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周黄】未来机(3-5)《Coming after you》试阅

注:(1-2)地址

http://lidazhuang.lofter.com/post/156b4f_905f98


三、

 

肖时钦很长一段时间被人指为空想家。

他有时候也抓不住自己要做这件事的意义,但那大抵是跟魔术师常说的“魔性”相似的,与“灵感”有一些接近的情绪与想法。被人诟病太长时间后,自己也犹豫起初衷的真伪来。

父母是机械联盟的武器设计师,他跟那些零件长大,扳手螺丝刀不离身,小时候整天戴着大眼镜儿趴在床头画画。

“这是什么。”妈妈累得腰疼,还是希望让儿子有个正常的童年,争取每天都有足够的交流时间,“我们家外面的这两个圈,是保护罩吗。”

“是地球!”他用蓝色笔又画了一圈,开心地解释:“不是这个跟坏魔法师一起的地球,是由我们自己创造的。像一棵大树,我们是鸟窝。”

“嗯……”妈妈若有所思地考虑着:“树倒了怎么办?”

“倒不了,这是生命树,不止创世时的一棵,其实还长了好多棵。”他在画上的圆圈外添加了许多树干和树根,“从地心长出来的,我们找到它就可以了。”

“这样啊,”妈妈要为难他一下:“不过可能这样的大树不适合我们,而是更适合坏法师呢?”

“不会的,地球是向着我们一方的。”

“其实呢儿子,对这个地球来说,无论是机械师还是魔法师都一样的。”

小肖时钦显然不能接受坏人反而会被地球接纳的事实:“为什么?”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你只需要知道地球本身不会偏待人。只对某一些人好的大树,只能由我们自己建造。”

小肖时钦盯着自己的画本:“好难啊。”

“是的。而且没有根的树,非常容易被风吹倒。”

 

肖时钦想起他的童年,母亲的对话时常让他陷入沉思。

他们已经跟魔法师共同生活在一颗参天大树上,并且互相要把对方赶下去。神之眼就是那颗新的树,但是它生出来得太匆忙太急躁,宛如无中生有……虽然这十几年来自己一直在努力使它成型。也正因如此,他才觉得刚才听到的消息十分不可能。神之眼,缺少最基本的可供循环智能系统运行的动力和行动评判标准,即应对吸收-学习-应用-反馈-储备的运算实体和独立于其外、高于一切的行驶规则,这两样就是“树根”问题。

原来的大树上已有千万年的智慧,有自己的公平与处决时间,以不变真理和各种被发现、未发现的科学观点来支撑。而神之眼的规则录入,唯一有效依靠的就是现有社会法律法规罢了,那么之外的道德标准,人情世故,这样的系统是否能在学习中体会?这样的实体到底存在不存在?

总部发来的完成度,肖时钦只相信可能是完成其中仅占29%的关于城邑防御、机械武装维护的部分。其他依靠智能运算的地方,他认为新的树无法做到。

 

“队长,怎么啦?你被欺负了吗。”

戴妍琦见他从放下电话就陷入沉思,拿过茶来递给他。她从小被派到法师协会做交流生,对元素法术非常熟悉,对魔法师也没有那么大的仇恨。没有仇恨是件好事,它会救人脱离狭隘和闭塞。

“哈,我没有那么容易被欺负吧。”肖时钦推推眼镜:“小戴啊你知道吗,除了现在的这些武器,我还设计过很多没见世面的,都是假定神之眼系统会确立后才能通用。在试验过很多介质都不适用于动力实体,知道计划完全失败的那个晚上,我把设计稿一张张全烧掉了。现在又来告诉我系统已经建立……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了。”

“这个简单,如果你感到高兴你就拍拍手,”戴妍琦说:“如果你感到沮丧你就跺跺脚。”

肖时钦抬起一只脚拍了拍手。

“好吧……”姑娘看他犯难就转移了话题:“那队长我们接下来怎么做,直接冲上去吗。”

“不。”肖时钦走到驾驶台前,看着远方波及而来的战火下令:“全体回航,去接‘神之眼’。”

 

兴欣修理厂。

“这小钱收的真爽啊。”叶修翘着腿,一沓沓的钱数完了问黄少天:“没问题了吧,赶紧飞走,别再找茬。”

“谁就找茬说谁呢,我给你讲叶修现在可不比当初了,我让小周在你这里多呆一天能给你把厂上上下下拆没了你信不信。”

“我信我信。我知道你捡了个小祖宗,但不能这么对待我们退休俱乐部么,你还能不能给你们这一代黄金队员做出表率作用了。”

“黄少天前辈……”

站在旁边的乔一帆端了半天的杯子,好不容易找个空当插句话:“那个,你喝碗水再走吧。我也给小朋友找了点玩具。”

他摸摸周泽楷软乎乎的头发,把一个不锈钢的小鸭子送给他:“我想这个,对你来说大概是像棒棒糖和蛋糕之类的吧。”

一直被冷落的周泽楷用大眼睛盯着银色小鸭子看,拿过来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使劲抓在手里看着乔一帆。小孩虽然面无表情,但能感到他很高兴。

“喜欢吗,这里还有小兔子和小鹿,还有一只小刺猬,都是我平时做的。你拿着玩吧,路上饿了当饼干吃。”

周泽楷能看见地球另一边的草原上,群鹿迈过刺猬洞,他听得见很多人的描述,了解到兔子的皮毛和鸭子的红掌,而现在小动物躺在他的掌心,无数的电子在转圈,原子排列出比城墙更坚固的形状,像来自远方的礼物。

 

黄少天啧啧称赞:“乔一帆是吧,你就是兴欣的明天,世界是你的也是老叶他们的,但终究是给有良心的人的。小周赶紧说谢谢叔叔。”

小周泽楷低下头慢吞吞地说:“谢、谢,苏,梳。”

“哎哟还苏苏,那论辈分小周得喊老夫椰椰。”魏琛搬着箱子过来,偷偷给黄少天说:“刚接到消息肖时钦跑了,魔法师从安龙高地开始反攻,你们也别向西了,直接去他们老巢还近点。

“魔法联盟已经发出集结了?”

“发了,但是所有人都希望能赶在微草之前,不然功劳全给王杰希抢走,他老大嘛。”

“微草位置最远,可能真赶不上。”黄少天一下变得很正经:“我有预感,这次也许是最后战役。”

叶修插嘴:“蓝雨战败?”

“滚滚滚滚滚滚滚。”魏琛和黄少天一起回他。

 

最后一遍检查通过,黄少天领着捧了满怀玩具的周泽楷进了飞艇。起飞时涡轮机一阵最大输出功率,震得脚底发麻脑子发胀,一分钟后终于安静下来。小周泽楷扒着窗户往外看:他们彻底离开了兴欣的空中码头,冲进云层。

 

他感到暖和。他还能感到整艘蓝雨号都觉得暖和。钢铁舒展筋骨,风帆在空蒙的云海里唱歌,水汽穿梭在船头的荆棘巫女标志间前簇后拥,铁在磨损与暗哑,铁锈在复活。

 

“叮咚——舰桥发布信息,三十分钟后离开大都会进入公海,预计到达机械联盟作战区有58小时。”

周泽楷算了算,离那之前能吃八顿饭。

 

四、

 

“这里怎么样?”

 

黄少天打开一间顶多三平米的小房间,对面正方形窗口一眼就能看到蓝色云层,月亮童话般浮在眼前,飞艇如南瓜马车,淡色光线残缺地映进来。他指给周泽楷看:“我给你找了间屋子虽然有点小不过你人也小嘛!真打起来这里远离作战舱和涡轮区也很安全。喏这里还有一个小窗台你可以把玩具放在这里,晚上可以看到星星呀这里看很漂亮的。”

周泽楷一声不吭坐在床沿上,看着夏季的种种星座发愣,那是他读不懂的方向。太阳,月亮,星星,宇宙射线乱七八糟,他念不出来。

 

黄少天有点烦恼地抓抓他的脑袋:“你这孩子怎么那么不喜欢说话,哭啊闹啊什么都好让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啊,或者你真的小傻子一个什么都没在想?不可能啊人家不都说小孩的想象力很丰富吗小卢到现在都认为圣诞老人是真的养驯鹿呢。”

 

周泽楷看见房屋墙脚有一个无法除去的黑色痕迹。那是血,O型,被水稀释过,次氯酸钠的消毒味道已经完全挥发,血迹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脏点罢了,细菌默然生长,它们没有年轮。周泽楷移开视线,玩起手里的玩具来。

 

“你就是这个小刺猬。”

黄少天才不甘心说了半天话对方没有反应呢,他非要把小孩搂进自己胳膊里占据全部的存在感:“你就是个像刺猬一样的自闭症儿童。”

周泽楷觉得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自闭症儿童,刺猬也只是喜欢静悄悄的阴凉地方罢了。他不得已地看着黄少天,发现那些热闹的空气缤纷缭绕着他,生猛地逼他去解读黄少天散发的热量,他的视力和心肺功能,他眼睛里有自己的影子,血液偏酸性,脖子上的项链上刻着生日是八月,他刚才说你是一个自闭症儿童。

“不是。”周泽楷小声回他,然后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马上抿紧了嘴。

“哎哟还知道反驳呢哈哈哈。”黄少天轻轻挠着周泽楷的脖子:“知道反驳就好小孩儿不就是要一个劲儿顶嘴才好玩嘛,看我挠你痒痒肉!挠挠你挠挠你……呃……”

他闹了半天觉得不对头:“你怎么不笑啊。”

周泽楷只是想挣脱臂膀的环绕,他扭着身体磕磕巴巴地说:“不、不会。”

“不会笑?”黄少天瞪大眼睛,捏着对方的小脸不让他动弹,“怎么不会笑?觉得不好笑?笑不出来?”然后又一转念:“……是没有笑肌吗。”

 

周泽楷不懂,关于自己的部分他都不懂,从哪里来,父母是谁,为什么会这样,他只知道自己的名字,然后命运将他像糠皮吹进西风带般运送到其他任意一个地方,下雨,降落。他好几次想学别人咧嘴弯眉的表情,努力半天才发现自己无法做出来。就像能看到奔跑的鹿群是一回事,有人把小鹿放在手里是另一回事。

黄少天没有过分纠结,他在两个人就略显拥挤的小屋里,像个真正的大人一样拍拍周泽楷的后背,放慢了语速:“别在意,人嘛,这种事那种事都会碰上啦,长大了你就会发现别人有但是你没有的东西还有很多,别人没有你却有的东西更多。你已经是个男子汉了不要太在意没有的东西,啊现在你还小大概还体会不到,等战后送你去上学那里会有很多跟你一样大的小伙伴,你就不会这么寂寞啦。”

寂寞这种无形之物同样不在理解范围中。黄少天从手心里变出一个铁钉来喂他,尖锐棱角的金属在孩童嘴里嚼着嚼着咽了,叶修拿来的囤积货确实过得时间太长,或者说就绝对不要信任小贩的什么附赠品,他们只是想节省空间扔掉积压库存罢了。

黄少天把零件一个个擦干净了氧化物再放在盘子里递给周泽楷,这几天可用光了他的语重心长:“你啊,就算别人吃的是螺蛳你吃的是螺丝帽也要像正常人一样吃饭才行知道吗,铺上餐巾摆上盘子,还得教你用筷子……”

 

郑轩刚好从门口经过,听见屋里有人说话就进来看了一眼,立马诧异地说:“咦,像模像样嘛黄少,这么个小破屋都被你打扫出来了啊。”

“去去去去,我跟我儿子交流感情呢你别搀和。”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儿子不太搭理你啊。”

黄少天看着从刚才开始就一句没说的周泽楷有点受挫:“我这不还在做思想启蒙教育顺便哀悼我那逝去多年的语文老师吗,刚讲到光明与希望、人格与品质正进入家庭与生活的部分呢没熟也是正常的……”

 

在他又是一阵口舌不歇的长句中间,迎来“啾”地一响。

 

黄少天卡住半句,脸上一热又一凉像沾了水。

他眨巴眼睛看看胳膊里亲了自己一口的周泽楷,小孩嘴上亮亮,什么表情也没有,像不知道自己干过什么似的,但直接的目光又告诉对方“我承认是我干的”。

 

来自默不出声的家伙的攻击,着实让黄少天愣了一会,随后他马上向队友叫到:“见着了吗郑轩,你看我儿子多护着我!”

郑轩淡淡地问他:“黄少你到底教的是什么启蒙教育,你能再坦然无惧地重复一遍吗。”

“那你能积极向上态度端正一点吗我教的当然是五讲四美!”

“那到底是谁N个小时之前拒不承认这是自己儿子的。”

“此一时彼一时不要太计较过去,你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赶紧走走走走走。”

黄少天开心地想小孩居然才两天就知道谁对他好了,肯定是个懂事儿又孝顺的。

 

“你说你不会笑是吧。”过了一会,黄少天又回了这个话题,“笑可以让别人觉得你很好相处不过也不是唯一的办法,你如果学会笑声的话也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嘛!”

周泽楷张张嘴巴。

“对对对这真是个好办法我怎么都忘了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聪明的大人拍拍头:“来跟我学,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嘻,呵呵呵呵呵呵呵,你看简单吧,来,你也说呀。”

“嗯……”不好打消黄少天的积极性,周泽楷张了半天嘴,才使劲用嗓子眼哼了下气流出来:

 

“呵。”

 

声线稚嫩清脆,虽然毫无恶意,但也让黄少天的笑容僵在脸上。

他伸着食指,表情严肃地点着周泽楷的鼻头:“我跟你说,你千万别在别人面前学了。太气人,小心别人揍你,我虽然能以一敌五十到时候也救不了你知道吗。”

 

战前的几十个小时,他没事背着周泽楷在蓝雨号上到处乱逛,跟队友和工作人员打招呼,教他怎么跟人拌嘴学说话不受欺负,小周被大人的手摸来摸去有点难为情,只是学着那极为难懂的笑音:“呵。呵呵。”

 

大家纷纷觉得这孩子以后能抗能打有出息。

 

五、

 

入睡前夜,舰桥发出集合铃声,黄少天带着刚洗完脸的小周跑下楼,疾风仓促,小孩张着口被灌了满腔空气,之后就忍不住地打起嗝来。

“嗝。”

说着就来了。

 

“把大家叫来,是想通知一下需要戒备的情况。”何时都穿着斯文整齐的喻文州敲敲他的黑色绅士手杖,一张大型地图从地而起,出现在厅内。

“根据魔法探知遥感来看,这次机械师普遍收缩了队伍,肖时钦的雷霆战队甚至直接撤出战线回到大本营,是什么让他放弃安龙高地?再看西面战场,这里一直是机械联盟处于优势的位置,把他们最近三天以来的位置移动和历史路线作对比。虽然不明显,但仍然看出阵型整体退后,那么这种防守是在打什么算计?”

“与其说是一次全方位的统筹布局,不如说机械阵营内部出现了重大变化。”黄少天猜测。

“嗝。”小周弯腰捂住嘴巴。

“嗯,现在我们派出的情报人员还没送来准确消息所以无法做出推论,有可能是一次政权的更迭,他们的大规模武器发射权需要重新认证;也有可能是某装备的更新,包括武器、引擎,或是更多的武装士兵加入;再一个,他们要出大招了。”

“亚历山大啊。”郑轩不舒服地抖抖脖子。

“嗝。”

“听起来有点糟糕,”宋晓说:“不过以不变应万变,谨慎一点没问题。上次他们的对城舰载炮都找到破解方法了。”

“是的,谨慎总是没错的。这次不要冲太近,就算落在微草后面也不要紧。尤其你瀚文,不要深入恋战。”

卢瀚文高举右手:“收到!”

“嗝。”

 

讨论着的队员们终于注意到了一直打嗝的周泽楷,他缩在黄少天后面瘪着嘴,用力地抓着袖子也没能阻止声音的泄露。横膈膜受刺激痉挛,书上有二百六十多种解决方法,他深呼吸调整安抚神经,但是没用。

卢瀚文跟他说:“阿楷你知道吗,如果你打嗝五分钟内还不能停的话肺就会被呛烂掉。”

周泽楷瞪大眼睛憋了半天,一开口就是:“嗝。”

“哎……”少年摸摸头:“吓唬的方法不行啊。”

黄少天抢着数落他:“当然不行吧不要乱教小孩子,不是要说喝九次水或者舌下含着白糖什么的比较管用吗。”

“答案有很多,但针对某个人的时候却不一定有效。”喻文州走到脸色通红的周泽楷面前。这位蓝雨号的舰长,魔法联盟的大法师看起来像个文士,名字狂傲的武器“灭神的诅咒”平时状态是内敛锋芒的绅士手杖,多年戎装生涯在他身上看不出血腥粗暴的痕迹。他歪着头对小孩笑笑伸出手:“面对用常理不好解决的事情,魔法就出现了。”

 

不是原子电子粒子,不是生命却可以自行运动,不是风。

喻文州手心里的光一瞬间掠过了孩童的身体,让他胸口的骤缩感瞬间消失。

魔法。这种周泽楷并不能分析出物质来的东西,有了确切命名。

 

“好了。”喻文州对其他人宣布:“还有不到12小时,大家去好好睡一觉吧。”

 

喜当爹的黄少天扛着他的儿子回了小屋,小小的身体跨坐在青年的脖子上,视线超过身高很远。他不用走路也能起起伏伏地前进,像在梦游,不用抬头就能看见舱外众云播撒的破碎田野和圆形的报时钟塔,读不懂的月亮是否就是魔法。他沿走廊穿越过不同的窗口,月光都恬美地看着他,照耀,照耀。然后一晃……黄少天把他从空中举下来了,好好地放在床上。

“阿楷啊,我们明天要出去打架所以难免会有危险。喏,床上两边这个是安全带是为了防止震动保护你的,躺着的时候就扣紧,像这样,明白了吗?床底下这个呢就是滑翔翼了平时不要按……按了也没反应。如果这艘飞艇进入紧急制动状态按钮会变红那个时候你就逃走,记得一定要绑好安全带啊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无论你飘走多远我都会把你找回来,说好了啊。”

 

他挨个讲解着物品的使用操作生怕有一句话差错。黄少天很早就离家,他模糊记得爸爸把他放在肩膀上转圈,带他去斗士练兵场的模样,他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学得像不像,能不能让周泽楷健康成长。

 

但是小周泽楷有点缺乏耐心,他用没长开的手用力扯了对方两下裤子。

黄少天这才看他一张小脸变得非常着急,连忙问:“咦你怎么了脸色不好,害怕吗紧张吗没关系啦我可是很强的不用为我担心,真的我经常以一敌五十没问题刚才那种情况只是以防万一,多半不会出现。”

 

周泽楷梦见有一棵树,从机械联盟的中心生长出来吞噬着地球。他的骨头又开始疼,那种好不容易被自己压抑住的生长欲再次苏醒。

“我,昨天,噩梦……”

“噩梦?”

黄少天眨眨眼睛,是哦,与其战争啦危险啦,在小孩子心里都没什么概念,还不如一个噩梦来得可怕一只小鸭子来得高兴。他笑嘻嘻地搂了周泽楷:“梦都是假的啦永远不会发生的东西不如我陪着你睡一晚上吧,你听说过梦兽的故事吗就是独角兽……”

 

他抱着瘦小的身躯躺在床上,微光的足印在他们胸前踩踏,一会儿成为被遗忘的灰烬,一会儿是逃着猎犬的狐狸,在旗舰铁帆的丛林中逃命般闪过。

明天醒来是怎样的光景呢。

黄少天讲着讲着故事自己快睡着,周泽楷也在骨头的击鼓中闭上眼睛,意识把他带入了遥远的地方,他看见那里飘着小雪,很可能位于另外一个半球的国家……是自由都市。

 

远离广袤大陆的大型岛屿,由不想介入战争的魔法师和机械师、普通人共建,经济远远赶不上战区,水土条件都很差,但仍然是一片值得探索的地方。

把它当做“家”来建造吧,填平沟壑,削磨山脊,群山之间凿出洞穴,那里的人这样想着,要改变地貌和自己的生活。

 

雪中有一队七人穿着厚外套走动,已经淋了一肩膀的碎白,他们脚下新雪咯吱作响,前进到一片林中地时停下了。

“工会给的开荒任务,就是从这里出发。”其中一个少年说:“各都友按照之前分配的区域搜集土壤,看是否适合耕作或者居住。见到野兽要发信号弹集合共同对抗,不要逞能,下午四点之前记录当天工作进度,然后在这里碰面,闻理什么事?”

“啊,邱非。”举着手的少年问他:“小杨和卷卷那边要跨河,我今天先加他们那组怎么样。”

邱非马上同意:“好,你们小心,河里的鱼冬天饿极了会袭击人,今天先这么安排吧,解散!”

队友们笑着对他说着“你也要多小心不要逞强啊”就陆陆续续地散开,邱非目送队友的身影完全消失后看了下地图,一边前进一边随手做着标记就开始了工作。

少年在人前有种装出来的严肃,一离开伙伴们,未完全褪去的稚气就显露出来了。他把背上长矛提在手里,拨开地上可疑的覆盖物缓慢前进,又忍不住想去拨弄树枝上的松塔。

 

嘀嘀——

普通人听不见的声音响起来,被落叶和雪埋藏的隐形机器,正在窥伺着一切:

“目标-qiufei-进入吸纳范围,联系义肢。”

“义肢接入,载入程序预备中。”

 

少年前进。他开始听到一些高频音,像经常出现的过度劳累幻听。他坚强地揉揉耳朵不去管它,自己作为队长,得比其他人走得更远一些。

 

“义肢载入成功,开始捕获实体-qiufei-”

 

邱非见识过很多野兽,它们不一定体型庞大,长相可爱的说不定才是害群之马。他年纪小却有很多经验,因为师出当年斗神之称的……

“啊啊……”

 

强烈的不适感突来,邱非的太阳穴一阵刺痛,视觉和听觉都在弱化,他倚在树干上艰难地观察四周,判定没有敌人才确认是自己身体出了毛病。

“休息片刻就会好吧……”他这样想着,却好像有一双无形之手在拼命砸他的头,疼痛越来越严重几乎支撑不住身体。信号弹呢……他在腰间的包裹中胡乱摸索着,临拔出的时候却双腿一软,直挺挺地栽倒在地上。

 

雪下,超越时代不应存在的机器闪着红光,屏幕上频频跳出一行字:

“实体-3捕获成功,坐标已发送,义肢请求替换。”

“实体-3捕获成功,坐标已发送,义肢请求替换。”

……

 

周泽楷惊醒了。

他满身是汗长长喘着气。天色已经大亮,黄少天早就离开,还为他绑好了安全带戴上耳塞。战争不知开始多久,隔着阻塞物也是雷鸣大动的喧嚣。

他再次感到不安。不知为什么,他感觉是自己是那个在梦里抓住邱非的袭击者,就像昨天的梦,他感觉自己就是要吃掉整个世界的那颗树,吃掉大房子和大飞艇,吃掉城镇和云朵,还有他的小鹿,小刺猬,小鸭子,小兔。


----------------------------------------------

CAY我的试阅就是这些部分了。收录基本上是:

不周山【叶蓝,双鬼酱油】

未来机【周黄,肖王酱油,叶蓝酱油】

大战略【周黄+叶蓝】这个很短


……冲刺吧我自己

评论(12)
热度(59)
  1. Roombox狂风骤歇 转载了此文字
    太赞了绝对要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