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虚空主全员】Monster

6月开的,坑了,所以肆无忌惮地放上来!【别学


Monster


“听说没有听说没有听说没有从西边的森林深处回来的探险家说那里有一座无比宏伟的宫殿,在最深处沉睡着不得了的怪物只是打一个呼噜就震得满天响啊!”

“从浆衣店的王大娘那里听来的吗前辈。”

铁匠接了一大堆订单忙不过来,小剑客只能自己捶打着变钝的武器,同队的剑客啰嗦个没完,铁器熔炉旁边可不是供人聊天的好地方,但这位年长的前辈似乎毫不在意这份儿炙烤而拼命说着话。

“是赏金猎人公会那里听说的啦任务难度根本没办法挂上通缉,大家都被那次对付千面人的联手行动的失败吓怕了,一时半会不想见任何除了人类以外的物种,有人说森林里是长了三个角的挪威龙也有人说是地狱火蜥蜴还有人说是黑夜女领主!啊,总之,不管怎么说……”剑客透过人来人往的街道看向了遥远深墨色的森林:“这三个BOSS都有很多钱啊!”

确实如此,喜欢黄金和白银的龙,喜欢一切宝石的火蜥蜴,以及钟爱所有世界珍贵之物的黑夜领主,它们摧毁城镇屠杀生命,在偏僻的山林掩埋之处聚敛着属于人类劳动的财富。

“是吗,前辈喜欢钱吗。”

“胡说,小卢!”年长的剑客收起了向往的表情,“我们是正义的使者,正义!正义你懂吗就是根本不把钱和地位以及美女看得那么重要,我们是不畏惧一切世俗和恶魔的无敌勇者快把会规抄一百遍去去去去去去去!”

在争吵的一大一小两个剑客旁边,另有一位剑士裹了长长的黑狼毛披风和挡住脸的皮帽擦身而过。他越过长长的集市物色着成色清冽的苹果酒跟小麦面包,各种方便储存的肉类和香料,像个家庭妇女一样提着一堆东西出了城,向着遥远的森林进发了。

是狩猎动物皮毛的猎人吗,最后一道守城的门卫抽着烟提醒他:喂,第二场暴风雪就要来了,狗熊也要睡觉!

疑似猎人的人嘻嘻哈哈地把一袋烟叶塞给了门卫,“只是去找几只狐狸!”

但剑士既没有去找狐狸也没有去找狗熊,他踩着积雪和肥沃的森林土壤前进,猫头鹰扑扇翅膀在树枝密集的空中为他引路,走了约有半公里,一匹矫健的黑马从地下嘶鸣着出现,载上剑士轻快地跑了。


一、


森林深处的废弃宫殿里还真有那么几只怪物。

李迅饿乎乎地从睡梦里爬起来,张口咬住了身边不太高的棺材板,牙齿和木头屑摩擦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

只是瞬间的功夫,一只铜灯台好像被什么力量操纵着,从遥远的桌子上呼啸着飞过来砸在李迅的头上,一声哀呼之后又把他送回了床里躺着。

“你吵死了。”有个不爽的声音冷冰冰说道。

“可是我、我饿啊……”李迅哭着揉了揉起了包的脑袋又可怜兮兮地爬起来,看向对面还不想起床的人:“队长怎么还没购物回来啊,大雪封山十余天,家里没米没盐,财主家也没有余粮啦,喜儿你在哪儿……呜呜呜副队长我要饿死了救救我。”说完他又啃起了棺材板。咯咯咯咯咯咯。

被同族吵得不耐烦的人也睡不着了,单手支撑着身体坐立起来,眯着眼睛看他:“李迅你整天啃木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老鼠吗,老鼠就该去吃老鼠药,我放厨房碗柜底下了,自己找去。”

如果说单看满眼是泪的李迅看不出来什么怪物的特征的话,那么这位“副队长”的特征就很容易跟普通人类区别出来了,红色的眼睛和竖立起来的瞳仁,以及微一张口就能看到的獠牙。

吸血鬼,他们是被这么称呼着。

永远无法与阳光共存,再也不能见彩虹和蓝色的晴空,金黄色的沙漠和热闹的白鸽,唯有茂密幽暗的森林提供了绝好的隐蔽处。与故事中的洪水猛兽和邪恶巫女为伍,执掌夜晚寂寞的派对,在月色隐晦时的蝙蝠群中乍现。

“哎,”李迅快死的那天听着队长一条条说给他听,“也就是这么回事呗?干我们这行的风险太大白天也不怎么出门,怕人认出来,该看的我也都看腻了。咳咳咳咳这病好难受,你就把我变了吧别有负罪感。”

“我没负罪感啊,我就是在用我们祖传的朴实的方法救人啊。”队长老老实实地说。

“……原来是祖传老祖宗,专治老偏方。”

李迅就为了图个省钱治病的便宜弃明投暗成为了吸血鬼。

他以前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刺客,靠着微薄的佣金生存,因为有一次觉得食物浪费太可耻而吃掉了被老鼠咬过的饴糖,第二天就高烧得快死了,是夜巡捕猎的队长碰见了这个可怜家伙。李迅觉得自己挺幸运,就好像眼看钱包里只有二十块了结果碰上超市寿司打折多活了两天。他在这座森林里的城堡里蹭吃蹭住,有时也因为副队长嫌弃的眼神而带着罪恶感狩猎人类,久而久之这样的生活和以前是人类做刺客的时候也没什么不同,一击必杀,没有痛苦。以前是为了二十块,现在是为了一口粮。

但是,别以为吸血鬼靠喝别人血就能活命,普通人类尚且不能满足于韩式猪血肠和鸭血粉丝汤,汉尼拔尚且不能满足于红烧小肺脏和清蒸小肩膀,自命不凡的吸血鬼就更不会了。大家都要过有品质的生活,一切怪物皆如此。

远远有马匹在咆哮的声音,强壮有力的蹄子丝毫没被积雪阻碍速度,发出与冰晶接触的好听的旋律。听觉格外敏锐的李迅欢呼一声,放下了都是牙印儿的木板,奔跑离开了地下陵寝,跑上三层石头楼梯,越过长长的迷宫回廊进入宫殿正厅,然后一推大门迎接风尘仆仆的队长。

“队长你可等死我了——我靠好亮啊我要瞎了!!”

有雪和水面的地方对太阳光的反射可是比平时更厉害哦,务必注意防晒措施,不然就等死吧❤——《你必须知道的吸血鬼生存法则100条》吴羽策著

队长李轩牵着马,还抱着一堆吃的用的,黑马特别不情愿地驮着个一秒被晒晕的李迅气喘吁吁地溜达进来。明明它刚才从四惠东跑到八角游乐园的距离也没吭声。

副队长吴羽策穿戴整齐了过来迎接他们,看见这两人一马的组合开口就是:“唐僧,你回来啦。”

李轩很投入角色,解开防紫外线的披风横起来围在身上:“佛祖善哉,在下从东土化缘而来,偶获一只畜类孝敬您,瞧,细皮嫩肉入口即化,生吃便可。”

李迅赶紧从马背上跳下来了,揉着被晒伤的眼睛说:“呜呜呜队长我饿死了给我吃的给我吃的。”

李轩从袋子里掏出个棒棒糖塞李迅嘴里,“乖,自己玩一会大人要说话。”

李迅委屈地想去找黑马玩,结果黑马一看他过来立刻速度地跑到正厅的大理石台上,抬起前腿一个挺立……恢复了石雕的本貌。

吴羽策看着摇摇头:“感觉跟养了个儿子似的。”

李轩赶紧讨好地说:“养儿防老啊孩子他妈,我这不是为了怕你一个人在家寂寞吗……哎哟别揪我耳朵,疼……疼疼!”

“有没有正经话,啊?”

“有、有有!我去看过小盖了他混的还不错,哎哟我耳朵总算……他说驱魔师那边一直处于静默状态,似乎是没发现我们,有问题会及时通报的。公会的传言更离谱了,还有说是龙的呢。除了几个闲的没事儿的人到处乱打听外没发现什么风波。”

“世界这么大,去做点什么不好,乱打听,像话吗。”吴羽策又跟李轩嘀咕一阵,看了下时间后决定:“行了,我们吃饭吧。我去把其余人叫醒。”

地下陵寝其余的几座棺木响动起来。

唉,吸血鬼的生活也没什么意思吧对不对,这就是森林深处虚空一家的日常了。


二、


盖才捷在驱魔师学院的导师是个壮汉,名唤田森。

好像田森就应该是一个壮汉的名字,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泰森的关系呢。总之在一个阴雪连连的下午,我们老实又认真的小盖同学面无表情地在教室里跟同学们听课。

田老师是一个很有理想很有抱负的老师,他认为教育应该显示出自由的闪光,所以他的学生有站着打游戏听的,有横躺在桌子上闭着眼听的,有吃着东西听的,小盖因为副队长叮嘱他要扮演一个病弱的学生“这样才不会被派出去任务!”为理由,一直是一手捂住心口听课。

田老师正激情地讲到驱魔师该如何对付黑暗生物和血系生物、混沌系和污浊系生物的小技巧。小盖觉得有些话很耳熟,仔细回想起来这不是李轩写的《夜晚防身术·我是你的眼哦带你穿越拥挤的怪潮》里的摘抄吗!

盖才捷就不乐意了,心想这些话我整天听啊来点新鲜的不行吗。再说了我们家的收入有一部分还是版权费呢,你都在课堂上说完了谁来买啊,这不是断我们家财路吗。

想到这里胸口也捂不下去了,盖才捷顿时一皱眉头斜着站起来,摇摇晃晃出了门,田森老师正捧读地很开心,见他病发赶紧放下李轩亲笔签名读物,指挥着说:快,高英杰同学,表现你助人为乐的时候到了!

高英杰赶紧起立,扶着虚弱的盖才捷出了门。其实高英杰压根不是驱魔师班的,只是魔道班下午没课过来旁听,但班里现在只有他在保持原始坐姿听课,其他同学都需要用闹铃来唤醒。

来到无人走廊,高英杰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说:“我看昨天你们队长来啦?”

“是啊,咱俩家里起了那么大动静,是谁也听见了,这不让我赶紧打听。”

高英杰说:“人造人实验一时半会也难成功……”

盖才捷也愁:“但是要跟千面人对抗,想到的也只有这种方法了啊。”

千面人和他的同伙在不久前战胜了赏金猎人公会的百人精英团,弄得满城风雨。但在更早以前,他们就开始压缩其他怪物的领地扩张势力了。西森林最大一片天然释法湖区统统归都他们的行走范围,湖里的回魔水不说,单是周围几十公里生长的药草和魔石,就是整个西森林自然保护区的大家赖以生存的魔力来源,千面人这样的强占土地收费制让大家都不好过,搞什么呢这是,英国圈地运动吗,也没有得到当地有关部门的批准支持啊……说来这片地儿到底归属哪个行政区啊。

受到千面人及其团伙伤害的中级黑巫师车前子,反映给了森林黑巫师首脑王杰希大大。

“大神,”车前子汇报说,“这段时间以千面人为首的一小搓不和谐分子总是出没捣乱,把兄弟们都打了,我们被完全赶逐了千波湖地带,材料采集越来越少,现在储存量已经很危险了。”

王杰希正在做药剂,锥形瓶蛇口瓶椭圆试管摆了一屋,蒸汽腾腾青烟缭绕的。他声音也很恍惚:“千面人?长一千只脸吗?大家没得密集恐惧症吗。”

车前子心想老大真替我们着想,老大真温柔。他一边眼冒爱心一边说:“恐怕这一千只脸不是同时出现的,我每次见他都长得不一样,用的法术也不一样。一开始骗了好多人。而且动静越闹腾越大,从之前游击战到现在压着我们追着打,实在撑不住了。”

王杰希说行啊,我去看看吧。

结果他也输了,还输得挺惨,连对方是谁都没试探出来。

“挺有意思,”王杰希扶了扶三角帽回味着评价,“不过不能让他发展下去了。”

生存是个没什么必要纠结的事情,再说了,大家都是怪物也都要养小弟,要什么道德标准啊,各种族的执法条例宽松跟校训一样,拿森林黑巫师来说就是:以小博大,生生不息。……比校训还健康是吗?总之意思就是没什么特别的规矩,我干杯,你随意。

所以王杰希就跟受到生命财产损失非常严重的虚空一家坐下来谈判,打算联合铲敌了。

李轩马上找到知音地说:“是啊这个千面人特别讨厌,我们家也被困扰得不行,一开始是矿产和魔力药水很难获得,后来连湖里的美人鱼都吃不上了。”

吴羽策说:“土地买卖本身就是诈骗,我们家都还实行奴隶制呢,他们充当什么资产阶级新贵族啊。”

李轩疑惑:“我们家哪儿来的奴隶制?”

吴羽策说:“哦,没有。对了李轩,我渴了。”

李轩说好、好你等着。一溜烟开启瞬移跑去泡茶了。

王杰希坐在沙发上无语地看着他们。

“我听说巫师来啦!”李迅在这个档口兴冲冲地跑过来,“哇大巫师,你们带蛋糕过来了吗!”

王杰希摸不着头脑还挺尴尬:“呃,对不起这次没准备,下次我再带着手信……”

李迅很失望:“你们不是黑森林巫师吗?黑森林啊!就是洒了很多巧克力屑的那种!”

吴羽策赶紧在王杰希叹气之前摸着李迅的头,心疼地说:

“王老师你看,吃不上鱼补智商,孩子都给饿傻了!”

回到现在的学校走廊上来,盖才捷还在跟高英杰谈话。

“听说这次是打算造出能适应千面人转换攻击而调整自己技能的人造人。”高英杰说,“但是刘前辈说,人造人的脑部在魔法效用后会造成减电导效果,智商和反应能力变得非常低。老师打算先把你们血族养的食魂兽和人类进行合成。”

“嗯,我听李队说过,食魂兽吃完人后,就会把魂魄储存在核里。”

此时下课钟声敲响,学生们从教室里鱼贯而出。

高英杰快手把一份纸包塞给盖才捷。“先说到这里吧,这是明天的份。辛苦你啦。”

“你辛苦才对。”

盖才捷放好能让自己变成人类的药片,突然说:

“其实,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千面人’的意思不就是,超级厚脸皮吗?”

隔着三条街,在火炉旁边搓着手的千面人,打了个喷嚏。

刚到宿舍,盖才捷就看见窗户大开,一只肥肥的圆球白鸟正在啄着自己的书本吃,纸都是叶子和草茎做的,特别的香脆可口。

“住口!你跟你主人一样饿死鬼投胎!”他上去抱住那只大胖鸟,鸟也不挣扎,伸出来的鸟腿上拴着一只脚环。盖才捷抽出里面的纸条来,写着:

“滴滴我想吃零食QAQ,麻麻不许我偷吃说会变胖,滴滴啾啾我的肚肚辣!”

李迅一直在模仿女孩子的口气,理由是省的飞鸽传书被其他人发现。但是他不知道,一般女孩子的口气还真没这么恶心。

盖才捷叹了口气,把自己的饼干喂了鸟,准备换衣服去市场的炒货店了。

入冬以来的第二场暴风雪还在继续,教皇城首席牧师张新杰搞了个防护罩,可以降低风雪破坏力。但气温还是很冷,小雪零零散散落下来,也积了厚厚一层了。

在稍显冷清的市场上,突然一声浑厚粗犷的声音响遍半座城:

“啊————非礼啦——!”

烤兔肉摊的雄壮寡妇,摸着自己长满汗毛的手腕对面前的人说:“你居然摸我的手!!我虽然死了老公,也不能受人轻薄!!!”

叶修目瞪口呆地说:“老魏你能不能行,那女的长得跟汪峰似的你怎么能去调戏啊!”

魏琛自己也出汗了:“我不就想看看她会不会唱摇滚吗!”

雄壮寡妇转身招呼了邻居街坊,老少爷们拿着菜刀追了过来。“那个轻薄我家妹子的淫棍在哪儿!”

吓得叶修和魏琛调头就跑。

“出了森林这就得懂规矩你知道吗!跟无业游民告别吧!”叶修大声数落他,突然见一把大镰刀从空中呼呼生风,转着圈朝二人飞过来,在雪天里划出一道犀利的蓝色弧光。

“我日!是不是真的,城里这么刺激!咱们村那么开放也没流行过村民自治啊!”魏琛蹲下一滑,从镰刀底下躺着闪了出去。而叶修拿起背后一把银伞,用力一挥,铿锵一响,镰刀的攻势被挡住,又转着圈按照原路线返回了。

“干得好啊老叶,快点变身成个娇弱少女把咱俩弄走!”

“哎哟我靠我忘了。”叶修对魏琛说:“变不了了,这是驱魔师封印符,我技能被封印了!!”

盖才捷抗着飞回手的镰刀,慢慢踱步过来。


三、


威武的寡妇刚喊捉贼,盖才捷下意识手抖出张武器召唤符来,从法阵里提起镰刀就甩了出去。

一个从人类角度来说的反派怪物形象干嘛这么乐善好施呢,难道是因为吸血鬼家族里也有五四青年进步奖和社区公益服务时间吗,不是的。还是因为我们的李迅大大。

李迅大大的加入,改变了虚空家的很多习惯,比如从以前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淳朴风俗,变成了出门就要把自己的抽屉锁起来的警戒状态。

“你这是怎么了。”李轩点着李迅的鼻子说,“人变成血族是有一部分能力得到强化的但如今看来你得到强化的只有消化系统啊?一个人吃五个人的份不算,还把葛兆蓝的饭团偷吃光了把唐礼升在沉睡期的储备喝了还偷偷摸摸动了我的小金库买肉肉?你要再敢这么做下次就不是跪针板这么简单了知道吗。”

李迅点头哈腰地道歉,马上唱了一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以表心志,李轩这个大家长也不太懂:“你以前是刺客啊,怎么跟盗贼似的?”

“报告队长我这是犯罪职业精通……”

吴羽策伸手打了李迅后脑勺一巴掌。

“哎哟副队长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再也不敢了……”

“小盖,下次他再偷吃偷喝偷花,直接一刀捞过来揍。”队长下命令。

盖才捷给了李迅一个‘哥啊你这是自找的啊以后别怪我’的眼神。

于是这场家庭讨论后来衍生的结果有二:

1、盖才捷的出刀手速真是越来越快了。2、吴羽策查封了李轩的小金库。

但此刻。

看到对方把自己一个大招轻松破解弹回来之后,盖才捷突然心里没底,血统力量因为药物的作用被抑制住,单说从这份传到手里的惊人力度来说,他甚至后悔刚才的行为,脚步不知不觉也放得犹豫。

最终犹豫帮到了他:两个驱魔师同学刚买完了学习用品,正从旁边的商店里朝他走过来。

“咦这不是盖同学吗,你没事儿吧,听说你在课上因为心口疼出去啦?”

盖才捷顿时把镰刀往地上一戳,当拐杖用了。整个人演得跟真的一样:“我喘,喘不过来了……!”

“你这个体质不太适合干这一行啊。”

盖才捷思如泉涌:“我是打算以后连载鬼神小说才进这个行业的,为了挖掘更多形象生动的人物,为了给驱魔事业加砖添瓦。弃戎从笔,像树人先生那样发人深省。”

同学特别崇拜地看着他:“我们都觉得你身上有一股文人的气质!”

哦说明一下,树人先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樟树精灵,他写过他的大自然朋友Rain和土的故事。

另一边,叶修趁机会踩着老魏的肩膀上了房。

“我靠这个房顶比路面还滑!”

叶修拄着伞三只脚走路还稳当一些,后面的魏琛简直像不倒瓮:“我真想拿出我的死亡之手来直接飞过去啊!”

“这里离教皇城近着呢,闻见死灵法师的味道他们就跟狗吃屎一样扑过来宰了你。”

“你他妈才屎呢,大屎!要不是你那破伞缺材料,咱们干嘛上这儿来被汪峰追啊!”

两人互相斗嘴,走路磕磕绊绊,谁也没注意雪层之下的屋顶少了半块砖,命中注定的这踩空的一脚,让两只怪物从房顶上结结实实摔进下面的屋内。

砖瓦下落,砸在横梁上摔在他们的背上,雪混着土,草根和鸟粪,铺头盖脸地掉落。还有属于破碎的叮咚交响曲,锐利的小暗器毫不怜悯地刺穿了他们的皮肉。

“我靠这个味儿……”叶修说:“酒吗,完了完了,这下彻底技能被封印了。”

“你这弱点也太不经风雨了……”

是的,酒。昂贵的龙胆酒,浓郁的蓝葡萄酒,甘醇的水果发酵汁液,沙漠花提炼的高纯度甘露,更有苏沐橙公主亲自夸赞过的自酿,这家城里最好的酒窖就这样迎接着从天而降的异乡人,毁灭在了它的主人面前。

叶修摸着自己的脑袋从玻璃碎片和浆液里爬起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燃烧着赤红色烈火的陈果,她喘着粗气瞪着他们,火星到处乱窜,跟没拧阀门的天然气灶头一样。

叶修看了一会,疑惑地说:“咦老魏,你快起来看火龙……”

“去!你!的!火————龙————!!”

陈果尖叫着狂奔向前,把大BOSS千面人从木头和碎渣里揪出来,挥舞起强壮有力的老拳,揍肿了他的脸。“让你爬房!让你爬房!一天不打!你就爬房!”

“女侠饶命!!!这个寂寞的雪夜里,我只是个无处可去的路人!!”

“雪夜你个鬼天还没黑呢!!!”陈果抓起个破瓶子来继续揍他们俩。

“赔钱!!!把我的钱还来!!!”

“冷静冷静!现在已经是法治社会了,不准动用私刑!”

魏琛大喝一声,为了躲避陈果砸来的酒瓶子向后一跳……那个立在墙角的,唯一在刚才灾难里保存完好的酒架——被他撞塌了。

堆放得整整齐齐的珍藏,一看就知道是定期擦拭的干净而可爱的红色瓶身,绿色酒嘴儿,散发着虽然粗糙却质朴的清香,在这会儿,一个不落地摔在了地上。

陈果停了动作,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看着彩色玻璃和金黄色液体在灯光下频频闪烁,2秒之后,在地球的万有引力下成为一滩垃圾。

两个吃人吃惯了的老妖怪,这会儿连大气儿都不敢出。

许久之后,陈果才断断续续地说:“这是……我爸去世前……给我留的,圣诞槲寄生酒……”说着说着,她两行泪流下来。

唯一的思念,成为了污水。

叶修和魏琛互相看了一眼。

邪恶的死灵法师试探着问陈果:“那个,老板,要不……我把你爸复活让他再给你造点儿?”

邪恶的死灵法师被击中头盖骨昏迷。


 四、


“刚进来的那个蓝头发的,”叶修一边拖地一边捅捅老魏的手臂,“上次百人精英团里有他。”

“哟,还挺嫩生。怎么没吃了。”

叶修叹气,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别提了,刚扒了他衣服想咬一口,结果他甩手给了我一巴掌。”

“……不是我说你,这手段真下流。是我我早左右开弓抽你二十多个大嘴巴了。”

“上次吃掉那个牧师,衣服口袋里有个紫晶十字架,消化了我一个星期。”

他俩一边聊天一变拖地,陈果悄悄从后面走过来,用手里的鸡毛掸子揍他们脑袋:“又玩!卖酒去。”

蓝河坐在吧台上,问叶修装满了啤酒。他没认出对方来。因为上次见面时叶修还是只狮鹫。



【写到这儿……后面就是一些断断续续记录的梗了。没时间写了就这样吧!】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