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Maymay

Maymay(原名长短行)

注:序号是赛季。


张佳乐记得很清楚,五月八,孙哲平单人赛事输给自己。因为那天五八同城给他连发十几封垃圾邮件,他一边开关信箱,一边看比赛。

荣耀定胜负,他俩同时出比赛房间同时下台,一个往左走一个往右走,同样步速同时到达霸图和义斩的选手席。

张佳乐拿起运动饮料往嘴里灌的那一刻,余光扫见孙哲平大爷似的扳起了右腿搭在左腿上,跟旁边要出场的柔道选手顾夕夜说着什么。那神情让他突然想起很久之前的某场比赛,孙哲平打赢了下场,在掌声里走过来坐在自己旁边,双手在运动包里翻来翻去。

“哎张佳乐,”他说:“你见我毛巾了吗,就是你刚帮我洗的那块。”

我帮你洗的多了。他冲孙哲平翻了个白眼。


三、


张佳乐穿着白色背心,满手泡沫,站在走廊里喊:“我洗了一半才发现你们这群畜生把外套都塞我盆里了是不是!张大伟有没有你,我看见你昨天滴前襟上那块油腥了!王小强那是你裤子吗,你现在不领回去我就塞你嘴里!立马!”

张伟嬉皮笑脸地从他屋里冒出个头来,用门上的布遮着脸:“嘻嘻,孙哲平说你泡衣服的时候从来不看件数,一股脑儿地就洗完了,这招屡试不爽让我们也来验证一下。”

“他放屁!我精明得很!”

“你找他说理去!”

天气略闷大家都敞着宿舍门,挂上半块布帘子挡苍蝇,薄布被挂式电风扇吹得直忽闪。孙哲平也听见他们谈话,冲走廊喊了句:“是谁要跟我的拳头说理啊。”

百花战队第二年,荣耀联盟的第三赛季。

因为头一年发挥地不赖,百花在高密度的直播活动和优异成就中逐渐获得冷静媒体的认可,K市各商业运营商也从传统行业中转移投资方向,期待起这些致力新兴产业的年轻人来。拿着沉甸甸的投资金,老板连同经理和孙哲平商量好几天,终于下决心全力更新训练设备,那豪华程度,让早上刚进门的张佳乐觉得连鼠标垫摸起来都跟LV皮包似的。

但只要出了训练室,对面的宿舍楼砖瓦土墙设施简朴,城乡结合地十分突兀。这些年纪最大不过虚岁二十,有的连声音都没变过来的十几岁小伙子,各自从家里和学校搬出来过上集体生活,过早地离开爸妈步入社会让他们显得笨手笨脚,这段时间他们不光要在荣耀比赛中成长,也得在生活里成长,变成离开洗衣机和物业维修也能独当一面的男子汉才行。

男子汉们像小杨树般吭哧吭哧地长大,K市四季如夏提供更多的光与雨。五六月盛开的凤凰花染红了水蓝色天空,还有矮处的龙胆蓝紫相接,米白色的七里香和随处可见的轻盈兰花……真是个灭绝花粉症患者的城市。那时候初三高三生弹着吉他唱离别的歌曲,少年少女骑着单车在柏油马路上大喊再见和我爱你。而连9年义务教育都险些没完成的战队小伙子提着菜撇撇嘴从旁边走过:矫情!不就毕业吗!

再回头看张佳乐,他听张伟说完立刻两三步从公共盥洗室跑回宿舍,木头底儿的丁字拖敲在地板上发出清脆声音,孙哲平正光着膀子坐床边剪脚趾甲,张佳乐顺势把手上的肥皂水甩了他一脸,“德性!敢叫人欺负我!”

“我靠。”孙哲平一晃脑袋,拿肩膀蹭了蹭眼皮:“百花打法上瘾啊你。”

“罢工,我不洗了!”张佳乐把拖鞋踢下脚横尸躺在他旁边,手上的水全部抹在被单凉席上。

“哎哎哎,别赖皮,起来起来,大洗的日子你精神着点!”

张佳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不然我给你剪脚指甲了啊,”孙哲平生硬地吓唬他:“第一狂剑下刀,必定是要剪掉一块肉的。”

张佳乐还是不怕,闭着眼就把腿搭在孙哲平腿上。

没想到对方真不嫌弃地搬着他的脚看来看去,过了一会儿惊讶地说:“天啊张佳乐,你个衰仔居然是扁平足。”

症状较轻的扁平足也没啥,就是走道儿容易累,属于红军长征时期首先掉队的那批同志。打个比方就是从外滩出发,终点定在陆家嘴就是他们的极限了。

 

十、

 

跟现在这会儿似的。

 

义斩派出的大客开到香山公园门口,张佳乐刚想赞叹一下终于来到了小学课本上的旅游胜地,但看了一眼山体高度就扭头问孙哲平:“这山有索道吗?”

“你小点声,”孙哲平皱着眉头特别不堪地说:“你还是云贵高原出来的吗,让人听见笑话你。”

“我现在在零海拔地区啊。”张佳乐解释道:“你知道Q市有多潮湿吗,老居民区一楼水泥地都往上咕嘟咕嘟冒水泡,撒一把金鱼苗在地上,三天它们就长大了。”

“有没有那么夸张。”孙哲平表示怀疑。

“哈哈。”楼冠宁听见笑了笑,友好地接话,“不会让大家太累的,我们随便走一走,喝喝茶就好了,用不着非得爬山。”

“没没没我说着玩的,我也想上去看看。”张佳乐说,回忆了下之前的惨痛教训:“其实是因为上次霸图组织春游,我从崂山台阶上摔下来,搞得现在有点后怕了。”

“啊?!”

“什么时候?!”

这种事情从来没见他说过,问题应该不算严重,但还是把其他人吓了一跳。

“我自己没事儿……”张佳乐冲他们摆摆手,“下山的时候我扭头跟老张说话没注意脚下深浅,踩空后就一头栽下去了。”

“然后呢?”

“嗯……摔下去的时候把前面一个人撞翻了,他跟我一块掉下去了,旁边就是悬崖峭壁,好在一块石头拦着,然后他就撞在石头上腿骨折了……我撞在他身上……也不怎么疼……”

张佳乐说的时候声音越来越小,但义斩一群人看着张佳乐的眼神渐渐地犀利了起来。

你说比赛拿个第二名也就算了,怎么连撞在石头上他都不是第一个呢。楼冠宁觉得他一定要拦住张佳乐想去爬山的愿望,试图保护首都人民的安全以及外地游客心中对香山的印象,于是开口劝阻他:“其实大神,现在也不是秋天,这里没什么好看的,要不先去我那儿别墅坐坐……”

 

“张佳乐。”孙哲平特别严肃地看着昔日搭档,直截了当地指出他的性质:

“你知道吗,你真不愧是联盟四害之一。”

霸图每次去机场都路过一片高粱地,林敬言说五月末高粱红熟了的时候可以停下来拍个照。钟叶离说香山红叶不能看时节得看什么时候下霜,霜一打,这颜色才变得过来。

而老家夏天常红的凤凰木,两个人却很久没见了。

 

哦对了,据说评选出来的其他三大害有叶修,黄少天,和周泽楷。分别是冠军妨害、健康妨害、和找妞妨害,可见这个榜单的绝大多数投票者都是宅男。


三、


决赛前一天的这种紧张感觉,警察都能用来求刑逼供。

“我说,我什么都说。”张佳乐隔着一张桌子,对孙哲平举起双手来:“我承认在宿舍里我把自己的空格键敲坏了然后跟你的键盘偷偷换过来了。”

孙哲平在按摩胳膊上的穴位,无奈地撇了他一眼:“我空格上没有设置技能快捷键。”

“对,就是观察到这一点我才敢斗胆一试……”张佳乐痛苦地自白:“但是已经到这个时候了,我要检讨我一切的错误,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有谱还是没谱,都希望上天能够原谅我……”

孙哲平不耐烦了,敲敲他的脑袋:“清醒点张佳乐,决赛前夕你这是副队长应该有的态度吗。”

“你知道吗孙哲平,”张佳乐神秘兮兮地说:“我今天早上吃的咸鸭蛋,那个鸭蛋里……它、它居然没有蛋黄!!!”

“…………”

孙哲平听完后沉默了好一会,用食指指节蹭了蹭自己的下嘴唇,然后缓慢地回答,“那是因为,它被我吃了,我又把我的蛋清,塞进了你那个里面……”

“你怎么那么无聊啊!比我换键盘还要恶劣!”张佳乐猛地站起来,语速都变快了,指着他骂:“你害得我瞎想了一天这其中的奥秘!”

“有什么奥秘,我那不是怕你太紧张想逗你玩吗……”

“得了吧你!”

大热天里,两人都图方便剃了板寸,出了汗拿水一淋布一擦就完事。后脑勺跟脖子的曲线显露得格外清晰,跟街上任何一个同龄的学生看起来没什么不同。百花这支年轻的队伍,凭着这副平凡的姿态和张扬的性格一路杀进季后赛,杀进了总决赛。那个让他俩曾经特意在一区找过的超厉害的战斗法师,马上就是他们明天的对手了。

“这就是冤家路窄的道理。”

张佳乐从‘上天到底要通过这个蛋给我什么启示难道是无皇(黄)吗’中回过神来,“既然如此,我就能没有心理负担地去揍叶秋了!”

孙哲平白他一眼:“你到底是神经粗还是神经细,早知道你不怕叶秋怕没鸭蛋黄,我早给你扒三个蛋放你米线里了,好好想想明天的战术吧。”

“战术还用特别操心吗。”

终于气定神闲的张佳乐朝搭档比了个大拇指:“那可是我们俩一起想出来的,练了这么久的,能打趴联盟的,最无敌的战术!”

“好!”孙哲平左手狠狠拍了下桌子:“嘉世两连冠算什么,我们百花要拿三连冠!”

“哟——!说得好!百花队长孙哲平带我们冲击三连冠!”


张佳乐嘻嘻哈哈地伸出拳头来,跟搭档的使劲儿撞在了一起。


七、


“下面出场的是百花战队队长,张、佳、乐——!!”

第七赛季总决赛现场,主持人拖着长腔渲染火爆气氛,但是观众和选手们都很紧张,大家的舌头缩在喉咙里,搞得原本“嗷嗷嗷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像吃到鱼刺卡气管。

念到名字的张佳乐从座位里站起来向大家挥手致意,依旧是赛前特意剪短的平头,显得利索又精神气十足。他看了一眼不远处微草的席位,场内太热,王杰希正在脱外套,意识到张佳乐投过来的目光后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王杰希?那还算是自己的后辈呢,这个当年的最佳新人也败给过繁花血景呀。第五赛季输给你一次,这次我可不会了!让你体会体会失败的感觉吧!

张佳乐轻松地登上台去,五个台阶之上,就是那个密闭而辽阔的比赛席位。那个除了自己的声音外听不见任何一个人说话,但是却可以连接荣耀顶峰的必往之席位。

他那个时候真的以为自己会赢,白天在联盟总部的B城大街小巷找状元米线,特意加了两个鸡蛋。他一边吃一边想,这一年份的努力和顺利,就都留在我的肚子里了。

所以张佳乐在接受颁给他的银奖的时候,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主席捏捏他的脸:“下次再来?”

他机械地笑着,没深想这句话的意思,只是不断地说:“谢谢主席,一定一定。”


一定什么呢。

什么都不一定啊。

上一次联盟跟自己颁银奖的时候,可连冯主席都没上任呢。

他心虚极了,但其他百花队员比他更蔫。


“我听你们队的队员说你这赛季很疯狂啊,”主席慈祥地笑,“制定的训练严格,强度又大,惩罚措施也很严厉?”

“这个设定不是我啊,”张佳乐再次心虚,“这说的真不是韩文清吗。”

“颁奖完后还有一个短暂的特别新闻会议,让一些小朋友来提问,你这边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张佳乐摇着主席的手,“我可喜欢小朋友了。”

所以张佳乐看着一个不到10岁的小男孩拿着话筒从观众席上站起来对他说:“请问叔叔……”

“别别别,瞬间叫苍老了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叫哥哥吧。”

“哦,哥哥。”小男孩也不怕,特别有礼貌地说,“请问,大哥哥,您是K市本地人吗。”

“我是啊。”

小男孩眼睛一亮,继续问:“那你们那儿的人……上街都骑大象吗?”

旁边的成年记者都善意地笑了,孩子这么天真真好玩啊,张佳乐会怎么回他呢。

“不骑。”张佳乐很坦诚地说,“做文物倒卖的时候大象跑得慢,真要枪战起来太费事了。我们一般从泰国进口渡渡鸟,那东西跑起来比吉普车还快,能在雨林里穿行。以前我跟孙哲平打荣耀线上赛的时候,有K市特有的真人PK竞技环节,他耍西瓜刀,这么长……”张佳乐比划了一下,“我用步枪,都是从越南人手上……”


新闻官过来了,把张佳乐的话筒抢走了。


采访完后各找各妈,张佳乐跟其他人说我去个厕所啊憋死了,一会回宾馆找你们!

然后他去门口买了包烟,在休息室抽了半个小时,不断揉着自己的手指。期间一个不认识的号码发来短信慰问:“乐乐,别哭!”

张佳乐知道叶修这是要恶心自己,于是回了一条:“我要是连季后赛都没进,那我才要哭呢。”

张佳乐想恶心一下被微草送出季后赛的嘉世,显然成功恶心到了,叶修没回他。他不甘寂寞地又发了一条:“咱俩联合揍王杰希去?”

叶修回:“我已经把你这条转发给王大眼了。”

“我靠你卖队友啊!”


只是随便开着玩笑的张佳乐,突然觉得刚才那个舞台对他自己来说有点太高,宛如接连不断的云贵山脉,穿插在莽莽雾霭水汽中,虽然只有五层台阶,也足以引起了眩晕感。


我不仅有扁平足,我还有恐高症吗。张佳乐模模糊糊地想。


五、


孙哲平在网上先订好了一周后的机票。

“趁着便宜。”他的理由是这个,“陪百花打完最后一场,看你们拿完冠军,吃个散伙饭,我就能安心走了。”

“别说的跟去就义似的。”张佳乐在旁边吸溜着米线。食堂在装修,据说会更加豪华,大家都把饭带进训练室里解决了。米线汤又酸又辣,张佳乐鼻子嘴巴都呼哧呼哧,“你以后准备干嘛去。”

“家里的意思是让我跟我爸干干房地产。”

“哎哟,这个厉害啊。”张佳乐学周杰伦的口气:“好屌哦。”

“京城炒房子热火朝天的,太子爷们在会议桌上动刀动枪的都有。”

“还有枪?!”

“从越南老挝那边进贡过来的,跟文物和白粉儿一块。”

“太可怕了!”张佳乐扒着蛋壳悲叹,“你只是个玩游戏的呀!何苦要把命搭进去!”

孙哲平晃悠了一下鼠标,从去哪儿网回到了训练界面,狂剑士把重剑插进地下,双手搭在剑柄上,双目看向前方。

“张佳乐!”他突然声音干巴巴地喊他。

“干嘛。”

“我治好了手就回来,继续跟你们拿冠军。你可别把我账号卡弄丢了,也别把咱们无敌的组合打法给忘了!”

孙哲平左手上几味活血舒筋的药在医生指导下换了又换,到头来,一运动过分就疼得开始抽搐的肌肉在整个第五赛季里也没有任何起色,他再热爱百花和电竞,“等待”本身已经残酷地让其他人焦急,让他心生退却。

但是……好不甘心啊,还在盼望着众人口中所说的“奇迹”,盼望着每次祝福里“一切都会好的”那天的到来啊。怎么还没来,怎么还不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张佳乐撕了张纸擦擦嘴巴,一竖大拇指:“孙哲平,瞧好吧。”


他们第二次进决赛了。

观众里微草的粉丝多,拉拉队把手里的塑料敲得震天响。

“没事儿别怕。”孙哲平挨个拍拍队员们的肩膀,他一句比一句喊得大声:“我在这里看着你们。上吧,百花!带领队伍前进吧,张佳乐!”

张佳乐猛吸一口气,十几万观众的呼吸吐纳都进了他的心,百花队伍憋着的一口气,孙哲平憋着的一口气。还有等不来逆转的命运,过不完的夏天,无法冷却的手指尖。


他知道也许以后就是他张佳乐一个人了,但是他也知道孙哲平无论去什么地方,都会像他说的那样履行约定,会一直注视着这个舞台,一直看着不断冲击冠军的百花,一直不放弃奇迹的可能性,然后回来。


“看我拿个三连胜!!”他壮志豪言。


六、


孙哲平已经到了B市很久。全明星赛的时候本来张佳乐想去找他玩,结果活动安排得时间非常紧促,各家马不停蹄地欢乐完了就回去训练了。直到过年的时候,张佳乐才觉得怎么也得主动发个短信问候问候。

于是他问:“干嘛呢!”

孙哲平回得很快,他出门喜欢把手机握手里。

“跟我妈在花市,老太太还是习惯过年买花摆客厅里。”

完了又补充一句,“小贩说花都是从K市运过来的,花期最长。”

张佳乐笑了,他没再回复,此后将近三年里他们都没有彼此回复问候。张佳乐放下手机躺在床上,把腿搭在抱枕上垫着。


他很快睡着了,今年百花的开局就不好,后半赛季要努力的地方还很多,今年还有力量冲击冠军,说不定孙哲平也会回来,毕竟B市的医疗条件好,毕竟K市是一个繁花常开的地方,它值得任何人为它留恋。


二、


张佳乐下午体育课测试完1500米长跑,脚底疼得他呲牙咧嘴。还要顾及游戏里的野图BOSS,场面混乱又惊险,最终靠着求生本能让自己的残血角色活了下来。战场上不肯退去复活的英灵很有多,用各种方言骂架的好汉中间,有个开着暴走的狂剑一下越过了属于弹药专家的最佳攻击范围,跑到了他面前。

我了个妈呀,张佳乐看着自己那个7%的血跳绝望了,却听对方“嘿”一声喊住了他。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大哥你谁啊。”

“杀你们公会最多的那个人。”

哎哟,挺狂啊。张佳乐撇嘴:“跟你组合能干嘛啊?”

“打职业比赛啊,像今天这样干掉所有人,只有我们活下来,就能得冠军!”

张佳乐的妈妈在喊他赶紧吃饭,不然就要过来扭他的耳朵,他自己还敞着数学作业装模作样地查资料,混乱下赶紧回了孙哲平一句:

“那留我个QQ号呗!”


一、


荣耀风靡大街小巷,他们在同一个购卡店里买了荣耀账号卡。一个蹲在网吧里玩,天天包夜,一个兴冲冲拿回了家,敞着语文作业。


十、


他们站在首都的香山顶上,从南边吹来了风。


【完】



评论(8)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