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周黄】大战略(1-2)《Coming after you》试阅

一、

 

新疆的秘密军事基地,炮声不断。

这次军演是从各师里挑出来的精兵良将,彼此又组合成的新队伍,按照战斗部队的标准布置配合,人数只有四千,但作战双方已经卯足干劲。

L高地后面是一片小树林,一天半前,以王杰希、喻文州为首的蓝军大部队,判定叶修所在的红军战地指挥营就在那一带区域,屡次发动猛烈攻击,12小时内保守统计共使用大型炮弹两千余枚。

其实军事目标A才是蓝军的重点打击对象,一旦火力压制量超过某个计算公式,导演组就会判断蓝方胜红方败。

但事情转折发生在演习前,叶修趁着总司令不在,散步似的走到蓝军面前挑衅:“呵呵,如果你们哪个能找到我,演习结束后我就跪下给全体蓝军将士磕头,我们营地武器库的东西随便儿搬……当然了主要是轮回他们的,反之,你们几个。”他下巴点了点喻文州王杰希一溜指挥官,“你们这些虾兵蟹将哦,啧啧,用什么惩罚呢。”

黄少天已经上了运输车,听见这句话硬是特意跑下来喊了一句:

“叶修,看我一枪要你的命!”

叶修回他:“哦,咱俩对战的胜率是多少跟多少啊?”

肖时钦站在红方队伍里远远看着,对身边的江波涛感叹:“我觉得咱们已经有T能拉稳仇恨了。”

江波涛笑着摇摇头:“红方这次任务处于被动,他这招可真厉害。”

 

树林哗啦啦,太阳当空照,演习过去几天,叶修安稳地坐在椅子上吃着泡面听人做报告。

“……蓝方烟雨主力排左路偷袭失败,被红方吕泊远和莫凡组织的两班幽灵游击队狙击掉。但蓝方由刘小别和李华率领的尖刀小队已经极接近目标A,携带除突击步枪和班用机枪外的火箭筒和步兵战车各两具,会跟肖时钦队长形成遭遇战。”

叶修咬了一大口午餐肉,嚼得吧唧响,还不满意地对面前的人说,“你大点儿声,没吃饱饭吗。”

蓝河瞬间把手里的本子扔到叶修身上:“我就是没吃饱饭啊!”

“闹什么脾气,你现在作为一个俘虏,俘虏没有资格发脾气。你作为一个下级,也不能反对首长的指挥。”

“谁是‘你’的下级了,我有自己的部队好吗。”

“哦,喻文州干嘛去了呀?”

 

蓝河哑口无言,喻文州昨天探查地形的时候成为红方联合打击的目标,在两方用经验和策略进行长久的博弈之后,一路过关斩将的蓝雨Center fire小队防守被破解,极尽掩护的队长仍被一道犀利的激光射中,身上顿时冒出烟雾来,军演导演组的张新杰在耳机里说话:“喻文州队长,就义,退出演习。”

“是那个臭小子!”黄少天恨恨地说:“那个狙击率99.93%的混蛋,队长看我给你报仇!”

“别上当,我们是诈攻叶修反之诱导他疏散A点布置的防御能力。”喻文州拔了无线电,躺在地上交代着:“坐标已经计算清楚,下面听王杰希安排。”

王杰希马上发来信息:“解除CF编制,黄少天副队长编入Rim fire队。”

黄少天咬了咬牙,去找其余同伴了。

 

不光黄少天想给队长报仇,还有趴在草丛里跟战友一起侦查路线的队员蓝河,他选的位置不错,能看见树后有红方的机动人员在撤离,于是迅速地抬起武器想来个追击,但一支枪管更快地抵住他后脑勺。

蓝河的动作顿住了。

“起来,”来自后方的声音低沉地说:“把枪扔在地上,手举起来,慢慢退出草丛。”

 

蓝河依照对方吩咐,缓慢动作里快速地瞟了一眼前方同伴的位置,判定自己尚在友军的支援反应范围内,就算自己的这次演习测试到此为止也能让整个蓝雨的气势赚回来。结果这心里刚起意呼救,那人就直接捂住了他嘴巴把他硬生生拖了出来:“这边都是我们的人,你现在就想全军覆灭?那游戏就不好玩了。”

蓝河只好后退、后退,看见周围果然潜伏着幢幢身影悄悄撤离,他被人一直用枪指着走在最前面。其他人谨慎地没超越过他的速度,这情形让蓝河更难猜测,他只有在路上细心分辨着莽莽长草悉悉索索里的脚步声,从杂乱无章的众多步伐变成了只有一个人。

终于时机已到。蓝河想,他咬咬嘴巴,猛然转身打算奇袭——然后被迅速按倒制服。他的脸硌着尖锐的砂砾,石子儿扎进肉里。

“还是很有胆量嘛。”回头时那人戴着帽子没看清样子,倒是笑吟吟的声音分外耳熟,评论着他的做法:“虽然进步了,但得再练两年。起来,继续走。”

蓝河悻悻地从地上爬起,也在思考着这人是谁。

能看出一个人的明显变化,排除掉朝夕相处的同伴,那就是刚入伍时的教官?特训时的临时战友?武术比赛时的对手?他开口想问:“那个,你是……”

“不准说话。”

后面那人用枪托敲了他一下,蓝河只得撇着嘴沉默。

 

步行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就进了山,从南坡绕至北坡。临时指挥室是用木材和石头靠着山地上的深洞建的,难怪一直找不到他们红方的老巢。蓝河已经在开始琢磨着怎么送出信号,但是刚一进入临时基地还没数清有多少人,眼前立刻跳出一个满脸绿油泥的家伙,他立刻兴冲冲地从旁边扯出一截绳子大喊:“人质吗!腐乳吗!捆起来捆起来!”

蓝河一步蹿出去老远,被身后人一把拽回来。

“咳,包子收起来,敌人已经被我方制服。”那人摆摆手,“物尽其用啊,没了大王的绿林好汉可以采取招安的政策嘛。”

包子一本正经地立正,敬了个军礼:“是,我知道了,老大!”

“谁没大王了!”蓝河气得回了句嘴突然转身,他看见一直押着自己走路的人正叼着根没点燃的烟,帽檐下歪着嘴角好笑地发问他:“哦,那黄少天干嘛去了?”

黄少天的作战风格是上来就往沟里钻,队长嘱咐他听从王杰希的命令,但蓝河深信,此时此刻,就连新疆的大好山川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那人看他说不出话来依然笑,带着几分想不起来的眼熟:“没词儿了?那干活吧。先把这里收拾一下。”

蓝河硬着脖子:“我要是不干呢。”

“不干?”

面前的人冲他走来,手放在帽檐上一把摘掉帽子,露出那个让很多人咬牙切齿的脸来:“那演习结束之后每天加练二十公里跑步。”

蓝河马上叫起来:“叶修!?”

“喊首长!立正!”

蓝河完全养成了良好的条件反射,随着立正稍息打扫卫生的口令执行了才突然发现:我怎么就屈服了……

 

蓝河委屈地当了红军指挥队长的跑腿兵,念各哨口发来的电报,每顿吃叶修掰出来剩下的碎馒头,过得特别的解放前夕、贫下中农、社会底层。

临睡觉,叶修留了半边儿毯子给他:“来,地上凉,进来暖和。”

蓝河白他一眼,脱下作战服外套铺在地上躺下了。叶修在背后轻笑两声,也安静下来。

 

晚上寒气入侵露珠凝结,水滴挂在蓝河的睫毛和短发发梢上。银河清晰地把亿万光年的星光拢聚在小水珠里……他突然被这些恒星行星的亮惊醒了。发觉身上异常暖和,蓝河动手一摸,指尖的触感告诉他是两件羊皮外套。

 

叶修在旁边抱着长枪沉睡,呼吸深长不辨声音。从西部吹来不安的凉风,刮擦着坷坷坎坎的地表猛烈疾驰,吹向几千名军演战士的身边,吹向边疆,吹向铁血的心脏。

 

二、

 

叶修在给包荣兴和莫凡一伙人布置任务,罗辑在调试无线电的新频道,蓝河区区一个俘虏插不上话又出不了门,蹲在一边剥山里捡来的野核桃。

“蓝军肯定已经猜到我们目前的位置,不说喻文州已经布置下的棋子和王杰希那个人精,方锐到现在也没摸索到黄少天的踪迹,再下去烟雨也该咬过来了,必须开始移动。”叶修拿着地图划了条路线:“沿着这条山谷转过去,在山谷口与我方做诱敌的雷霆B队汇合,红方可对蓝方形成两路夹击,山口这里势必有一场战术手段和火力的对抗。”

罗辑拿着一张纸过来:“联系上轮回的owl小队了,他们会在打击蓝军E目标完毕后分散在山顶两侧进行埋伏,应该赶得上我们的联合突破,这是他们拿到的对方数据。”

“嗯不错,”叶修看看时间,“现在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我们走了腐乳怎么办?”包子指着地上的蓝河,非常关心他:“一枪给他个痛快!”

蓝河马上举双手同意:“别留我了,真的。”

“呵呵,真大方,白送我们分?”叶修放下手里的推演,朝他走过去:“而且我对待敌人很冷酷无情的,你想死,我偏要让你求死不得,求生……”他一把抢过来蓝河刚剥干净吹掉皮儿的核桃仁放嘴里,再嚼一口:“不能……哎,挺脆生的,你多剥几个。”

新疆的核桃是好吃,但也不能这么使唤人么。蓝河也不想管他首长师长了,用尽平生所能达到最大的鄙夷态度看了他一眼,但叶修一个从小被人用眼刀剐着长大的人,此刻觉得这小青年在对自己眉目传情一样。

“别来这个啊,革命队伍作风严谨都不吃这一套。”

蓝河还以为他是说核桃,挑衅地举着果仁说:“那你是吃还是不吃,有个准儿吗。”

叶修笑了笑俯下身去,就着蓝河的手,舌头一舔把核桃仁卷进自己嘴里。

 

看到这一幕的罗辑瞬间流了一脖子汗,衬衣都湿塌。他刚从某科技大学研究院调过来没几个月,心想这儿怎么还兴喂东西吃的呢,自己是在高中课间看到的青少年早恋吗。都说军营是基佬的摇篮,这个发展是要坏事呀。正胡思乱想着,旁边的包子一拍他:“小弟!好好干活,发什么呆呢!”

罗辑手里的收发器都砸脚上了。

 

太阳在天空正中央,草木被晒热,虫子从地皮里飞跳出来在皮肤上吸吮鲜血。他们一行人潜伏在山谷中前进,远方时不时传来空包弹的炮声和密集的枪响。

“这片地方树还挺多的,要是时间充裕能扎个板凳叫你扛着我走。多舒服啊,老佛爷下江南也就这待遇了。”

蓝河被叶修拿了根树枝戳着走,脊梁骨被捅来捅去,他非常不爽地朝后说:“你哪有首长的样子!”

“我当然是首长,而且我还能封少尉你当个专职警卫员呢。那你服务我就是天经地义了你说是吧。”

我说什么是吧,蓝河觉得自己为什么要搭话,跟有说相声天赋的人斗嘴能有什么好结果。

“其实我以前就见过你。”叶修见蓝河不回他,继续说。“还是两次。”

两次?蓝河完全没印象,他见叶修的次数倒是多了去了,大大小小的部队活动和军队建设材料里都有他出现,明明一身挺拔军装配上靴子足够拉风,但被他一穿就十分像特务,感觉是从什么地方混进来的敌对势力,麻痹我军便于在部队食堂里下药的那种。

而他被逮住那天看见居然是这个人,就想自己栽定了。

 

正当思索的功夫,突然从一侧传来踩在枯枝上的脚步,声音虽然微小,但叶修毫无犹豫地身形一顿,马上把蓝河抓过来趴在斜坡上——这也是他留着蓝方人员当挡箭牌的原因,对方总不能杀自己的队友送自己分吧。

果不其然,只是眨眼之间,伴随着噪人的“叶修你受死吧受死吧受死吧受死吧受死吧”的叫声和虚拟枪响,几个激光束就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包子和罗辑一个站位比较远,一个反应比较慢,身上已经冒出白烟,唯有倒下退出演习。包子在最后弥留时刻还特别戏剧化地伸出手望向天空:“啊,祖国!难道我只能走到这一步了吗!啊,母亲!”

黄少天赶紧朝他补了一枪:“你点解仲未死啊!”

其实这次袭击还是稍显仓促了些,黄少天没等到Rim fire的全队集合,便与宋晓领导一班小队侦查起叶修他们的行踪。再往前山谷逐渐开阔不适合下手,等下个合适地带前又怕流动作战的红方把他们合伙干掉。这是一个赌注,黄少天算计着,但这个赌注里如果有能拉上叶修陪葬和军演结束后让他给自己磕头,就太值得一试了。何况上头配给轮回的那几把步枪比03还好用,周泽楷不就用了以色列制的……想太多了!

莫凡反应及时,上来就是一长段的扫射爆发,黄少天和宋晓在稀少的树干后追躲。叶修拉着蓝河且战且退,不顾蓝河气地肠子都拧成广州体育馆雕塑。

“呵呵。”激战里叶修在他耳朵旁边说,“我绳子都准备好了,你就安心当防爆盾吧。”

蓝河低头一看,妈呀,叶修真要给他手上捆个绳子拉着跑当警卫员啊,太猥琐了,太不要脸了,再不反抗可就白入伍当兵了,还不如去网吧当游戏陪练呢。

正巧这时黄少天也冲过来要来当自杀式人体炸弹,大声喊着叶修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你还有没有战士的尊严了!”叶修叫道。

一开始还真说不清谁更有利,虽然黄少天这边是东拼西凑的临时队伍,但只要能到这个战场上来的就不是等闲之辈。局面一时多变四面起风,在后方,方锐和魏琛安文逸在长时间的流动偷袭后也前来支援,黄少天一看这也别跑过去自杀袭击了,估计上去就是他杀的份,还能让别人拿个一二三血。而蓝河觉得如果要跑,这也是唯一的机会。趁叶修回头一声招呼,蓝河猛地向后肘撞脱离束缚,压低身体连续几个翻滚,跟着黄少天他们像脱兔般钻进了树林里,顷刻之间拉开距离。

望着蓝河逐渐消失的迷彩服,方锐压了压帽子问叶修,“动作够矫捷的啊,不追上去没问题吗。”

“没事儿,该让他听的都听了,就等王大眼自己上钩了。”

“人给你欺负惨了吧。”

“我没啊。”叶修一脸无辜,揉着被蓝河撞了一下的心口:“就让他给我剥了两个核桃而已,包子能作证啊。”

不远处包子尽职尽责地COS死状惨烈的尸体,听见叶修叫他还回了句:“死人是不能作证的!”

方锐安抚了一下包子继续问他:“那就是你说过的那孩子么,看他跑这么快我以为你一吐露事实真相就结仇了呢。”

叶修也叹气:“我还没来得及吐呢,现在年轻人都缺少历练吧,太不吃苦耐劳了。”

罗辑躺在地上,要不是他死了不能说话他早说了。

 

两小时后,去往山口的必经之地高草矮树里,趴着一群融入草木中的人。

“我次奥,”黄少天说,“那个狙击成功率99.93%的臭小子就在这片儿埋伏着呢刚才李远从这儿过的时候被他一枪崩了,咱们只能把消息发给王杰希让他先去布置别落了套。”

蓝河问:“什么时候能过去?”

黄少天:“等天再黑黑吧,反正天黑得早。对了看你面熟你是哪儿人啊入伍有几年了吧看你还挺有勇有谋的嘛贡献了一条非常珍贵的情报,对了你还从叶修那里听见什么了他这几天都在干嘛……”

蓝河想找点什么东西塞自己耳朵里,但地上只有石头和背着红壳的小甲虫,铃铛刺和百脉根,他挣扎了一会,打算跟黄少天聊聊天得了,于是明知故问了一下:“你说狙击成功率99.93%的就是那个周泽楷吗?”

结果这话刚一说出口,黄少天闭上嘴沉默了,特别出神地看着前面。

蓝河也沉默了,心里滔天骇浪: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

 

天还没黑透,王杰希发来信息说已经准备妥当,可以向山口高地方向移动。黄少天他们身上覆了一层草蔓,摩擦着降温的风与沙,空与星匍匐前进。

“兄弟,”黄少天跟蓝河打商量:“周、呃,那臭小子有可能已经去山顶帮助截击,有可能还在,也有可能换了人守着。你看见那颗树了吗往前三米远的地方,那个位置的视野覆盖率最大,我推测他很有可能是在那里守株待兔啊呸呸呸我才不是兔。”

蓝河知道这是上级派发任务来了,特别诚恳地问:“我需要怎么做?”

“你尽量靠近那个位置对方要是动手你也动手我们会过去支援,如果他一枪结果了你……对不起我不是看不起你啊我就是这么说个假设,你看清对方是谁就大喊一声他名字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能前进进行打击,你就喊一句‘我嫁给你’。如果你发现这是个陷阱,你就喊一句‘你嫁给我’。”

蓝河隐隐觉得好像哪里不对,想了半天才问他:“报告长官,能换个口令吗,太傻了,我可能喊不出来。”

“你得这么想啊!死了就不能出声了否则就是违反规定要被处罚的,导演组里可是有张新杰啊你多说一句话就有一份警告了好吗。但是有老兵传授过一个方法可以得到导演组和上级的原谅,那就是……”黄少天深吸一口气,两眼望着星空摆出纯情少女的表情:“爱!啊!……懂了吗。”他一秒又把表情变回来,拍拍蓝河的肩膀,“上吧!战友!”

蓝河又思索了一下:“报告长官,张新杰就能懂这种爱吗?”

黄少天说:“张新杰不能,但是有张佳乐在呢!他丰富的内涵一定能体会到你的真心的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上吧!加油!”

蓝河小声说长官我哪有什么真心啊,不是你让我喊的吗。但战场就是要绝对服从命令,三年的入伍经历让他知道军人没有儿戏,哪怕是一句可笑的口令,如果管用,那么就有贯彻的价值和必要。

蓝河只身向前,没想到惊扰了伏在草丛里的三只萤火虫;头顶上,几百年才等来一次的流星雨正在飞速降落,那些陨石会在漫长的星际旅行后停留在哪里呢。而他低着头,任凭叶子边缘的细小锯齿划破了脸,手脚并用地向那个任务目的地前进。

来吧,洪水猛兽,来吧,泰山压顶!

那位置的草丛真的在他眼前晃了一下,蓝河正在怀疑是不是太过紧张产生的幻觉,越来越剧烈的动静打消了他这个想法,蓝河举枪就射,一连串的声响,但黑影绕了一个大圈从右方出现,把他一拳击倒在地。蓝河肚腹生疼,后脑敲在石子上,连打滚的时间都没有,一双长腿钳住他的腰,手掐住他手腕。

 

“又见面了啊,真巧。”那个非常讨厌的声音说道。

就着星光,蓝河躺着看清了叶修的脸,他薄薄嘴巴歪勾着,完全就是得逞的模样。

蓝河顿时想起黄少天给他的任务,情急之下大叫:

 

“叶修——叶修你、你嫁给我!!!”

 

喊出这句话用了不少力气,蓝河觉得风声都停了,脑子因为使劲使得嗡嗡响,流星噼里啪啦在叶修身后炸开锅,星际之间的碎屑在大气层留下闪光的注视,蓝河眨巴着眼睛看见叶修的表情分明是愣了一下,又重新恢复了笑着的表情,连乌黑的眼睛也弯起来。

“呵呵。”他从腰里掏出一把手枪:“说话算话吗警卫员同志?那我就嫁给你了。”

拉下保险,黑色枪口指着蓝河的眉心:“敢反悔的话就崩了你,这枪是真货。”


评论(20)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