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G文】反偷猎联盟(二)

继续给 @远暮重山 的G文,TOMO开预售啦!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37443123849&spm=a310v.4.88.1

然后这是本子的试阅和信息:http://fallingnight.lofter.com/post/1ec589_e3f972

 

【用了自己文的一个梗,看得懂的人便懂……不懂的便……let it go,ignore me。】


二、

 

“你怎么能随便亲别人呢!”

 

“我亲别人的时候才不随便呢,而且我还没嫌弃你得绝症到处传染,你倒说起我来了。我现在就化验血液阴性阳性去,给我等着,就算生了蛀牙我都不会放过你。”

“你,你,”蓝河气得找不出词来:“你才病源体呢我只是被车撞了!”

“哦,”叶修寻思了一下弹弹烟灰,“那我不吃亏。”

“……”

 

明明是一张病倦的脸却在这时变得着急又羞愤了,蓝河用手背拼命擦着嘴巴,但是血液和唾液已经在口腔里融化,舌头酸麻了好一阵,巫医施下的“泄密禁止令”被除魔师的命脉破解了。叶修看着对方手足无措的样子也细细回味了一下:真是跟几百年前的感觉一个样啊……

“现在能说了吧?是谁让你来的。”

蓝河撇了下嘴:“省立一院骨外科的马大夫。”

“他还支使了其他人吗。”

“不知道,我没见过。”


三分钟早就过去,蓝河又恢复成朦胧的虚幻状态。叶修看出他谈话间略有犹豫的样子,怕是不信任自己,也对,干嘛信任一债主呢,就算没有山寨这回事美国就能信任买了16万亿国债的中国人民吗,不怵么。叶修一边抽出银钉一边跟蓝河说:“说实话,哥干这种事真是吃力不讨好,不过既然碰上了困难群众总不能置之不理,你在哪间病房?”

“干嘛?”

“不是说了吗,碰上了就是命定,搭把手救你呗。”

蓝河看了他一会儿:“你可以不用管。”

“开玩笑。”叶修叫道:“60万呢!”

“……原来是还惦记房子。”

“人生在世,不就是房子地和妞。”他没正形地答复,又一边细心记下了蓝河的所在,“等我休息一下起来,就去住院部会会你。”

 

他随意打了个响指解除了幽灵猎场,结界之外的网民们陆陆续续地走动起来,吃早饭买早点的,倒咖啡去洗脸的,退机器续时间的,叶修眼也没抬就把钱放进蓝河手里:“你拿回去交差吧。”

鬼魂心情复杂地在阴暗处停留了一会,看着他卖了两瓶可乐才开口问道:“难道你就没想过,你帮助的不是一个好人呢?”

叶修叼着烟眯起眼看他:“那就直接弄死。”

“……”

他并拢食指和中指,对着蓝河的心口上下一晃:“砰。”


从指尖飞来无形的子弹埋进灵魂里,蓝河对这个自信过头的男人,突然产生了一种久违的熟悉,像又一次在黑夜和光明的交界处相逢……


太阳快升起来了,浅蓝色光线让他们在彼此的眼中都泛着透明。

 


下午到了住院部的探访时段,睡得神清气爽的叶修大大提着一袋苹果找去病房。喷洒了消毒水的绿色走廊里,用常人肉眼看不到的几缕黑线在空中飘浮着,是来自招魂巫医的束命傀儡线。叶修连门牌号都没看,顺着这黑线的纹路就找到了小鬼所说的位置。他在门上看到贴着的入住人员名单的那刻,全身的血管都好像随着心脏猛地收缩膨胀了一下,随即又好像是理所当然一般镇定下来。

是啊,他肯定还是叫这名字。就是为了能让人一眼认出吧。

 

因为高速路大型追尾事故造成内脏出血和多处骨骼骨折的青年已经断断续续昏迷了近两个月。据大夫说前一阵还有偶尔醒来甚至精神不错的样子,最近却是更衰弱了,一闭眼就是好几天。

“从断层造影来看看不出血管堵塞。”照顾他的小护士跟叶修如实禀报:“但是脑部的问题谁也说不清楚,您是他家属还是朋友?他自己说没有家人了。”

“我是他大学学长,校庆的时候没见着他,前天才打听到是住了院。我知道他家里情况不好,所以就过来了。”叶修要想编故事,那就随口一个。

“就是,怪惨的。”小护士叹口气:“醒着的时候可帅了,你看现在这瘦的,跟不上营养,器官都开始衰弱了。”

“校草,能不帅。”叶修拿着床头的用药记录问:“这个马大夫是他主治大夫?”

“对,马大夫医术挺高明的,也特别负责任,他晚上会过来一趟换药,您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问他。”

 

等护士一走,他立马拆了蓝河的挂瓶,从自己口袋里取了盛满红色药水的一次性针管打进沉睡者的静脉里,然后刺破手指在两人手心里各写一个字,便握着蓝河的手咏诵起咒文。

小声念出的字蕴含着力量渗进皮肤和血液,也落在了周围的空气中。

放在袋子里的苹果变红了,甚至张开了一个裂口,残留着的枯萎枝条抽出细芽,在脚边生长了起来……

 

蓝河的头动了一下,眼珠在眼皮底下转悠,不多时便睁开了一条细缝儿,在睫毛里窥探着他熟悉的世界。

物体的轮廓还是模糊的,人影也不够清晰。触觉不是特别敏锐,口燥得要命,开口发声的音调很怪,但他来不及恢复和适应,就略急地对握着他手的人说话:“我们被巫医发现了,他马上,就过来了……”

“哦。”叶修平淡地说:“我就是等他过来。”

蓝河捏捏手指表示担心:“你打得,过他?”

叶修说,看哥揍他给你出气。

蓝河又重新闭上眼,心想我是你什么人啊,你是真为了房子吗,你要是为了六十万,那不是盼着我死才对?

 

可马大夫也不是一般人物。

马大夫一边学习招魂术,一边还是一个大型传销机构的上层。他对发展下线成员并牢牢地控制成员的心理和行为颇有心得。懂得创造傀儡并让他们听话的成功商人,自然也知道如何在失去对这些人偶的控制时毁灭他们的方法。

马大夫从保险箱里拿出一把黑剪刀,他要在那个不知分寸的人面前亲自剪断蓝河的束命线。

他心情愉快地从医生值班室走出来,跟漂亮的小护士们问好,打开剪刀尖形成一个锐利的V型,用锋刃摩擦着走廊里的浮游黑线,他向远处那个病房走过去。

“嘣。”

其中一股线受不了剪刀的压力而被割断了,马大夫哈哈地笑起来,他说张大爷,能起来走啦?好好锻炼锻炼三个月后就能拆钢钉!

拄着双拐的张大爷在他背后问:马大夫您这举个剪子上哪儿去啊?小心扎着人。

傀儡的病房就在眼前,马大夫想来救蓝河的是不是他小情人啊,看着女孩子哭兮兮地尖叫或者晕倒在地也别有风味嘛。说起来我应该怎样出场比较好呢,是要笑着呢,还是稍微带着同情心然后来个反转呢。

马大夫在推门的那刻想了想,嗯,还是临场发挥吧。

 

他打开了门,看见一个人伸出了拳头,打向了自己的脸。

 

 

“……”

叶修自己都愣了,看看自己的拳头又看看揍趴在地上的人:“我靠,BOSS就这战斗力?”

 

法师最怕物理攻击了,你们都忘了吗。

 

叶修也不含糊,三两下扒了马大夫的衣服留了个裤衩,拿了几根绳子管子把他裸吊在几个吊瓶架上了。

“你看看这啤酒肚,哪能当医生,这脂肪肝都能榨油了。”叶修感慨地坐在蓝河旁边看着自己的杰作,扭头问他:“你开心吗?”

蓝河表示恶心。

“都有个心,也差不多了。”

 

蓝河看着自己的手心,被叶修涂抹的血迹已经干涸模糊了,那模糊的样子就像个心。他还是想问,你干嘛帮我到这一步,你是不是真买不起房子。

叶修没让他问出这些来,他抢先说道:“其实像你一样受这种伤害的人很多,他们不得不因为施法者带来的痛苦逼迫而犯罪,神经灵魂与良心受到多重的折磨,怎么样,想不想跟我一起帮助这些人。”

“等等,你不是看网吧的?还说这行吃力不讨好吗。”

“给你个台阶下怎么还较劲。”叶修打了他一下:“不然你怎么还我十四万,就这帮我打工也还不上,我每个月两千块工资并且天天睡5平米小屋还要可怜你们这些孱弱的人类,我是什么精神?”

蓝河很久没有走动了,两腿使不上力气,只能先活动活动脚趾,他边晃着边琢磨:“嗯,要不,那个,虽然我家是在旧城区,但也好歹是三年前刚装修的,两室一厅也挺宽敞……”

“行,不错。”叶修抢答:“我就说嘛今年肯定要转运,网吧那个储藏室真是太小了我一定要搬出来。”

 

“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蓝河还是问出他的另一个疑问:“你叫什么?刚才你的口气,我真的好像在哪儿听过。”

他见叶修没有立刻回答又马上改了口:“啊,你是除魔师,这样问你名字不太好,不回答也没关系。”

叶修想我这次一定要告诉你,要主动告诉你。


“没事,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还能截我命跟啥玩意儿做交易不成。”

他坐在蓝河旁边,认真地跟他说:

 

“蓝河你好,我叫做叶笑笑,以后你可以喊我笑笑哥呀。”

 

 

END.



八百年一轮回,不周山下君已归。


评论(41)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