快会因为被真情感动而敞开心扉、展露笑容。

但现实没留给文学少女们太多幻想。

通过唱票选出来的班委挨个上台做就职演说,从自我督促到同学服务的说辞都像模像样。班主任挺高兴,她看看手里的名单:“下一个是学习委员吧,那就是邱非了,到讲台上来,跟大家说点什么吧。”

 

“我不想当。”

邱非在万众期待里面无表情地站起来:“我不喜欢学习,当不了学习委员。”

班里一片寂静,同学都忙着倒吸气。

老师笑出声来了:“你一个重点班的学生,不喜欢学习是想干什么。”

邱非的同位是个官二代男生,在家里耳濡目染最懂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小声劝:“别顶起来。”

邱非每天保证完成功课和训练量就已经把时间填得满满,提早过上了高三生活。周末两天在训练营做基本功,服务人民群众实在是他的弱项。

“我无法尽到责任。”邱非坦白地说,“对不起,我做不到。”

寂静的教室里突然就站起一个女生,座位“哐”被带翻摔在地上,她大喊:“邱非,你太让我失望了!”然后在同学们的一片震惊眼神中跑了出去失去踪影。

老师:“?”

邱非:“。”

同位半扶额头:“语文课代表又忘吃药了,你理解一下。”

邱非不知道被人想象成了什么样的人物,也不知道被当了什么怪物,说完了想说的他木然一张脸坐下,看不出心情。

“不为班集体着想啊,就是自私的表现,只想着自己,不考虑同学,让喜欢你的人失望。”老师添油加醋地发挥,“好吧,既然邱非同学不愿尽到自己的义务,那么由得票数第二的李巧巧……”

 

那天放学时女生们都没给邱非好脸色看,从他身边仿佛刀片儿似的快速走过卷起一阵风,她们觉得这人糟糕透了,不识抬举又自私自利,被老师批评也不在乎厚脸皮得紧!

同位频频看了好几眼邱非的脸色,见他完全不受打击的神态也有点崩溃,一把抓住他:“哥,我能给你说个事儿么。”

邱非在收拾书包的间隙看他一眼。

“大哥,邱哥,你别这么帅行吗。高中三年,你上来就给大家这么一个印象以后怎么混啊。这是实验班,本来明里暗里竞争就比别的地方多,你这么做是把自己推向一个特别不利的位置啊。”同位还挺为他着想,“一开始你人气在女生中特别高你知道吗,各种喜欢,真的。我知道评选委员这事儿谁也没给你打招呼你挺不爽的,但以后再有这种事你顺水推舟就是了,顶多消极怠工,自然就把你换下来了……”

邱非背上单肩包,用拳头按了一下唠唠叨叨的同位的左肩,多一个字也不说:“谢。”

然后摆摆手走了。

 

“…………都说了让你不要这么帅啦!”同位冲着他的背影大叫。

 

其实邱非觉得自己的心很小,他深刻体会了叶修说的回应别人的期待太难,他能做的,只是想给自己喜欢的人一些期待。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但是再大的舞台,也只能排练一部剧情,指挥一篇交响乐。

这颗心啊,四间房子,只能装一件事。

换了新学校,不用再上演由于老师过分关照产生的连续反应,“不好管理的怪生”和“不好相处的同学”的标签让邱非业余活动更加轻松。只有放学时男生们骑着山地车对他大声讲话:“邱非,明天一块清副本次数吗!”

“我周末不在,玩不了。”

“那今天晚上呢!”

“赶作业。”

左边的男生一拍脑袋,“周六该跟谁打了?”

“百花。”邱非记得很清楚。

“哎哟……”立即有人叹息起来,“又悬了。”

连路过的其他班同学听到这话也骑近了接茬,自行车道瞬间被这些年轻的赛车手拥堵:“可不嘛,嘉世是怎么沦落到只能欺负小战队的水平啊。”

“哎别说,我昨天看了场越云的比赛,他们队有个狂剑特牛逼。”

“区区越云……叶秋到底在搞什么呢,把嘉世带成这样。”

“按理说他经验最多啊,是不是这几年有别的事忙啊,他结婚了没有?养孩子呢?”

“谁知道,”大大咧咧的男生不满地说:“夏天季后赛一开局就输给蓝雨,成全了人家当冠军,什么时候也成全自己一回呀。”

“新赛季打了个开门红之后就更烂了。”

“所以说叶秋……”

 

一声锐利的刹车声在前行的少年中传来,刹车片捏紧金属车轮骤然减速,高频率的摩擦震动让同学们纷纷眯着眼睛咬了牙,回头就见邱非停在路中央,左脚立在地上一提车把调转方向。

“我靠邱非你怎么了,以为你撞了呢。”

“光听你们聊天都走错路了,周一见。”

“你可真是……再见!”

 

邱非逆着人流,那些嘈杂的铃声和路边的叫卖磨蹭着他的耳朵,他蹬得飞快,一切声音都变了音调。谈论和批评,揣测和强硬附加,全都成了糖炒栗子里的砂和周黑鸭。风顺着短袖校服钻进了他怀里鼓胀了前胸后背,整个人轻得快要飘起来,心又重得飘也飘不起来。

 

上周叶修给邱非布置了一点任务,让他尝试学习如何对战弹药专家,注意看张佳乐的操作,周六晚上邱非从练了一天的嘉世俱乐部坐公交回来吃饭,晚饭过后就钻进了自己屋子里打开在线视频。没等解说介绍完两边站队的情况,邱非父亲推门进来了。

“怎么不在外面看电视,全家人一起吧。”

“我需要用电脑录像。”邱非说,“还要记录一些过程。”

“哦,”父亲意识到荣耀对于邱非来说不再是娱乐活动而是正经事,立即怕打扰到他学习一样退了出去,“那你加油。”

“嗯。”

 

“有的观众朋友可能刚打开网络或电视机,现在是百花战队主场对战嘉世战队的比赛。之所以选择这场比赛解说呢,主要是我们跟李老师商量后,觉得这场对嘉世来说是个必须要拿下来的翻身仗;对百花来说,是接下来的梦靥之旅前巩固自己名次的好机会。好,比赛开始了,我们来看双方会有怎样的表现。个人赛第一个上场的是……”

 

从客厅和电脑喇叭里,同时传来一样的解说词,与光同速的电流让两个声音近乎同步,把这套房子当做巨大的吉他音箱共振盒。邱非知道父母就坐在客厅沙发上,想象着两人略看不懂皱着眉头的模样心里也有点好笑和紧张,大人对闹闹哄哄的比赛会怎么想呢。

周六晚上的八点半就这样成了一家三口的荣耀之夜。邱非靠在椅子里,感受着难得的安心,期待着嘉世的表现,等待着叶修的上场。

 

 

十三、

 

 

电视台做话题随机采访,记者蹲下来拉住一个小学生:小朋友,你有什么梦想吗。

小孩戴着黄色安全帽东张西望,想了半天说没有呀。

旁边的大人气得戳他肩膀:你怎么能说你没有呢。

孩子大喊:我就每天好吃好玩不行吗!

 

怎么不行啊宝宝,希望你不要长大,永远无忧无虑,永远单纯没有牵挂。

 

叶修手边用作烟灰缸的半截可乐罐已经满了,他浇了一点水在上头继续用,乍一看跟死了好几次的黑芝麻糊似的。

周日客场回来后叶修就窝在宿舍里一步没出,不等周一例会的技术部统计便在Excel上敲敲打打起来,他相信若把嘉世战队表现的折线图当做股市走势的话,估计大盘跳水能跳出个花样跳水,金融危机爆发五六回都不够玩的。

不仅是刚刚这一场的总结,他看着下周对手在近期的强劲输出数据,打算采用一张新的上场名单。今天在飞机上贺铭的情绪很大,虽然叶修多多少少知道是谁在从中挑拨,但那人尚且稳得住,这位倒是先着急了。

“说明心理承压还是差啊。”他摸着鼠标琢磨,没注意旁边没锁的门被推开一条缝,有人敲了两下。

“叶秋前辈?”门外是他沾满烧烤气味的小徒弟,“打扰了。”

“嗯?这么晚了你还没走,”叶修好奇地看了一眼时间,“明天不上课吗?”

“要去的,一会坐最后一班车回去。”

“哦……”然后叶修的注意力全被他手里提的东西吸引了:“这是什么味儿啊,我可全闻见了,你要是不给我吃我就不跟你玩了。”

邱非被他口气逗笑,将宵夜放在电脑桌上:“出去买了点乱七八糟,想前辈晚上睡得晚可能会饿吧。”

“哟,还想着我,真感动。”

 

一下午到现在没吃什么东西确实饿了,叶修以前还会找苏沐橙开个小灶。但女孩晚上有时会跟朋友一起追看电视剧。一回叶修到了点去找她,就见到漂亮的姑娘抱着一盒纸巾哭得呜呜咽咽,看到一处还拿起手机跟楚云秀发微信:“他怎么喜欢她还不告诉她——!!”

叶修一脸喜忧参半“女人的世界好难懂”和“沐秋啊妹妹终于长大了”地感叹离开了。

 

这会儿师徒俩对坐着,半桌子的点心黏了叶修一手的芝麻和酱油,QQ职业群里有人TA着他吵吵闹闹,叶修舔舔手指头回过去:

“哎哟少天,得了个MVP后就变得更聒噪了呀。”

黄少天调了最大字号,在邱非的位置都能看清:“叶秋啊看来昨天张佳乐还没把你打趴下那就得由我亲自上了,报个房间号吧让你看看新任MVP的真正实力。”

百花缭乱还回呢:“身为弹药专家就一定得躺枪吗?”

生灵灭:“你这是躺剑。”

随后有人提:MVP叶秋都有三个了吧,黄少还得加油啊。

一叶之秋:“加餐中,没空。”

夜雨声烦:“靠!几点了还吃撑不死你,就这么几个字打了好半天你的手速真有问题了吧!”

一叶之秋:“单手啊大哥。”

同时王杰希正跟其他几个人在群里聊别的话题,马上被叶修揪住:“来老王,照顾孩子,陪他玩去。”

王不留行:“没空。”

一叶之秋:“老韩呢,老韩!”

大漠孤烟:“没空。”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你们这些人我算知道都什么样了!”

群成员们点上了蜡烛。

 

上赛季蓝雨拿了联赛冠军,他们队伍在各种舆论里被评论员一致看好,正风光无限中。所以欺负了黄少天大家都感到很开心。

事虽如此,叶修又盯着上场名单看了起来,思索了一会突然说道:

“邱非,快点成长起来啊。”

 

多想保护自己看重的人呀,但是没有磨难和打击,怎么能让他成为更优秀的家伙获得更多的力量呢。所以只能提心吊胆地看着他们每个人艰难而执着地蹒跚与奔跑,学会说“再见”和“我一个人没问题”,或两手空空或背着背包去远方独自旅行。但这就是人类繁衍至今,活跃至今的秘诀。

冠军也好,MVP也好,单挑之王守擂之星也好,一击必杀最佳第六人也好,只要想要,就去拿回来吧,就算某一天跑路摔跤想不通哭着停下,也只能安慰你然后再次催促:“继续前进吧!”


吃着年糕的邱非望着他点点头:“我会的。”

叶修转了话题:“倒是你学校怎么样?”

少年歪头想了想:“嗯,挺简单的吧,也就那样。”

叶修当初一个辍学少年肯定是特别讨厌课本,见他这么说便皱着眉头问:“比初中不是多了两门课?”

“嗯,那也挺简单的,一看就懂。”

叶修拍拍手开始赶人:“走走走,赶紧给我回家,东西留下。”

 

实验班第一次考试邱非搞了个全班前五,班主任就算再对他不满,也对他这份学习能力很看重,班会上让这几个学生讲一下学习方法给其他没进入高中学习状态的同学借鉴。

“邱非,跟大家说说,你是怎么学习的。”她还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这回可不要拒绝了呀。”

本来话题就进行地差不多,前面的同学翻来覆去地说只要好好听课好好写作业就可以,这才是符合科学的快乐学习,言谈里绝对不提找家教和做补习的事情。被点到名的邱非却是真心觉得他们说得对,但又不好重复别人的话,于是只能机械地站起来回答:

“我觉得,只要够聪明就可以了吧。”

 

语文课代表翻了个白眼。

班主任说:“你还是坐下吧。”

同位暗搓搓地在课桌底下给他比划了个大拇指。


评论(27)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