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

狐仙三百年一小劫,五百年一大劫。

王杰希变了原型,火红的毛团趴在庙里的蒲团上。天降雷暴,直劈在庙门前,他转了一下又长又尖的耳朵,似乎在听声辨位。门口的两颗老槐振奋着活动了,在频频的白色闪光中枝桠苍劲奋力生长——生出一张饕餮大嘴来,细细密密的两圈尖牙,当中吐出条带着倒刺儿的黑舌头,扬起就往庙上甩。

王杰希闭着的眼睛抬了个小缝儿,随后又闭上。大难三天,王杰希之前算着他这次逃不了劫数,但确保性命无忧。走前英杰苦苦劝他留下,但他们的城是祖上留下的基业,他不想牵扯其他人。

“真担心我,就备好伤药等我回来吧。”他摸摸爱徒的头。

这会儿屋外妖风巨响,王杰希法力全无,抱着自己蓬松的大尾巴休息。他想起混沌之初时的自己未有力量未有意识,跟所有植物的种子一起沉睡,然后有一天他们同时醒来,世界万木萌发新意,绿草崭露嫩叶……头顶突然响声大作,树藤竟是击垮了庙宇的屋顶,大雨从天泄落,无数条晃动的树枝从破口拥挤而来!

王杰希猛然睁眼跳跃躲避,后腿蹬倒一座虚假的金像……说它虚假,因为众生修仙千年这些雕塑也只在书生的小说里见过。王杰希见金像内里中空,他尾巴一晃就钻了进去。

金克木,树枝在外面嗖嗖地甩着仿如催马鞭般焦急,却迟迟不敢落下。半柱香一过,枝子突然收回了攻击,蜷缩着退回屋外,连雨势也愈发小起来。

王杰希朝外看,这抽干木头里的水分又让大雨停下的控制力……他抬起尖脸儿来嗅嗅空气,从金像里迈出两步。


一个穿了水色长衫的青年推门而进,不慌不忙环视一圈,找到红狐狸的身影笑了一笑,“原来是躲在那里了。”便挥了挥手,地上的水干了,碎掉的横梁升空重构屋顶,倒塌的金像飞向原位。

王杰希没说话,跑到蒲团上又眯着眼睛团了起来,看喻文州点燃屋里的三盏香炉,带着檀木香味儿的暖风徐逸飘出。

“王相是在笑吗。”喻文州低头问他。

“没有。”

喻文州又看了一会肯定地说:“就是在笑。”

王杰希无奈地抬头:“……如果一定要讲原因的话,因为狐狸就长这样。就好像喻国师睡觉不闭眼睛一样。”

锦鲤喻文州勾起嘴角,挨着一团绒球的大狐狸席地而坐。王杰希光滑的皮毛在蜡烛照射下莹莹发光,随着呼吸起起沉沉。


“喻某虽与王相不常见面,但颇感合缘,上次不舍话别后,便时常惦念王相……”

王杰希连句“客气了”都说不出来,陆水地域之争让两族一直处于敌对征战状态,哪里来的合缘一说。上次?七天前他们打得还头破血流,今天说这话喻文州是家里的水污染超标脑子不好使吗。

朋友,你听说过水俣病吗?

“王相可知,千年火狐裘在市上早开出天价?起死回生还魂续命,若赠与帝王换来平步青云的仕途,想必一定有很多人愿意尝试。”

“这么说喻国师今天,是来取王某性命的了?”

喻文州连连摇头:“未免把喻某想得太狠又心眼太小,王相到底如何看待喻某?”

王杰希心想这鲤鱼精今天是寂寞了吗。如何看你?哺乳动物抬起脑袋来认真地对他说:

“你看起来很好吃。”

想扒我的皮吗,也有很多人想吃你的剁椒鱼头啊贤弟。

喻文州苦笑着一伸手,空中抓了翠色的瓶子,随即拧开倒出两粒灵丹递他面前。

“恩怨是恩怨,天劫归天劫,这药方你是闻得出的,喻某只是路过做了顺手人情。王相若对喻某不满,我走便是。”

是变回人形的丹药。王杰希之前自己也没事练了一些,但以植物作为介质的能量储存十分有限,法力是无法复原的,他觉得用处不大索性弃了。但此刻在得道精怪的面前兽型毕竟是屈尊的事情,王杰希舌头在喻文州手心一卷,把丹药咽下去。

王杰希这边道了谢就跑到另一侧,从神龛下叼了自己的衣服拖出来。

喻文州本来捂着手心若有所思,见到这一幕立刻惋惜地说:“原来王相早有预备,可惜了。”

狐狸就地一滚成为人形,背着喻文州的面把牙色衣服一罩……王杰希踩到了自己的长尾巴,。

摔倒了。

他非常清楚地听见喻文州笑出声,木着脸回头蹬他:“这药是怎么回事。”

“嗯……看来,不是非常的,起作用。”喻文州走过来,绕着欣赏了一下王杰希扯着前襟光着腿的样子,因为露出尾巴的关系,衣服褶子都堆在腰上,下摆刚过大腿。


王杰希听见窗外的雨声大了,水族在陆地上的力量和速度都会下降,但只要降雨,这些族类就会像磕了药一样活泼地让人难受。


喻文州揽着王杰希的背,将他拉进怀里,手指揉着他长发。

“喻某心中的王相可没有这般冷漠,你为了山中城的心意,他人不知我却看见,也想有一日能对我如此这般的好。有一回梦中与王相相见,几乎沉溺睡梦不愿醒来。”

王杰希想起他之前卜算的卦象:性命挂不掉,大难逃不了。

这下王杰希可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你不愿醒来?”他反唇相讥:“那祝喻国师长睡不醒好了。”

马上耳垂就被人从后面咬了一口。


狐仙三百年一小劫,五百年一大劫。每次患难三天,72小时过去才能恢复力量。

三日后,回到山中城的王杰希叫了人往喻文州住的湖边拉了几百车的货物。

“卸货!倒!”他指挥着,让人把茶园的新茶全灌进了水里。

“嗯,那你就醒着吧。”在高英杰的疑惑目光中,他捶了捶背,拍拍手走了。



后续:

《我算命是因为科学》

接着上回说,哦,上回就是能算到上下一千年的大狐狸仙人王杰希渡天劫,鲤鱼精喻文州救了他之后把他给那啥了。王杰希气不过,往河里倒了茶叶。这件事情跟1773年美国反抗英国税收的茶党运动如出一辙。想象一下喻文州在波士顿海湾接受了342箱茶叶的感觉。

咖啡因令人非常的难以入睡,非常的抗氧化抑衰老,非常地想加两块冰糖和雪梨。

喻文州去找王杰希了,王杰希不用掐指头算命都在2里以外闻见一股茶碱味靠近了自己。

“王相。”喻文州拱手入座,“为何对喻某避而不见?难不成这份心意不想收到?”

“收到了。”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说:“所以才给你回礼了啊,望你笑纳。”

喻文州站起来慢慢靠近他:“王相可否告知在下为何甚是冷漠?你我已是相识数载,喻某也曾软硬皆施但都无法使你动心,难道就如此抵触在下吗。”

“你想知道吗。”王杰希认真的说:“我来告诉你吧。某天我夜观星象算到一千年后,有科学家研究说鱼的记忆力只有六秒,反正你忘了我是早晚的事儿,我决定相信科学。”

“……??王相可否说得再明白一些……?”


评论(8)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