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G文】反偷猎联盟(一)

给我的叶蓝小伙伴  @远暮重山 的《Love Is Always Online》本的Guest。

我咋写个G还分一二?是昨天周黄《梦游天马》的相同世界观。

P.S.我决定明后天的,开始重新连载邱叶的《飞电》。不然就凭我一直在摸鱼的坏习惯,这辈子都写不完它了。


【叶蓝】《反偷猎联盟》


一、


城中/央闹市区一隅,兴欣网络会所,往来人流络绎不绝生意红火,大概有什么占尽天时地利的风水学说,但在一个偏欧式设定里,咱不搞那些个天干地支的名头。

总之这是一个热闹的场所,一层二层人来人往白天黑夜屏幕闪光,来往的各路好汉齐聚在此屠杀数据生灵和虚拟怪兽,手中武器技能开辟着血河大路,乘上凤凰龙脉在山涧海洋来回穿梭。他们艰苦地吃着榨菜香肠窝窝头,还在耳机里指挥:“干掉那个BOSS!”

特别专注特别敬业。

在三层的员工专用室,也有一伙人对着屏幕研究。

 

“停!”叶修在安静的屋子里出了声,用夹着烟的右手给罗辑指了下录像:“倒回去,三秒前那个地方,你们看门口的监视器镜头。”

罗辑点了几下键盘,在虽小却清晰的画面中,他们看见一道模糊人影穿过墙壁,一把摸过柜台上还没来得及装箱的现金放在兜里,转头就消失了。

“哎哟!”老板娘吓得叫:“我只是觉得最近对账对不上恐怕是有内鬼,没想到还真是有鬼!”她拉住唐柔:“怪可怕的啊,小唐你说这东西害人吗?”

唐柔安慰她:“一般没事的,他们只能在特殊时间完成部分行动。”

“魂体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叶修赞同她的说法:“而且害人不是他们的目的,这一只怕是被人养起来专门偷东西的。”

“你来除掉吗?”唐柔问:“这一类应该比较好消除吧。”

叶修无所谓地耸耸肩膀:“他们受人指使也很可怜的,吓跑就行了呗。”

陈果仍是心有余悸:“那要是再来怎么办啊,这东西防盗门又不管用。”

“我出马你还不放心吗,保证让他无地自容痛改前非,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给你听。”

“谁要听那个!快让他还钱,十倍返还!”

“……老板娘别看电视剧了,看得连鬼都不放过。”

小鬼倒是来得准时,下午6点左右一次,清晨6点左右一次,分别是收白班帐和晚班帐的时候。

这天夜里叶修就窝在柜台里随便点开个游戏玩,嗒嗒嗒地点着鼠标杀时间。暗黑天色转向深蓝,没有温度的淡漠冷光落在满屋的机器和稀疏玩客的脸上,叶修忽然感觉温度降下来浑身发寒,随便拿了货架上一包红塔山撕开点着了,氤氤袅袅的湿冷气流裹着干热的青烟上升。他拉开抽屉装作数钱的样子,按照面值梳理整齐,把五六千块用夹子轻松一夹就去倒水了。


半透明的小鬼在黎明的露水凝结里出现。

那张虚幻的面容上看不出什么死时的痛苦与醒目伤口,略显清瘦的身材与常人无异地穿着卫衣和牛仔裤,脚上是双夹脚凉拖。甚至穿墙而入后还神情紧张地往周围望了一圈,见没什么人盯着他,便匆匆进了柜台,伸向他熟悉的那个抽屉……一只手从后面扶上了小鬼的肩膀。

 

吓死蓝河了。

这都说是有鬼拍肩,这咋还有人拍鬼的呢?

叶修大大就这样,他不穿匡威也不走寻常路。

 

蓝河一回头,见对方正笑嘻嘻地望着他,两眼里的瞳孔呈金环黑星,他头皮发麻地想这是碰上高手了。顾不上没拿到的钱,蓝河迈出长腿就要夺路而逃,冲着旁边的墙壁一步撞过去……结果又被弹回来。

幽灵猎场之壁,除魔师?

“哈哈哈哈!”叶修笑出了声,一手牢牢地拉住他胳膊:“哎哟,原来你没死啊,谁教你的灵魂脱离术?”

蓝河想抽回手来,奈何对方握力似有千斤纹丝不动,还一个劲儿地逗弄他:“会不会说话,说话呀。”

蓝河急了:“你松开!”

“就不,你能打我?”

魂体除了能拿点小钱踢个小石子外,是真没办法为GDP再贡献什么了。叶修反手甩出袖子里的银质长十字钉,掌心一拍扎进蓝河的前胸,贯穿了他的整个心脏把人钉在墙壁上,小鬼立时疼得捂着胸口老实了。心脏在身体中“砰咚”跳动了一声,开始发光充血,让他从虚幻的状态慢慢清晰起来。


穿魂针,三分钟内让魂魄和肉体建立联系。


叶修一口烟吹过去,蓝河呛了两下,俨然是青少年的身体还没完全实体化,就见着一双又倔又漂亮的乌黑眼睛抬起头来瞪着对面的男人。

“哟,挺精神的小伙子,干嘛不学好呢,你知道造成我们这些起早贪黑的底层劳动人民多大的损失吗,我天天吃泡面的日子你体会吗。”

叶修身上一股老坛泡菜味儿非常能验证这句话的真实性,但没过多少秒,实体化后的小鬼皮肤迅速变得蜡黄,眼圈发青,带着极度的虚弱和病态。叶修砸了一下舌头,想这位恐怕本来就是行将就木的寿尽半死人,靠着医疗器械勉强活命,才能这么容易分离灵魂。

蓝河短促地笑了一下,声音疲惫:“嗯,我曾经也这么过了两年。现在却有点想念那个味道了。”


招魂巫医混入医学界以后,他们就开始寻找类似植物人和重伤者的临床病体进行实验,告诉他们用魂体帮自己干活就可以得到肉体重生,但是这些行动会使灵魂愈损害愈发严重,到头来只能落为街头巷尾里残缺的记忆碎片。


“别信那些人的说法,都是骗你的。”叶修好言相劝:“你把名字放进契约神龛里了吗。”

“没有,我本来就不信。”他半阖着眼睛望向叶修:“十四万三千二百块,我欠你的,我数着呢。”

“你把钱给谁了?”

蓝河没直接答话:“我父母留给我一套房子,能卖个六十万,我会在遗嘱上写你的名字。”

“上来就这么深情?咱俩要不要上个户口啊。”叶修还是问:“谁让你来的?”

“别急,我不到一个月就会……”


叶修突然伸出手捏住了蓝河的下巴撬开他牙关,两根长手指在他舌面上一扫,一个圆型的黑色记号浮现了出来。

“怪不得不说呢,原来是被施下了禁止令啊。”

蓝河呜呜地被他捏着舌头道不出完整声音,勉强用嗓子抗议着。


叶修看着他好玩,笑着问道:“少年,你玩心吗?”

“呜嗯?”

“那我要做的事,你别往心里去。”


叶修探出舌尖,拿指甲划破了一道口子,在鲜红的血液滴下来之前,对着蓝河的嘴巴亲了上去。


舌吻。


哎呀真是,这年头太开放了,解除个什么封印啊啥的,搞着搞着就色情了。



只是个G而已,我能管得住自己内心躁动不安的小人儿吗?




评论(13)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