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周黄】梦游天马(一)

ASK(http://ask.fm/TopCooler)点的段子之一,我要脱离低级趣味,写一个高大上的设定。

……做梦。我肯定写不了。下一话就进县城。

 

《梦游天马》


 一、


都市传说似乎越来越远了。

街道被霓虹和路灯照亮一览无余,再往上是被雾霾遮瞒住的童话与寓言,只有卫星通讯告诉人们天外仍有注视;百鬼和鸟的迁徙都看不见,广场上歌舞升平大屏幕播放各国连续剧。

总之传说里的故事越来越励志,充满了“那个90年代卖麻辣烫的后来买了下一条小吃街”和“楼下的炸鸡店不知不觉就火了”这样的内容。平息了十几年,最近倒是又有了传闻——

 

捉鬼游骑兵在半夜零点准时从红色教堂的钟塔鸽楼出发,他们骑着骏马穿着黑色警服手里端着长枪,银子弹随时在膛上准备射击,所有沿着街角踱步的苍白女人和无头醉鬼都是目标,还有那些跟人类长得差不多又穿着体面的家伙需要提防。他们来自黑暗的最深处,在鸽子的白羽间窥见邪恶的隐蔽者……

 

“谁邪恶?”黄少天两脚蹬在35层楼的窗台上,把刀子别进腰里问旁边的少年:“登门拜访的保险推销员和政客?”

“恐怕是我们,前辈。”卢瀚文把切割下来的玻璃扔在一边,从圆形的破口中灵活地钻进室内:“我们这些‘天马’。”

“不对不对,是‘捉鬼’游骑兵又不是自发性的民间治安巡逻队。我们国家是讲究唯物主义的,唯物主义就是没有鬼神,所以这个组织根本就不存在,也不会拿我们怎么样。”

36层顶楼天台垂下两条长长的钢锁拴在谈话的两人身上,因为他们进入室内解开锁扣的动作而在风中微微摇晃。

卢瀚文不知不觉提高了声音,强调说:“可是我们有同学说过亲眼看见了的!在优酷上也有人用手机拍到!他们的马飞在空中……”

黄少天比了个“嘘”的手势,悄声而快速地说:“除了我们被称为‘天马’外不会有人真的骑马,你以为是海城女交警。而且你不要活命啦瀚文这里有嵌入式声控报警装置,我们解除不了的你声音再大一点儿我们就全栽在这儿,拿不到皇冠就卖不了钱你还想买新出的电子游戏吗!”

卢瀚文立马像嘴里含着水安静了,闭紧嘴唇对着他摇摇头又点点头。

“很好。”黄少天在干正经事的时候很果决,戴上了夜视镜:“上吧小心地上的探热线和红外。”

 

两人口里的‘天马’,就是野盗。他们没有大型的组织,系统构架也不明确。通常就是几人碰上一面商量目标,突然出手干上一笔,盗窃展览中或是私人收藏的珍贵物品,再通过西亚和东欧国家销赃。中间买家也联系不上他们,只能等着某个时间,这些神秘兮兮的家伙带着宝藏前来。

 

今晚的目标——女王的黄金冠冕,就被摆放在玻璃柜中央,切割精致的钻石在灯光之下随视觉中心的变化而连番闪耀着。在黑暗中一无是处的石头,但因为能折射光而分外美丽。黄少天想,钻石之所以这么昂贵,难道因为买到的其实是“光”吗?

两位窃贼动作麻利地解除了埋在地板里的保护装置,切断玻璃罩上电流层的电源,打开了展示柜的三重暗锁。

卢瀚文看看表,有点高兴地说:“二十分钟耶前辈,我们又破纪录啦。”

“那当然我们就是为了破纪录而生的,人应该每时每刻战胜自己。”黄少天快速地说,他打开携带的保险箱,戴上特制手套去摘下展示架上的皇冠,在碰到东西的那一刻,超出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人影,不对,确切来说是腐烂的女鬼,从珠光璀璨的皇冠里一跃而出,谁也不知她是怎么封印在其中的:女鬼两只眼睛黑洞洞地流出血水淌了满脸,嘴里钻着蛆虫蜈蚣,浑身破纱烂布,阴森而饥饿地看着他们俩。照射在钻石上的光,也清晰地映在女鬼被时间腐蚀的肋骨上。

 

黄少天第一个念头是她来自于哪个朝代身上有没有随葬品,但旁边的卢瀚文年纪尚小,又是入行不久心理没有抵抗力,这视觉冲击让他立马吓得大叫一声……就轻而易举地触发了嵌入在墙壁里的声控装置。

防御入侵的红色警报登时打着转灯频频闪烁,警铃传入楼层两翼的保安值班室;每当红光亮起,那女鬼脸上的表情便多狰狞一分。

 

“跑!”

黄少天还没忘了来的目的,他拿上金冕往窗户方向奔逃,钢索还在窗外随风摇荡,仿佛在几步之遥外冲他们悠闲招手。

女鬼死死盯着他们,长啸一声飘荡空中跟随其后,自那腐败的身体里飘出两缕裹尸布,瞬间就缠住了卢瀚文的右脚,把少年拖倒在地猛烈向后拉扯着。

 

“前辈前辈啊啊!!”

少年趴在地上大呼求救,短短的指甲在光滑的瓷板上磨出了哧啦声。

“怎么了!”黄少天停得太猛差点摔倒,转头看去时,女鬼正用伸出畸形的爪子拍向卢瀚文的小脑瓜,黄少天急忙掏出腰间的银刀甩向女鬼脖颈,黑色的脓液顿时喷泄而出。

“让你看看小爷的厉害!”

“啊——————”

那东西发出尖叫,脸皮进一步地脱落,露出黄黑色的组织液和化学防腐品。黄少天也没见过这架势,心里都是毛主席呢,毛主席你在哪里,你这唯物主义不科学啊,您老人家跟这小娘们好好说道说道行吗。

他拖着被吓得有点腿软的卢瀚文踉踉跄跄地跑,真枪实弹的保安组还有20秒就会赶到,到时灯光一亮全城戒备插翅难逃,就算是天马也会被斩落双翼;女鬼也发了脾气,嘴巴裂到耳朵,在空中一拧身就可怖地杀了上来:“给我死————”

 

啪擦。

 

本来窗户上只有两位盗贼进出通行的一块圆形破洞,现在三厘米厚的防震钢化玻璃却碎了一片。黄少天发觉不对,连忙抱着卢瀚文向右一滚,玻璃连续啪擦断裂,似乎被什么力量震碎,整片裂成了蛛网破落成了砂砾,轰然之间整一个楼层的窗户成为碎片。

夜风毫无阻拦地吹进来了。

从35楼的夜空中踏进来一人一马,马上的人全身黑衣,黄少天开始没看清那人眼目,只是他手里扬起的银色长枪映着月光令温度似乎将至冰点,在一瞬间闪出红色的火花,向身后的女鬼不停歇地射击出去。

 

砰砰!砰砰!

 

也不知打中了什么部位,女鬼在枪声里撕心裂肺地哭嚎,令人耳膜发疼,黄少天还保持着姿势往前跑,怀里护着卢瀚文;周泽楷俯身骑着马,马前腿刚好落地在他身边,那个时候他们距离相差不过20厘米,互相对视了一眼看清了对方瞳眸之中的颜色,便极快地消失在了各自的黑暗中。

 

就是捉鬼游骑兵和天马盗贼的相遇。


评论(12)
热度(84)
  1. 肆叁狂风骤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