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

空山新雨,绿竹摇曳。

一双铁拳运功猛挥,生猛的戾气自林间扫过,“啪啪”几声后,一排百年老竹纷纷炸裂四散狼藉,竟是让出一条只荣一人通行的林中道来。

来人没有犹豫,在快速移动中跃出数里地只余黑色残影,半柱香后停于竹林边缘。韩文清拨开最后一支竹叶,面前是豁然开朗的山涧,他对着涓流小瀑上的人影喊道:“给我下来!”

叶修在一角磐石上盘腿打坐,贴着红黄符文的白伞夹在腋下撑开,挡住了飞溅的水珠,硬生生造出一条虹彩。一边的算命帏子靠在石头上,上面那字儿丑的仿佛这人从没念过书,把江湖道士的虚假模样学了个十足。

叶修见他来,摆了观音姐姐的善哉样子,奈何手里没有拂尘,只得摘了身边一丛长长的狗尾巴草向他一挥:“阿弥陀佛,你这泼虎……”

韩文清没让他说完,一截石头丢了过去。

“我靠你是个拳法家你还记得吗!跟着老林不学好!”叶修叫喊着狼狈一躲,总算是抓了帏旗使了轻功安全落地。

“你还记得你扮的是个道士吗出口打佛号?”韩文清觉得这身打扮真不适合他,以前白衣飒爽的法师去哪了呢,现在对方布衣皮带软金甲,脑袋上扣了个道士的帽子,却绣了个弥勒佛的满口笑。

“那是因为我刚才无意中参悟了人生哲理,叫你给我打断了脑子一时迷糊。”

“胡说八道。”韩文清冷言冷语,“你以为你手藏得快?我在林子里时就看见你拿着新杰的宣纸偷卷烟草!”

“你才胡说,太不尊重事实了!”江湖道士推了一把这个百余年前就结识了的黑虎精怪,结果对方长得太壮,这一推下去毫无作用。“烟叶儿我还没烤呢怎么卷!”

“哦…………王杰希种的草还真是你偷的。”

叶修哏了一下,索性开始责怪:“这大尾巴狐狸怎么还跟你告状啊……”

“因为他知道我在找你。”韩文清面色严肃。

叶修听闻大惊急忙后退两步,右手手掌立起脖子一低深深鞠躬:“这位施主,贫僧不曾与您相见,您还是……拜拜了您哪!”

叶修随即手指一掐脚下生风就要跑路,韩文清旋风腿扫他下盘,叶修灵活跳过,刚要得意,脑袋上就挨了一记冲拳。

“哎哟老韩你真狠……我没装备,不跟你闹了……”

跑不掉的叶修揉着脑门,用帷杆打了韩文清两下出气,“没权没势,找我做什么。”

“他们说你卸任罢手让出却邪,一人山篱田园,我却不信。”

叶修也惆怅起来,“为何不信。”

“你说你不会逃。”

初相识是一人一虎,练得千年的猛兽与持战戈的修法青年在半山腰撞上,一言不合打得天昏地暗众生失色。二次碰撞是两族对垒,隔着重重剑戟刀棍的大军,两人心头都觉得不亲自斗殴一场太不爽,便弃了原本的要务激战到一起。再后来,都忘了是什么引子,既然互相看见就一定要打上三天,已经是他们俩和所有人的习惯了。

韩文清和叶修是个形容词,来形容人间宿敌的关系。但另一种说法是,性格相似的两个人才容易打架。

这点他们俩谁都拒绝承认。

不知不觉在这破碎的大陆上打了许多年,坊间话题已经不能缺少他俩,他们自己甚至也不能缺少对方了。

“你可别逃。”又一局战完,韩文清小胜,他指点着叶修的心脏,“这事儿没完。”

“哥哪有功夫理你,”叶修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个烟杆,用响指点着火,把烟吹在韩文清脸上,“有事儿登我三宝殿,无事就去种红薯。”


结果他就一声不吭地想金盆洗手离开战场。韩文清无法接受。


“还提那些干嘛。”叶修握着木把手拧圈玩,道符让花伞看起来像风车一样转动,他的两只大袖子里盛满了风,跟蝴蝶翅膀一样忽闪忽闪。

韩文清利落的玄衣站在他跟前,“你就一句都不想跟我说。”

“老韩啊,”叶修怅然,“没必要,对我们来说,理由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有前进。”

韩文清这下明白了,他得到最重要的信息,就是叶修会继续前进。

“我等你回来。”韩文清让开前路。

叶修无所谓地跟他摆摆手。

可是前进到哪里去呢,韩文清一时又拿不准主意,便问:“你还回来吗。”

已经走出去两步的叶修听见这话又回过头来,挠挠脑袋。“没想好啊……要一块走吗?”

也许两人一起走着走着,就有答案了呢。

“还是你自己去吧。”

也是,他们俩的道路肯定不一样。

与其吵吵闹闹不如最后平淡相见战个痛快。韩文清想,如果他不来见自己,那就半夜砸了他们家的破木门。

这样就行,他也转身而去。


半年后,武林各大门派在长安举行比武大会,韩帮主率领帮众下山去,在临水江边远远看见叶修扛着把红红黄黄的伞一闪而过。他身边围着几个人,少年神采,老骥张狂,嬉笑怒骂。

一如既往。


评论(4)
热度(90)
  1. 咀嚼狂风骤歇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醉卧沙场
    是宿敌,也是挚友。于变幻人间一如既往;凭寥寥数语了然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