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周黄】春风十里 (8)

七: @近看学校  :http://augustemple.lofter.com/post/27df7b_cc3b05

王政委,可把你给盼来了!咦,那边的书记又是谁呀?未出现的所长又是谁?报案原型又是谁?!

年前注意防盗!


八、

 

黄少天看着王政委回办公室了,立刻转头问周泽楷:“你说晚上记者会来采访吗,我看咱们市政新闻不都有查酒驾行动的栏目,司机有喝醉了躺地上不走有下了车掉头就跑还有抱着警察就哭的,想到头次上电视就要跟神志不清的群众进行意志上的对抗了现在心情还是有点小激动的,哎你拿大衣干嘛?”

“晚上冷。”周泽楷说:“给你找一件。”

“你留着自己穿让他拿杜明的吧,别都发烧了,年底忙不过来。”江波涛走到柜子旁边很熟练地拨开同事的密码,从里面拿出一件长款警服外套:“跟你身高胖瘦差不多,来试试大小。”

黄少天过去伸手套上,拍了拍身体:“还真暖和,这什么料子的呀。能把他帽子拿来我戴戴吗,自拍留念一下指望这张当世纪佳缘的头像了。”

江波涛递给他,把柜子门里侧的镜子转他看:“照照。你就穿这个吧,不然晚上真碰见难缠的还跟你较真身份问题。”

黄少天整了整衣服冲着镜子打了个敬礼,问他俩:“怎么样?整个人的气质是不是都不一样了,感觉上就多了一份社会责任感和神圣使命,就应该去关怀老弱病残鳏寡孤独,走在街上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进并且带着服务性地微笑。”周泽楷旁边抱着衣服表情有点失落,看见他敬礼后又笑起来:“不标准。”

他过去抬了下黄少天的胳膊肘,又翻了下他手掌,“这样。”

“好,好,真不错,这样就能更加逼真地混入人民军队作为执法力量的一分子了。”

 

“您好……”

门口进来一个姑娘,看他们说话挺热闹的,不知道该不该搭腔:“我想报案,方便吗。”

孙翔正闲着就过去接待了:“怎么还能有不方便的时候,请坐,您什么事儿。”

“哦是这样的,我钱包被偷了,就从家门口出去,过一条马路,到7-11买薄荷糖,结账的时候钱包就没了。”

“手够快的啊。”黄少天说:“这得是多熟练的业务员。”

姑娘看着这小伙子长得挺阳光帅气,不由自主多看了两眼:“嗯,要是别地方丢的我也就不报了,关键家门口,我想试试。”

孙翔递给他一张表:“您填一下吧,把经过写一写,钱包什么样的也形容一下画一画,增加被找到的概率。钱包里都有什么啊?”

“身份证,三张银行卡,能挂失不?”

“三张银行卡啊?里面都多少钱啊?”

姑娘说:“一张两块的,一张三块的,一张五块的。”

孙翔挠了挠头,心想你没事又没钱办这么多卡干啥:“……哦,也没什么特别大的损失。银行卡就别挂失了吧,您重新办都比挂失费用低。管户籍的傻帽前几天因为犯了一点个人思想错误导致了发烧没来上班,你留下联系方式吧,到时候给你弄。”

黄少天偷偷问周泽楷:“什么思想错误能给身体带来疾病?”

周泽楷:“暗恋。”

黄少天八卦心来了,一个劲儿问:“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江波涛解释说:“他看上大纬一路站岗的女交警了,天天不遵守交规给人找麻烦聊天去。后来那姑娘请教了交通大队队长问怎么办,队长说你让他站风口打黄旗打仨小时,看他以后找不找你。然后他那天就真站了仨小时,当夜就冻挂了,高烧不起。”

黄少天笑得直不起腰:“艾玛这队长真够狠的,这位病了的同志叫啥呀。”

江波涛指指他:“就是你穿着这套衣服的原主人。”

“……”

 

一会姑娘就写完了,孙翔开始看:“哦,你背着一个LV的Never full里面放着一个钱包出门,不是我说,这个牌子就不吉利。Never full,这下不光不full,还完全empty了嘛。”

姑娘心疼地说:“能找回来吗。那钱包我挺喜欢的,淘宝都绝版了。”

孙翔说:“挺悬的,看看吧,年关难过,你自己多心。”

黄少天紧接着把自己最近的主要考核业务跟她普及:“是的,年前防盗有妙招,具体你看易拉宝,捂好腰包挎在前,防范意识很重要……咦我刚才脱口而出了一个打油诗是不是?”

周泽楷弯着嘴角给他鼓掌:“厉害。”

姑娘勉强地笑笑:“那麻烦你们了啊,我走了。”然后出门之后还真在门口看了会易拉宝上的字。

 

“受伤的人总是最基层的劳苦大众。”黄少天感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些同志聚集在这里的原因。”

“深刻了啊。”江波涛说:“时间差不多了,咱叫上政委一起吃饭,跟交警队汇合去。”

黄少天突然想到:“那岂不是要见到那位特别狠的队长了?”

周泽楷说:“你见过。”

“啊?哪个?”

王杰希正巧从屋里出来,见着黄少天一身打扮也惊奇了下:“你这么快就乔装好了啊,行,别露馅。我刚打了个电话,所长在外地开会还回不来,咱晚上吃点什么方便的,一小时后出发。”

“包子吧,一人四个,南瓜芹菜猪肉胡萝卜一样一个。”江波涛因为心虚所以主动领命:“我快餐店买去。”

黄少天让人请客怪不好意思的:“我帮你吧?”

“你不用,”王政委说:“你知道怎么查酒驾吗。先要求停车,跟车主随便说几句话降下车窗,看看驾驶证,觉得有酒味就让他吹酒测仪。”

“要是碰见不配合的怎么办?”黄少天还想着之前电视报道里那些:“不是有那种特别纨绔子弟嚣张跋扈的官二代连车都不停吗。”

“你碰不上。”王杰希坦率地说:“官二代一般分布在美德英和北上广了,咱们今晚查的几个路口都是从商业区通往普通住宅区的,小周你多帮一帮他。”

周泽楷点点头,又拽拽黄少天大衣:“先脱,别出去闪着。”

 

晚饭很快买回来了,他们几个围坐在桌子前狼吞虎咽,黄少天觉得少点醋和香油滋味淡,只能一个劲儿喝茶,周泽楷看见了就把自己那杯推过来让他一块喝。

“快过年了,肖书记表示这几天要过来一趟检查工作。大家务必认真对待自己本职不能疏忽,”王政委吃着包子腮帮子鼓鼓的,表情还是十分严肃:“因为对待犯罪分子和安全问题,是没有节假日的,这芹菜怎么一股怪味。”

“是,我们用自己这一颗时刻准备着的心脏记住了。”江波涛赶紧表示:“那我拿这个胡萝卜的给您换。”

“不用,”王杰希摆摆手:“粗纤维,有营养,下次买个白菜的吧。”

“车开过来了,发动机热好了。”孙翔从外面探进身子来:“不过我觉得这天儿像要下雪的,气象台咋说的。”

黄少天赶紧翻手机:“我这写的降水率是87%,是有87%的下雪可能性还是下下来的雪可能是一吨里的87%?”

 

这个时候大家都还不知道,江波涛同志既定的命运,正用严谨科学无法估算的概率一步步地提升转折着。

 

“穿厚点。”周泽楷给黄少天找了副手套:“给。”

黄少天觉得周泽楷不仅长得帅,心还特别善良。总有人说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关键人要心灵美啊……你怎么知道人家长得好看的不是心灵更美呢?你看看周泽楷!

“好,出发!”

王杰希擦擦手,“打起精神来,我到时候给大家申请个加班补助费。”

 

交警大队离得不远,开了三十多分钟就到了,王杰希挺熟悉地拉住一个人问:“小方你们队长呢?”

那人下巴点了点旁边一溜树后面:“那儿窝着呢。”

黄少天可算知道为什么周泽楷说你见过他了。

交警队长此刻靠着树干特别舒坦地抽着烟,望着天空快黑透的云层,显得十分安然。

“老叶。”王杰希跟他打招呼:“过完烟瘾没。”

“我要说没有你能不理我吗。”叶队长过来跟他握了握手,又挨个打量他们一遍,见到黄少天咦了下:“你这么快通过公务员考试了吗,这里分明是有一个混在人民军队中的卧底呀。”

王杰希不知道前因,还觉得怎么这么快就给败露了,跟他介绍:“来帮忙的居委会警民共建大学生。”

“我知道,最近净些大学生游荡在公路上,就应该让他们明白执法的辛苦……杜明没来啊?”

“还病着呢。”

叶队长点点头内心稍微感到了那么一丝丝的愧疚,但也转瞬即逝了:“好吧,咱们今晚是三个点儿,小江跟小孙就跟着沐橙他们去高速路东出口吧,你们三跟小唐守大纬一五向路,我还留十字路口,拿上酒测仪,出发!”

 

黄少天可激动了,他拉着周泽楷问:“你看我头发乱吗,在密集的车流量面前这副精神面貌能够带来威严吗,能称得上潇洒稳重吗,真会来记者吗。”

周泽楷抬手给他拨了拨刘海,把几根头发塞大檐帽里去了,然后指指旁边的人:“来了。”

来的是个脖子上挂着证手里提着麦的记者,身后还跟着一位摄像师傅,显得特别正规特别档次。记者笑起来也很和气:“你好叶队长,王政委,咱们又见面了。”

“林记者。”

叶队长跟他握握手,“方锐他们去高速,加上今天晚上下雪,我估计跟他们那队比较能得到安全的警示和观众的同情。”

“好,那我过去那边,祝你也工作顺利。”

黄少天听见后一秒萎靡了下去,“不能上电视了。”

周泽楷笑笑,从兜里掏出手机来对着他“喀嚓”一下,腼腆地说:“那我拍你。”

……周泽楷怎么这么好。

 

晚上黄少天干劲十足,他洞悉着每一辆车的行进轨迹和司机的胆怯眼神,成功地在路口揪出来好几个酒后,周泽楷的小本本都记不过来了。他正想过去帮忙,就看到一辆车停在了酒驾车的后面。

黄少天不知这司机想干嘛,自首吗,于是走过去礼貌地敲了敲车窗:“同志您好,请出示您的驾驶证”。

司机降了车窗,看了他一会,见对方没有反应反而愣了一下,随即说:“呃,我就不用查了吧?你不知我酒精过敏。”

黄少天看这人挺年轻,着装也很朴素,不像有头有脸的大财阀凭什么觉得哥就认为你特殊呢,难道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官二代?!哇,黄少天想,显示正义和公平具有普遍性的时刻到来了啊,他继续保持微笑,说:“同志您好,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吹一下酒测仪吧。”

司机也笑了:“你是新来的吧?”

然后他下了车,看见黄少天身后不远处站着个认识的人,就伸出手挥了一下:“王政委,我们这边好像有点误会,您能帮调解一下吗。”

王杰希走过来,对他点点头:“肖书记,怎么了。”

 

黄少天发誓今天晚上要跟在周泽楷同志的身边绝不乱转。


评论(10)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