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邱叶】

新嘉世国王的加冕典礼就要开始,主教正从楼后的白色长廊携队伍走来,邱非环顾台下长椅中,并没有在人群里发现叶修的身影。

邱非三年前还是个普通战士,叶修已经是嘉世王朝的将军王了。


大将每天都很忙,战事不必说,来他们的训练大营做指导也是分内职务,邱非只记得那时候叶修手提长矛骑着红色战马,像春游一样溜进大营。四只马蹄轻盈,踩在砂砾地上发出“哒哒”的喧嚷。

“都挺好,”他就像那种温和的老年人,进了场地先表扬一番初来乍到的新人,然后再正儿八经告诉谁该干什么。

“不错。”他看了一会儿同样用战矛的邱非,翻身跃下马背,把却邪挽了一圈从背后转到面前:“咱俩试试。”

候补生们排成一圈看着,两人重矛舞得虎虎生风,金属碰撞击出魔法的流光炫纹,在空中像昙花层层开放,又像水面一样打出涟漪的波动。邱非眼花缭乱,步伐,招式,走动,意图,他练了很多年,在这个人面前根本不够看。几分钟后,随着一声巨响,他被一个上挑掀落在地,手中长矛打着圈飞出,扎在二十米远的地里。

“不错嘛,逼得我下手都重了。”叶修轻巧地把武器一横,伸出右手正想拉起摔倒的邱非,少年却大呼一声:“好痛!”

刚才那一击把虎口震地生疼,擦出一道血印儿。

“我看看啊……”叶修在怀里掏着,“我这儿有专用护手带,汪汪泡了药剂我看见了给抢来的……”

他拿出一卷布条,散发着植物熬练的辛辣和法盾的圣气,一层层缠在邱非手上。围观群众们倒吸一口气不明觉厉,邱非皱着眉头盯了半天,才从叶修的纽扣上看出个国徽的花纹儿来。

只是邱非很久后才问叶修汪汪是谁,那人不正经地说:“王杰希国王=王王=汪汪。”

他没抽你吗。教养真好。邱非忍着没说。


钟声敲响了,卫兵摆动橡木锤,镶着象牙的大门被打开,主教立在门外,金色的缎带和红玫瑰花瓣,新嘉世的旗帜……跟叶修当年纽扣上的图案一样的旗帜,在邱非面前疯狂地降落与飘荡,喝彩的群众纷纷吹奏琴鼓开始大声唱歌,越来越嘹亮,越来越广阔……是嘉世的战场胜利之歌。


“努力最终会有回报的,现在还不到时候而已。”

进入嘉世军预备役的一年后,邱非在一次遭遇战里惨遭失败,战矛自中间被敌人劈成两截,他回来后满是自责,甘心被叶修批评,结果一向就事论事的叶修跟他分析完情势后就劝勉起来,这反而让邱非觉得很不好受……仿佛真的是来讨一个同情或者安慰。

嘉世风雨飘摇,叶修在最近正规军的对撞中也没有拿到很好战绩。每个人正逢压力巨大的时刻,在他脸上却看不到半分晦暗,这会儿他看邱非还是打不起精神,便钻回了桌子后面翻腾着,“本来打算你过生日的时候送的,不过现在也算派上用场。”他抱着一个长长的木箱子过来,摆在邱非面前,把银纽扣一翻盒盖打开……

“我让榕飞打的,看看手感吧……”

邱非很小离家没人照顾,交友能力差得好像刺猬一般的独行侠,这次武器被劈断就是因为没有队友接应配合,让他白白强受了这一击。但这人——这个本来应该忙的七荤八素,头疼脑热的人,干嘛总是那么随便在自己面前出现,然后像变戏法一样变出礼物来给自己呢。

盒子里的新战矛漂亮极了,如流水一样单纯干净的线条,没有装饰,只是把武器而已,符合战斗的美学,战斗的格式。

“很适合你吧。”叶修很满意地捞起战矛,一端放在邱非的右肩上,本来是赋予专属骑士的姿势,却被他搞得轻描淡写……“这个阶段很难挺过来,我们一起加油吧。”


王国亡国。

邱非踏遍战场再也没找到叶修的身影,到处都有败兵唱着嘉世的战歌,像山脉一样绵长的声音。


主教在铺着白色天鹅绒的圣物台上拿起王冠,上面镶嵌24颗宝石,象征荣耀大陆24国之一的国王地位。

群众的歌唱止息了,他们静静看着这一幕,他们决定要为这个复国的传奇王写下新的赞美诗。

邱非半跪,抬眼望去,四周彩色玻璃绘窗光影交织,阳光让红蓝黄绿生出千百斑驳光点仿佛天使的长袍。他有一瞬间感觉自己还走在几年前的战场上跟着叶修巡视敌境,看前辈背着战矛牵拉着缰绳,随手从石头缝里东摘摘,西采采,猩红披风时而拖曳在地,时刻飘在空中。然后不多时灵巧的双手扎出个结实的花环,转身放在邱非的头上。

“哟,王子殿下。”叶修打趣地说,红马在旁边打喷嚏。

这笑容被惨烈光芒和记忆的缺失冲击地有点溃散,邱非心里想着那些叶片轻逸的无名之花,黄金的王冠终于落在头顶。


你不能再把自己变出来给我看了吗。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