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周黄】《春风十里》四

第三章在 @近看学校 那儿:http://augustemple.lofter.com/post/27df7b_c9da80

报案人原型是谁?打死也不承认是谁!

基层民警和实习生怎么样了呀。交警又是谁呀。


四、

 

“您就相信属于正义的武装,光明的力量吧。”黄少天劝她:“您是什么职业?”

“我画漫画的,平时就猫陪着我,就坐我大腿上,冬天暖和夏天燥热,呜呜呜呜我的笨笨——”

黄少天看她要哭又赶紧劝:“总会找到的,它跟您这么亲密一定能回头是岸回到您的大腿,啊,怀抱。”

“你们还不如我呢,”报案人啼啼哭哭地说,“我还用了剪刀大法寻猫呢。”

黄少天反对:“那个是迷信,我们要破除迷信宣扬科学,这就是一直以来的社会主旋律和前进主基调。”

“那你不用剪子你用锤子布也行啊!”

“锤子布不就在眼前吗,看见这狗了吗,这就是锤子,一咬定音,火腿肠散播的气味就形成了天网,这就是千百年来人类频繁使用生产工具积攒出来的智慧……狗真的行是吧小周警官?”

周泽楷说:“多闻一闻,小黄。”

黄少天:“啊?”

狗估计饿了,冲着火腿肠叫了两声:“汪汪!”

黄少天:“哦,是这个小黄啊,这是它名字啊。”

周泽楷:“临时想的。”

黄少天:“……那您思维再活跃点儿行吗,给换一个。”

周泽楷的手机响了,江波涛来电,他赶紧接起来按了扬声,想是让黄少天也听听。

“小周,我这边看了下,箱子里都是一些假佛牌神水神粉什么的,报案人丈夫的手机里有一些诈骗信息。过年了这种活动比较猖獗,我这边会继续跟进一下,你那里还顺利吗。”

周泽楷想了想:“领着小黄找笨笨。”

黄少天赶紧补充:“周警官领着狗和我找猫呢!”

说完了又觉得不太对,及时进行了更正:“我们领着狗找猫呢!”

然后又觉得忘了失主不太好:“我们领着狗和报案人找猫呢。”

报案人说:“别提我。”

江波涛理解力比较强:“哦,宠物走失啊。咦你等等,我在这家楼上刚看到一辆蓝色带斗卡车从咱小区出来,上面装了一笼子鸡,昨晚巡逻的时候有这辆车吗……不对!”他快速地说:“我看见鸡里钻出来一只金毛的尾巴,宠物盗窃车!”

报案人在旁边听见马上扑上来抓着周泽楷手机喊:“哪个方向!”

“小区朝东的这个口,向姚长山路跑了!”

“笨笨——你等着我——!!!”报案人扭头就跑绝尘而去,看着体力完全不像漫画家,矫健地跟运动员一样,一溜儿烟的功夫就比两个大小伙子跑得远了几十米。

“不行啊我说!”黄少天上气不接下气地问周泽楷:“跟卡车田径不是对手啊,咱还是求助于现代交通手段吧!那人那个蹦蹦车怎么样啊,小周警官你能拜托要来借用一下吗!”

蹦蹦车,著名的违反中国机动车尾气排放规定的黑摩的之一,其污染严重,噪音大,不安全,是一种在社会发展进程中必然淘汰和取缔的过渡交通工具,现在居委会实习生黄少天同学正在怂恿人民好警察周泽楷同志去借用。

周泽楷还真去了,因为他发现这人是个小偷,正在专心致志地撬锁。

你偷个什么不好,你偷个蹦蹦,有多想不开。周泽楷熟练地掏出手铐把这人锁在楼外的暖气管道上了。

偷车贼还没反应过来:“哎?哎?咋了这是?哎?”

周泽楷:“偷车。”

偷车贼挺冤枉,一口不知哪儿的口音努力辩解着:“不啊,这车都好久没用了好吧,你看看那座子上落的厚灰,我打算就卖个发动机啊,我咋是贼了就,我,我废物利用啊我。”

周泽楷:“偷发动机。”

偷车贼:“哎,不对啊警官,我这是节约好吧,它占地方啊,它都挡了我储藏室前边好几个月了我让他处理他也不处理,我不是贼啊,你把这个解开,太难看了这个让人家看见怎么说哇。”

黄少天:“你跟这车主有矛盾啊?那也不能不打招呼就偷车啊。”

偷车贼:“咋就叫偷……哎,切,谁偷这个破玩意儿,咱国家不是有什么光盘行动吗,不能浪费粮食是不?我就是不想浪费铁皮发动机啊。”

黄少天:“你吃光了自己点的饭菜行,你跑别人桌上倒了别人吃的菜,那人打不打你?”

偷车贼翻了个白眼不说话了。

周泽楷招呼了一下旁边一个早上买菜回来的大爷:“大爷,帮忙,我别的事,嗯。回来,嗯。”

大爷连忙应声:“哦行。行,你去吧我看着,这人怎么了。”

周泽楷:“偷车。”

大爷看着周泽楷顺着偷车贼的手法把车锁彻底卸下来了:“那你这是干嘛呢?”

“借车。”

 

周泽楷在前面突突突地骑着,黄少天在后面砰砰砰地蹲着,早上凉风嗖嗖的,黄少天看见周泽楷的耳朵都红了,特别想上去给他捂一捂。

“你说那漫画家跑哪儿去了,这一会就不见人了啊。”

周泽楷不太敢张嘴,怕喝了风岔气:“嗯,直走。”

“好,我们一直走,你冷吗?”

周泽楷冻得吸了一下鼻子:“还好。”

“要是买个耳罩就好了啊,回去喝个姜汤水吧,居委会一到冬天就熬,我给你捎一杯的。”

 

但是走了没多久,遇见路上有人查车。

“哎下来,停停停,停,你们怎么回事。”干枯的树后转出来一个抽着烟的交警,把他们拦住:“知法犯法是不是,这车能上路吗。哪儿来的啊。”

黄少天嘴快:“从犯罪分子手底下抢来的。”

交警呛了一口:“?!你们跟犯罪分子进行的殊死搏斗的荣耀就是报废品吗。”

周泽楷捏了捏帽檐:“借来的。”

交警说:“我更听不懂了,从犯罪分子手里借来的?”

黄少天嘀咕:“怎么越说越乱,您这不也上班的时候抽烟吗,大家互相当做没看见各办各的事不好吗。”

交警理由更多:“我没上岗啊,你看看这旁边是休息岗亭好不好,我瞎转悠给汽车贴条子呢,天冷啊,抽烟御寒怎么了,再说抽烟犯法吗,但是查车是我的职责啊,职责大过天你听说了吗,就算在抽烟休息时间也不能懈怠。”

黄少天:“是是是,我说不过您,啊什么我黄少天居然也有一天说不过别人?好吧我就是说不过您。但我们真的在追一个宠物盗窃的车,偷了一卡的猫狗跑了,主人都疯了,眼见那姑娘徒步追上二环东路要上高架了,您就行行好给我们开个路呗。”

交警呼出口烟来点点头:“嗯,就这,你们还想追上高架是不是。冻死你们俩。”他看了一眼路口又看了一眼岗亭的表,掏出一个本来边写边问他们:“看见车牌号了吗,哦,那车型呢,什么载货量?什么时间从哪个路口出来的?行,你们等着我查录像堵他。”

交警进岗亭前又看他们一眼:“求助于哥多好啊。”

黄少天跟周泽楷对视:“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啊,交警都这么自大吗,肥差是不是。”

周泽楷突然想起了什么:“呀,坏了。”

黄少天:“啊?”

周泽楷:“失主电话忘记了。”

 

失主会跑上高架吗。


评论(1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