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周黄】春风十里(10)

俩人干活就是快!但肖王这个CP为何这么抢镜?

 @近看学校  :九、http://augustemple.lofter.com/post/27df7b_cf51b0

 

十、


江波涛整个人向后弯着腰,避开QQ保险杠不蹭着自己,后面冬青叶上落了两层泥,全沾他屁股上了。

方锐探头探脑地过来想看看这肇事司机长啥样,还没忘了要跟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做互动:“刚才那一幕真是非常危险!我们目睹了一起小型交通事故的现场,现在我们请这位司机朋友下车,了解一下是什么动力让他执着地追尾,袭警的感觉好不好,是不是有一种自开车以来所有夙愿都达成的畅快呢。”

没等方锐走到车门前,从QQ里冲出来一个男青年,大声地向周围叫道:“别过来!这车上有炸药!”

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身经百战的摄像师傅猛地拉近了镜头对准司机的脸留下了第一手资料,林记者一边琢磨着碰上大料了一边把方警官拽向了自己,孙警官离得远,打算给上级报告情况,动弹不得的江波涛绝望地想,啊,这搓劲咋还碰上恐怖分子了呢。

“同志,有话好好说!”江波涛吸引了恐怖分子的注意力:“你先冷静!”

“哦,”恐怖分子倒是反应特别平常地答应了,然后问他:“怎么我往哪你往哪,你是故意碰瓷儿吗。”

“大概是心有灵犀吧!”江波涛乱讲,眼神示意孙翔从后面接近并制服敌人。

恐怖分子非常机警地向后看了一眼,连忙冲孙翔摆手:“慢点!检查你身上有没有电流有没有明火,车上真有炸药为这个我都不敢使劲踩刹车!”

“到底怎么回事,”方锐问,“让我们死得明白点儿。”

恐怖分子说:“我是市烟花厂的,快过年了赶成品碰上材料不够,我刚去仓库里调余货。”

“同志你这样不行啊。”方锐说:“我们对易燃物易爆物有明确的运输规定,必须使用防火阻燃和防止静电火花等高要求的特殊运输车,你这QQ在路上碰见有人来加你好友铛铛响两声敲门就炸了好吗。”

“车上就只有两箱,不值得调车。”

“这种思想太散漫了,我们在全市做了几百个条幅挂着就不看,持家千日难,大火一日光,警示名言就记不到心里去。”

司机挺沮丧的,估计平时也不这么干,干一回就被逮:“驾驶证你要扣吗。”

“你这不觉悟挺高的吗。”

方锐打开小皮本:“哦,邹远,邹同志,你们是做烟花的,火灾意识弱了就会让整个城市都笼罩在阴云不散的危险气氛里啊,烟花不就是在合家欢乐的时候助兴吗,不能在佳节美日里酿成悲剧啊。”

江波涛在一边喊:“先把我放出来!”

 

“知道我在想什么不?”黄少天靠近了周泽楷,看着远处开来的跑车:“就那个五百三十万的红色F12。”

周泽楷点点头表示自己看到了。

“我在想这人也就晚上10点之后上路,在白天6.3L的发动机还没加速就碰到红灯堵得跟老年代步三轮一样,回头一看电瓶车已经超过了自己,多尴尬。这就说明一个问题,社会贫富差距我是不知道,但在信号灯之下,所有人的起跑线是一样的,就是所有人必须走必须停必须看指挥的规则。”

小周警官觉得黄少天真是党的好儿子人民的好帮手,于是受到感动地说:

“你去问。”

“耶。”

黄少天站在路口做了个来车靠停的动作,响着低音的跑车精准地转到人行道。司机一降下玻璃,就特别港台地跟黄少天敬了个礼。

“阿sir,我主动坦白,我刚确实喝酒了,一大帮人闹腾我不喝不合适,但我用身为一个成功商人的信用向你保证:我喝的,绝对不是假酒。”

“啊?”黄少天一听,还疑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袖标:“谁管你喝的是不是假的,我看起来像工商局的吗。”

“不是阿sir,我跟你说啊,那人头马刚从法国空运过来,保温箱里都垫着冰块,冰块里的玫瑰花都娇艳欲滴,这酒绝对假不了。喝着这样纯正的白兰地,开着这样纯正的法拉利,”那人拍了一下方向盘:“我能犯什么交通错误吗,我不能啊。我会让我的履历上光洁一片,整个人生零错误率。”

“那我也非常不幸地通知您,你的履历很可能就在今晚加一条吊销驾驶执照了。”黄少天看了周泽楷一眼小声嘀咕:“我怎么觉得这人醒着就这样。”

周泽楷在落雪里冲他笑了笑,跟能融化了整条马路一样温暖。黄少天又一阵没回过神,赶紧转头又跟司机说:“来同志,下车哈一口吧。”

“又哈?”司机边下车边说:“哎呀没办法呀我这个人就是心软推辞不了应酬的,我只能哈四两了……你这个纯吗。”

“不纯,因为原理是‘半’导体气敏传感,反正履历已经不是特别光洁了,多一点遗憾也不影响你说是吧。”

“既然您这么说了,那我一定得给你一个面子。你等我一口憋。”司机晃晃指头,然后一个深吸气朝酒测仪吹过去。

“55。”黄少天看了一眼数字,开始回忆刚才死记硬背的处罚条例:“拘留15天以下,罚款1500,驾驶证扣12分作废。”

“1500啊,能刷卡吗,我是VVIP,能刷一套房呢。”司机看着天空研究起星星来:“15天以下,那就14天吧,正好俩星期,满的;扣12分,12分也是满的,挺好。”司机笑嘻嘻地开了车门:“那我回去了啊。”

黄少天给他拉回来:“回来回来,您不能开了,驾驶证已经作废了,再去考一个吧。”

“行。”司机也不争执,特别有风度,“那我睡这儿。”

然后这人就一头扎进座位里睡着了。

降雪有越来越大的势头,黄少天还挺怕人感冒:“小周警官,这个人怎么处理啊?”

“叫大夫。”

 

大夫在旁边处理另外一个死犟嘴的司机,那人非说自己就喝了藿香正气水不是酒精,唐柔说你大冬天的图什么喝治疗中暑的药,行,你等我找大夫给你验血,来小安,测测。

年轻的小安大夫戴个眼镜,白大褂比大雪还冷峻,按着那人手脖子开始抽血,司机当时眼神就很绝望。

“小安大夫我们也需要你。”黄少天一路小跑到他们跟前,指指身后:“躺了一个,人事不省。”

唐柔顺着方向看过去,F12不是谁都开得起,一下就想起来在哪儿见过:“咦,这不小楼的车么,他醉了就胡说八道的,没跟你们唠叨什么吧?”

“是唐妹子你熟人吗?”

“不熟,就酒席上见过几回。”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楼伯父,今天查酒驾查到小楼了,可能得到拘留所呆几天……哦,不,不用一年半载的……啊?我们不能随便给人加刑的这又不是刑事犯罪……”

一会唐柔合了电话自言自语:“是亲生的吧应该。”

 

不知道。

 

叶队长听各路报告了解了一下情况,拍拍愁眉苦脸的外地车主肩膀:“你挺走运的,今晚有伴儿了,不会太寂寞。”然后他转了半圈,背着风点了根烟。

外地车主:“哎?你、你不是,不、不会抽烟么。”

叶队长:“场面话你也信,你第一天上路见交警吗。”

王杰希数落他:“你就不能坚持到底,就那么几分钟了,憋一憋。”

“我每天都在憋‘想抽烟’和‘不能去想我想抽烟’,有时候能憋住前一个,有时候能憋住后一个。”

“沟通工作很劳累嘛,可以理解。”肖书记很会调解:“一会咱们去喝羊汤驱寒。”

“驱寒啊。”叶队长突然没来由地问了句:“肖书记,你有对象吗。”

肖时钦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王杰希,王杰希觉察到领导很尴尬……其实领导不是很尴尬,领导是别有用心。

但王杰希领会错误马上跟领导解围:“老叶你没对象也不能到处求同情啊,找对象去妇联,让张主任给你解决人生问题。”

风吹起来,雪花打着卷儿,肖书记低头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咱收拾一下走起?”

“好。”

外地车主突然拉住叶修说:“交警同、同志,我、我晚饭没吃,能、能帮我买口饭吗。”

 

叶队长有时候真搞不懂自己是个交警还是班主任,整天跟人讲法律法规,人生道理,带晚自习,现在还得捎饭?!


评论(12)
热度(74)
  1. yoyo1x4狂风骤歇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储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