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林方】一起民事纠纷的推演

自毕业分配到这片地区做民警十年以来,我已经习惯面对各种突发状况,对当事人做的口述笔记少说也可以写个百万字纪实小说,还能把家长里短的部分演化一下卖给各大剧组。

可我一没时间,二没文笔,天天跑出去做调停、安抚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做小区文明周,唯一属于片儿警的浪漫就是某个冬天夜里跑来一姑娘,说害怕走夜路,要吸取一下属于人群军队正大光明的力量,结果值班室里点的那旧蜂窝煤炉子烟囱有点漏,姑娘吸了一会差点一氧化碳中毒。

这天暑气刚过,进屋来一个帅气小伙子。比我年纪小点儿,有种机灵劲儿。但是衬衫皱皱巴巴,嘴上贴了块胶布,浑身带着情绪爆发后的残余物质。有厉害的科学家说,人的负面情绪会影响周围生命体的衰弱,如果这话是正确的,那我不就跟X光室的大夫一样都天天遭遇辐射万箭穿心了么。

首先我还是先把情况问清楚,这人却抢着开口了:“民警同志,我忘拿钥匙被关外面了,我信不过开锁公司,所以能在您的监督下爬邻居窗户么,给做个证明。”

我说你家在几楼啊,他说六楼。我说肯定不行,先不说能不能证明那确实是你家……身份证带了吗?哦也在屋里,六楼你爬窗户那不开玩笑么太危险了。这样吧,我给你联系一个跟我们派出所有合作的开锁商。

一来二去这事儿定了,我给他倒了杯水让他坐下等师傅过来。

闲聊的时候我问:“你是自己住还是跟别人一起啊。”

“跟朋友一块,但是刚才吵架了,他一跑我就去追,结果人也没追上门在后面也一阵风给关上了。”

我不知怎么就乐得想问:“你追不上啊。”

“可说是呢,没想到一把年纪还能跑这么快,估计闪念之间身随心动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

我推了下眼镜,看见横在他下嘴唇上的口子:“脸上伤也是打架打的?”

他用明知故问和责怪的表情看了我一眼,含糊地说:“是吧。”

我拿出一个本子,让他先做来客登记,名字地址联系电话云云。

“方锐。”我拿过本子来一看:“哦,比我小五岁。怎么跟朋友打架闹矛盾了,需要我出面做调解吗。”

“您职业劝架吗。”

“我职业维护社会治安。”

他乐了,哈哈两声:“你这样还真像。”

我问:“为什么跟朋友吵架啊?”

方锐说:“民警同志,你不能这么问……”

我打断他:“你严肃一些,应不应该问由我来决定。”

“好吧……”他把凳子搬近了一点儿看着我:“起因,是因为我跟我朋友中了五百万体育彩票。”

哦,五百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没动刀子都属于善良。

结果这个穿着皱巴睡衣的青年说:“这钱说多也不多,说少不少,我俩也不缺这点儿零花……”

“你俩是合作伙伴吗?”我猜像是更深一步的经济纠纷。

“算是吧。我们认识好多年了,曾经是业内挺有名的拍档,您或许在报纸竞技版上见过,我们叫犯罪组合。”

我说我确实在社会版见过不少,一个偷钱一个放风。不过你等等,这个登记本就不管用了,我拿个自首用的册子你再说。

“不是啊民警同志你不要逮捕我!你看我这么真诚的双眼像会触犯神圣法律的吗?我们是一个游戏竞技组合,就是特别火的荣耀,去年我才刚退役。”

我说知道,早年红警星际,后来魔兽LOL,再后来就是荣耀,你说的那版我经常铺桌子上吐鱼骨头和排骨。啊我没别的意思,主要是那个电子世界离我们传统行业太遥远了。

“没事没事,其实虽然整天说游戏蓬勃发展到什么地步,但仍然跟大多数人的生活没有直接关系,这我心里清楚。”

“您就是做这个的?”

“是,我跟朋友分歧就分在这五百万怎么花上了。”他问我:“要是您有五百万怎么花?客观的。”

我肯定客观,我是一个吃死工资的,干保险都有提成,但基层只能一步步往前走。什么是基层,就是很多人都在我们上头。

“还是先告老还乡一个月吧,不能辞,不然五险怎么办。然后避开黄金周周游世界。”

“世界有什么可周游的,开个google earth不就看完了。”

“不浪漫。你当了那么久的有钱人怎么不明白这个理,穷人和富人的差别在哪儿啊,档次怎么提升的,社会差距怎么拉大的,阶级是怎么仇恨的?”

“那我说的这个就挺浪漫的,我想重新组个战队。”

我想这位可能还没玩够:“你想重头拼一回?那朋友为什么不乐意。”

方锐低头,他很少作出拘束的样子,现在却交叉着手指头:“我也知道他累了,离开那个环境后想尝试其他的道路。我的想法呢……不是之前不是说了么,我们是个组合,但是后来我们俩各自转会了,在比赛里就变成敌对关系了。但如果是自己组一个队伍的话……”

我恍然大悟接着他说:“就还能继续这个组合。”

“对,”他抬起头来,所谓真诚的眼里全是平静:“而且谁也不能拆散我们。”

 

他29了,我34。大风大浪都见过,他却希望谁也不能拆散我们。

 

我摘下平光镜来:“方锐大大,不带你这么玩的啊。中年人的心脏也是需要呵护的,说好把我当无知路人的呢。”

方锐撕下了嘴上的胶布,那不是打架受的伤,那是一个被咬破的牙印儿。

“要是跟警察叔叔我也这么说啊。”

“不能吧,叔叔多无辜啊。”

 

模拟场景告一段落,林敬言把刚才的人设推到方锐面前:“这五百万投资电影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你看多好玩啊,能演绎不同的人生。”

方锐拿着看:“我怎么感觉跟小时候看朱时茂陈佩斯似的,警察与小偷,谁是主角。”

林敬言称赞:“就是这种感觉,你找到了。”

方锐马上否决:“我找到的明明是演小品的感觉。”他过来坐在林敬言腿上,“真投资电影这点钱肯定不够。”

“做战队也肯定不够。”

俩人沉默一会,林敬言说:“其实我也不是累,你要是喜欢我就陪你干,毕竟这些咱都熟么。”

“你拼命的话就特别拼命,我知道。”

不光是从前做搭档的时候亲自陪在旁边体会过,十赛季季后赛霸图那场团战方锐也领教了。林敬言自称是凡夫俗子,不如那些真一线大神,但旁观者清,方锐知道他能变成什么样,亲眼见过的林敬言和没有亲眼见过的,他都知道是什么样。

 

方锐挠挠脑袋:“哎,选择困难症,我还是去一次吧。”

“你去吧。”

“我真去了啊……”

“不拦着你。”

方锐换了个新的创可贴,他整理一下衬衣离开家门,朝不远处的小区派出所走过去,那里有一名教育十年迷途知返青少年经验的警察叔叔,肯定对人生有丰富的见解……不管最后敲定的答案是哪个,是他的是林敬言的,就算是新产生的想法也好,反正以后都在一起了,成就谁的爱好都可以。

就是这么横。

没有心理负担的方锐走起路来都很飘忽,最辛苦的还是警察,人民警察为人民,撬锁,抢救自杀,接待来客谈谈五百万怎么花。



评论(16)
热度(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