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补充

被人问起才发现《敌台》那篇还没有交代周黄的结尾。

之前写了一段不知放哪儿了,总之就是——

----------------------


黄少天盯着望远镜和监视画面,保持一个姿势很久了。

监视地在狭窄的厕所,天花板墙壁发了黑霉,想必楼上的水管管道老化开始漏水,租赁了楼下的短期房客,也没心思管理这些,黄少天一开水龙头,里面还流出红色的铁锈来。

大城市就是这样动荡,尤其这样老式的低租金区,人们纷纷地来了走了,毫不怜惜环境,因为那些不属于自己。按理说岁月活该不怜惜人,因为没有人能在日子里长久地留下。

黄少天踩扁了脚下几个袋子,确定已经把零食全部吃完,于是给同事打过去电话:喂喂喂宋晓快来送点吃的打发时间啊,啊?为什么叫你?因为你姓宋啊,送外卖这种事当然要安排给你了!

宋晓那边说:给你买10盒益达磨牙吧!

“不行,我要脆的酥酥的能让牙齿感受到威胁的,就膨化食品什么的咬起来整个脸都能震动的。”

宋晓说行,我去给你买五斤锅巴,等着啊。

黄少天合上手机,两只胳膊抱在脑后,监视画面里嫌疑人在睡觉,哎,大白天睡的什么觉你以为白天睡觉晚上偷袭就能像他那样成为都市传奇吗!

他翻烂了档案里有关枪王的客观事实蛛丝马迹,也找过不靠谱的摇头丸小子掐头去尾又火上浇油的二次杜撰演绎故事,想来想去,脑海里最后剩下那天他在汽车上离开时的眼睛,汽车启动的那一刹那,周泽楷的眼睛急切起来,随着车轮的前进而后退,想及时捕捉着黄少天的表情,他伸出手来,黄少天伸出手去,短促地握了一下。

然后分开。


黄少天看了一下时间,宋晓快过来了。

牙齿磨得更厉害,像愤愤不平,像有气没出使,像要生长,他想着咬他的锅巴,他的薯片,他的薯条,他的鼻子。

哎是周泽楷的鼻子。


黄少天揉揉眼睛又恢复了原来的姿势,盯着监视画面一动不动。

宋晓大概进门了,手里拎着塑料袋,沉甸甸地,东西打在了腿上和门上。一溜走了过来。

黄少天看见嫌疑人似乎在床上动了一下,翻了个身。

宋晓走到他背后。

嫌疑人踢翻了被子,黄少天哈哈大笑说这人这么还蹬床啊!

背后的人一把抱住了他。


黄少天的笑顿时就卡在了嗓子眼,他心想,这人他妈的可不是宋晓。

谁还能有这么直挺的鼻子尖。


FIN




评论(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