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叶橙/苏家兄妹+叶三人】Twinkle Twinkle

春节快乐!

————————————


Twinkle Twinkle

 

一、


 “砰,砰,砰。”


年幼的苏沐橙吓了一跳,她扭头去看发声源,身后只有青空下飘扬的晶莹彩纸闪着灼眼的亮光,如柔软的宝石一样覆盖了新娘和她身边穿着燕尾服的恋人。

苏沐橙抬起头来,对牵着自己手的男孩子说:“好漂亮呀,我也想要一个。”

“你?你还太早了吧……?”男孩吓了一跳,但随后意识到小妹只是觉得好玩:“那等你以后当新娘子了,哥就给你亲手做好多。”

苏沐橙问:“还要等当新娘子才行呀,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呀?”

“呃,十几年吧。不久的,一眨眼就到了!”

“哦!”

小妹很容易哄,她立刻笑嘻嘻地踮着脚拉着哥哥的手指向前跑,钢笔在铅笔盒里叮叮当当,小书包摇摇晃晃。要快点回去写作业呀,不然就赶不上阿姨的晚饭了。

 

二、

 

当然,多年后苏沐橙还是自己学做的手拉礼花。

 

那是她哥离开后的第二年,叶修已经一冠在手,第二赛季依旧势不可挡。出手锐利形象低调,一是怕栽到爹妈手里把他揪回去,二是仔细想来在队友之间应该还站着什么人,他不能就这样在万众瞩目中走上去从联盟主席的手里接过奖杯,气氛很热烈,金键盘反射镁灯,他还要孤零零地朝观众露出胜利的微笑。

就像他们当初种了一颗大树,秋天到后少了一人来收成。来的人没办法坦然地说:看,我们种了这么甜的梨子。他们心里想的肯定都是遗憾:那个人怎么没来呢,他应该来尝尝啊。这是当初所有的热切的展望,是努力的等价交换和一切正面精神所汇而成的巨大实体。

喜悦应该是饱胀的,振聋发聩的,叶修沉默地立在通道口上看着吴雪峰替他领奖,嘉世队员们高举双手朝观众致意,他那一刻觉得旁边有个人打开了一个小本子,快速地记录着什么。

他仿佛回头就能问:“我赢了多少把了?”

“只比我多一点点。”

“每次都是多一点点?”

“对,就一点儿,别得意忘形啊。”

“不敢不敢。”

然后那人转手交给他妹:“沐橙你拿着,谁也别给谁看,尤其叶秋!”

“嗯!”苏沐橙可向着他哥了:“那我能看吗?”

苏沐秋想想:“你偷偷看吧,注意背后有没有人。”

叶修不乐意了:“有必要这么防着我吗?”

 

苏沐橙说:“哥。”

 

叶修回过神来,嘉世队员还在原地发表获奖感言,台上永远光影频闪,台下已是白云苍狗。

苏沐橙背着书包,跑得有点出汗:“就知道你躲在这里。”

“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考试吗。”

“早考完了,我们赢了?”

少年终于笑起来,显出符合他在这个年龄里的率性和自信:“当然赢了,用说吗。”

女孩突然手腕一晃拉开了藏在宽大校服袖子里的礼花,砰得一声,那不够漂亮的纸片飞舞在不够明亮的通道里,稀稀拉拉的飘在了叶修和她的头发上。

“恭喜冠军!!!”

叶修惊得后退一步:“你吓我一跳!”随即过去给她拍打着身上的纸屑,拿着一张碎片看了起来:“怎么上面还有日期,这是你自己做的啊!?”

“网上有教程呀。”她把旧年历剪碎了塞进硬纸壳里,年历上女郎明艳的衣摆和豪车都成了装饰品,“哥哥当初说要做给我的,但是我自己学会了。”

“是吗,这么厉害?我也有个厉害的给你看。”

他掏了一会裤兜,把里面皱皱巴巴窝着的一张纸展平了:“奖杯没拿,就拿了个奖状。”

“给我看看。”

苏沐橙来回扫了好几遍,叶修只能注意到她低着头眨眨眼睛,眼睫毛闪了几下,隔半天才说话:“真好。”

叶修问:“你觉得要是你哥见了会开心吗。”

“他一定气坏了。”

“哈哈。”

 

没事嘛,不急的,这次肯定也只是赢得比他多一点点。

马上就会追上来,会被反超过的一点点。

 

三、

 

联盟的第三年中间,叶修终于买了回家的车票。为什么不买机票呢,因为他不想那么快到家。

但是早晚都要挨这一刀。

“你跟叔叔阿姨好好说说嘛,不会有事的。”苏沐橙劝他:“不用担心我,我可以回幸福之家看看,阿姨上次还叫我回去玩呢。”

叶修点点头,想自己跑出来三四年,连电话都少有跟家中联系,就前年借身份证的时候给他弟留了个字条。这突然要光明正大地回去直面父母脸色还真有点怕他爹揍他。叶修挣扎着纠结了一会,含着烟也不抽,他问苏沐橙:“钱够用吗?”

“上次给的就没花完,我想拿出一点来给孤儿院买点糖和水果。”

“挺好啊。”叶修瞥到她桌子上摊开的书本,又磨蹭问道:“寒假作业多吗。”

苏沐橙立刻推他走人:“哎呀你就快去吧,车要晚点了。”

“好好好,我初三就回来。”

 

结果叶家在除夕当天吵翻天,年夜饭吃得膈应极了。叶爸爸拍了筷子说你冷静好好想想吧,凌晨时叶修就拖着原封不动的行李箱走了,他游荡在空旷的机场里找登机口,就像当年在网吧里找一个座位。

那时箱子里有他弟弟这几年攒下来的三万多压岁钱,如今所有的钱全借给了郭明宇,却是连三万都没有了。

 

他最先见到的是苏沐橙,戴着黄色安全帽的小姑娘熟悉地推开网吧跑进去,让叶修大开眼界:原来别人这么小就已经开始叛逆了吗,我叛逆期也太晚了点儿。

他跟着走进去,果然柜台没要看他身份证。叶修就在顾客人手一支烟的青雾缭绕里钻进最后一排,刚好碰见小姑娘在对着旁边一个玩家的游戏界面啃苹果,他觉得特别不好,虽然他现在是一个叛逆期的少年但正经人家的孩子毕竟保持着良好的三观,于是正义感让他立刻朝后面的管理员询问起来:“怎么能把小学生都放进来,没人管管啊?”

“怎么?”摆弄电脑的人摘下耳机来问他:“你要用这台机器吗,那沐橙你过来坐让给这个大哥哥。”

叶修马上明白过来:“哦,你亲戚啊。”

“我小妹。”

小妹看到哥哥好不容易从游戏里分神了,马上跟他汇报:“我毕业考考了好几个一百分!”

哥哥挑起眉毛显出惊讶的样子来:“这么厉害。”

“嘻嘻嘻,那我今天能吃麦当劳吗。”

“可以啊,等哥十分钟就给你买去。”

“我要不辣的那个套餐。”

“行,不辣的。”

叶修坐在旁边,看小姑娘一边啃苹果一边看他哥哥打游戏:“哈哈,死啦。”

“嗯,死了。”

“你能单挑那个BOSS吗。”

“能,但10分钟后就买不了汉堡了。”

“哎呀那快点儿吧!”

 

 

“先生。”

叶修被地勤拍醒了,她说:“先生您好,开始检票了,请到飞机上再休息吧。”

叶修揉揉眼睛缓缓神,这才想起来,苏沐橙是喜欢吃辣的,但是不辣的套餐比辣的要便宜三块钱。

 

 

四、

 

当苏沐秋看见有人总扯他妹妹辫子推推搡搡的时候,他就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从孤儿院离开独立,照顾他们的阿姨分身乏术,当苏沐秋主动提出已经找到工作想搬出去住的时候,阿姨马上答应了。

“不过你这么小,是什么工作啊,算不算童工啊?”

“我没有老板,就是自己挣钱。放心吧,不是非法的事情。”他看了一眼妹妹:“我不会让沐橙受委屈的。”

“阿姨再见。”苏沐橙小声说,“谢谢你。”

她就这样被世上唯一可信之人的手牵着离开了成长的地方,进入到完全靠苏沐秋一人所支撑的世界里。

那条路是苏沐橙头一回走那么久的,她有点累,想找点话题聊聊。

“哥哥,我有个梦想。”

“什么?当医生还是护士?”有一阵子妹妹很喜欢拿笔当针筒,说要给哥哥打针看病,到现在三四年级了也玩不腻。

“不是。”

“那就是……做老师?”

“也不是,”妹妹摇摇头:“其实我,一直都想喊一次爸爸妈妈。因为没人给我喊,所以我就想喊一次。”

 

苏沐秋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他沉默地看着面前的马路,车水马龙成群结队,再坚强的眼神也有了波动。有些事情真的没办法改变,他决定要用尽力气担当所有让妹妹过得快乐,但命运之所以被称为“命运”,就是因为它如此强硬地降临,无法撼动,事与愿违。

但他还是深吸一口气笑着说话了:“放心吧,哥哥有了又喜欢做又擅长做的事情,会帮助你实现这个梦想的。”

“怎么实现呢?”

“呃,”他反而不知有些话怎么给这么小的妹妹说了:“就是,以后你结婚,当了新娘子的话,就可以喊男方的父母是爸爸妈妈了。”

“哦!”小姑娘开心起来:“那就可以喊很多次了。”

“很多次的。”

 

五、

 

苏沐橙初一起得早,她刚下楼,正碰见叶修提着行李箱回来。

“你……”

苏沐橙没说下去,她看叶修的脸色也知道事情进行得不顺利,恐怕是连觉都没好好睡过。

“春节快乐。”叶修先抬手打了招呼。

“哈哈,你为了跟我说这句才回来的吗。”

叶修笑了:“是啊,千里迢迢容易吗。有没有吃的!饿死我了,昨天晚饭和今天早饭都没吃!”

“过年这个时候都关门了吧?”苏沐橙疑惑。

“有个地方开着。”叶修提议:“麦当劳不是24小时吗。”

“是吗。”她推开门出去,“那我们就去找找碰碰运气吧!咦,下雪啦?”

“是啊。”

他们俩仰头看着天空,碎而细密的杂雪落在皮肤上清清凉凉。这时苏沐橙突然朝叶修转过身抬起手,

“砰”——

手中礼花卷内的晶莹彩纸登时飘散,跟漫天雪花一起飞舞在寒风里,像星星一样闪烁,像很多年前路边酒店那个别人的婚礼的情景。

叶修忙不迭地拨弄脸上的纸片:“你怎么又玩这一手!”

“因为你又上当啦!“

“你到底想吓我多少次啊。” 

她拉着叶修的胳膊向前大步走:“快点,我也饿得也可以吃下两个鸡肉汉堡了!”

“姐姐,现在只有早餐卖啊!”


这条路,不是那么远,苏沐橙想,跟这个人在一起的话,多远的路都能走下去。 



<END>


评论(22)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