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周黄】

等待戈多


他们不光在等待,也在互相追逐。


黄少天只在袖子外面冒了个指尖,周泽楷只在领子外面冒了个脑袋尖。B市天气往他们头发上浇着大片雪花。已经过去数天,广场圣诞树还没来得及撤下,商场天幕下流浪的吉他手紧靠着暖水管,拨弄琴弦叮咚。白色的小银灯挂满了马路两边巨大的松树,拼命闪耀闪耀,两个南方人缩在衣服里都很僵硬。

晚上十一点。这是不专业的侦探A和B。

陷入爱河而盲目的杜明给唐柔连续发送四封告白信,姑娘终于勉强答应跟他趁着全明星之夜的时候单独见一面,但杜明不知道的是,这封回信是叶修发的。

多惨啊,在赛场下聊天时方锐无意说漏嘴,把旁边来串门的黄少天乐个不行,当即表示要来看热闹,而且当然要拉上杜明的好队长周泽楷啦。

但是离约定的时间过了一小时。爱情喜剧的主角们都没出现。

黄少天以为这是一场速战速决的战役,偷偷尾随,蹲在花丛里那么一晃,把照片往群里一发,哈哈哈互相取笑完事儿。结果现在他站在冷风里,因为连续不停的说话吸入了太多凉空气,这会儿肚子正疼。

“哎哟哎哟疼死我了,喂喂你快讲个笑话吧。”黄少天因为痛苦地冷哼而发音软侬,用胳膊戳戳旁边的人,周泽楷好似男模一样立在街边,双眼在西北风下痛苦地眨着,几十名少女佯装经过,摆弄手里的摄像头。

“嗯……”周泽楷还真用心思索了起来,他刚好站在黄少天的上风向,雪花被他呼出的热气融化,黄少天接收到的就是融化的小雨。

“从前……”

标准的故事开场,黄少天为了听得更清楚笑嘻嘻地靠近他,圆圆的眼睛寻找着对方被立领遮住的脸,周泽楷看他,立即像碰到电火花一样缩了脖子望向远方。

白羽绒服蹭着对方的黑色风衣,冰水混合物在中间摩擦。

“从、从前……有块年糕……”

“嗯嗯嗯年糕年糕。”

“它、它走在路上……走……”

“嗯嗯嗯走!”

“走着、走着,然、然后……”

“然后然后然后!”

“它、它说……”

“它说什么它说什么。”

“它说,哎,我的腿,怎么、软了……”

周泽楷的视线从远方绕回来,转到黄少天“还有呢?”的表情上,重新埋回了头。

讲完了?!黄少天感觉自己腿也软了,肚子更疼了。

他是给周泽楷鼓励呢,还是应该陪着笑一笑呢……

“我给你……”

“嗯?”在黄少天的片刻犹豫中,周泽楷把嘴唇继续塞在衣领之下,“我给你也……发过、很多……信……”

可是你都没回呀。

黄少天登时从捂着肚子的佝偻身影里站直了,“你还好意思提这事儿你丢人不丢人啊多大年纪了跟小年轻学写那个像话吗!”他扯了周泽楷的耳朵拉进自己嘴巴,枪王的眼神儿瞬间有点可怜。“你倒是跟我说说你怎么想的跟莎士比亚学写14行诗你让我一个语言天赋200的人都没办法往下接我点开好几次都……”

点开好几次,说明看了好几次嘛。

并不是没有办法接话,而是什么话在这种心意面前都像开玩笑。黄少天打了又删,索性犯起了拖延症,而邮件中一封又一封的书信在积累,他们在表达力上突然形成了对比。

周泽楷看着黄少天泛红的脸颊,忍不住问他:“你肚子……还疼吗……”

“干嘛干嘛干嘛干嘛干嘛突然这么好心!!!”

“我、我,给你揉揉……”

周泽楷的手摸了上去。

黄少天觉得周泽楷大大真是太赞了,别看这老小子平时不说话但一说话这里面的意思可多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当我听不懂吗。黄少天心里算了一把账,反正这个时候地铁也停了,路边的黑车到战队宾馆要200块,但是身后的快捷酒店每晚只要158。

要学会省钱啊。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