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百渠通行《nothing on you》

 

在没更新数字化交通灯之前,红灯变绿灯是没有黄灯提示的。

想想看那些因为无聊的等待而转换广播调台的大意新手,说话太多太累打开矿泉水刚想喝水润润嗓子的冒失小伙子,想吃一口放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夹心面包的沉默青年,然后统统突然因为身后笛声大作搞得措不及防,手刹忘了拉杯子一通撒掉了半块淡奶油,就是因为没有黄灯的提示时间嘛!

眼下停滞的车流突然提速爆发出的轰鸣,像极了哥林布的惨叫。蓝河大高手瞬间眼皮一跳指尖一动——剑没拔出来,汽车倒眼疾手快地绕过他向右转了。

唉,讨厌的突如其来,给点反应机会嘛。

出租车遍地的时代称不上有真正的迷路,然而因为私事来到H市等了一个小时还不见任何一辆空车,一向有耐心的蓝河也忍不住急躁起来,此时非常想点开M键看看传送到底在什么位置。长时间没有联系的H市老同学也被他从电话薄里揪出来,无奈地对这个死宅指点着:坐公交吧,先给司机求情让他们按照车牌上的线路开,然后你在XX大学那站下车,穿过XX街走十分钟路口转……。蓝河说好、好,然后呜滴一响,没电关机。

“倒是转多少路啊!”

谁让你等车的时候刷什么荣耀官网论坛啊。

蓝河虽然大号ID叫着蓝桥春雪,但常住岭南的他真没怎么见过这种气象。等早上飞机一着陆,H市已经变成了统一的银白色,蓝河提着行李努力分辨也看不出标志性的道路和建筑。还好气温回升,太阳把大雪晒化,路面泛着湿淋淋凉嗖嗖的天光,整个城市都是落雪叮叮当当的击打声。蓝河解开捂着嘴的围巾,空气纯净清凉,他有点兴奋地在灌木叶上抓了一把积雪玩,还捏了个小兔子。春节的热闹劲儿仍没过去,每个路边的网吧都帖着大红的福字和荣耀宣传海报,各色职业耀武扬威地站立着,玩游戏的英雄好汉们还奔波在走亲访友派送红包的路上,他们的账号卡得再憋几天。

蓝河随便钻进一家网吧想查询目的地的公交线路,从钱包里把身份证掏出来交给前台:“普通机子就好。”

“打荣耀吗?”

“啊?”蓝河以为网管问的是要用电脑来做什么,“哦不,我不打。”

办卡的漂亮老板娘突然显得特别安心,尽职尽责地带他到机器旁边坐下,把过年留下的糖送了他一袋:“您先用着,这会刚开业连伙计都没到。我出门买个饭,很快回来。”

“谢谢,您先忙。”

陈果随即向空荡荡的网吧深处一招呼:“哎那谁,你帮忙看着点顾客啊,他不打荣耀不认识你!”

“好。”叶修抱着胳膊从黑着灯的内区走过来,还挠着睡翘的头发:“我也很久不当网吧小弟了,对这种朴实的劳苦大众身份还挺怀念啊!”

 

 

 

蓝河刚打开百度地图,目的地录入的字都没敲完,听到这声音后整个人跟跳闸似的不动了,他仿佛看见视野下方跳出一行黄字:

您的好友君莫笑已上线。

 

“我靠!怎么是你!” 

虽然平时常在网上交流,但突然的相会还是让蓝河从位置上跳了起来,顿时惊喘一口气望向网吧大门,白底红字儿的“兴欣网络会所”几个大字自己愣是没看见,眼长哪儿去了。难道一个H市还不如32张地图的神之领域大吗?

蓝河犹豫着要不要立刻出去。

陈果也没迈开步子:“咦你们认识?”

“不认识,你去买饭吧。”叶修非常坚决地否认,随即扭头问蓝河:“你吃了吗?”

“还没……”

“老板娘买三份!”

陈果心想我还是老板娘吗,我就一使唤丫头嘛,而且说着不认识却要请人家吃饭?不对这钱是我出的是我请……我怎么这么憋屈。

另一边蓝河的心理活动是:咦,感情他对谁都这态度啊?对我还算好的?

蓝河看着陈果眼神恨恨地拿着钱包出了门,挺好笑地问叶修:“这位大神,你不怕被炒啊?”

“被炒了蓝雨要我吗?这位高手您给引荐引荐呗,我好歹也算个战术大师,还不是手残。”

能在一句话里攻击到谁就绝不放空火力,这大概就是叶修的战术初衷。蓝河一听他又要开自家队长的玩笑,直接换了话题:“你这儿能给手机充电吗?智能机的续航力太差了。”

“打了一路连连看来的吧?我要是第一次来H市得打两块电池的连连看……来楼上吧,我们预备了万能充电器和免费WIFI,还有兴欣战队神秘基地可以参观,现有联盟第一枪炮师的瓜子袋和黄金右手的鼠标垫以及我的烟盒等珍贵物品陈列,不过节日期间售票高于平时两倍并且要签订保密协议。”

“那我不上去了,你帮我吧。”蓝河兴趣缺缺地举着自己的手机。

“动用景区工作人员一律一千五起价,弯腰八十,鉴于我右膝关节较痛,左腿走一步二十右腿走一步三十五,抬一次胳膊小于三十度角五十块超过三十度角按照物品重量计算。”

“我进的是黑店吗?!”

“但是陪导游聊天不要钱。”

蓝河硬着头皮跟他上了楼,还不忘关心他:“你膝盖怎么会痛的?”

“每天都会中很多枪。”

“……”

楼梯的木头台阶每一层都很高,背着光,铺着的菱形格子地毯有点脏了,瓦数微弱的黄色灯泡很难照应脚下步伐,似乎这个两步就能走完的空间没给任何管理者带来需要休整的意向,或许是故意为之,让楼下人来人往的客人虽知道这是他们偶像的训练室也无意登上。

“好吧,”蓝河自我疏导:“马上就要看到你是在哪儿整天抢记录的了。”

他都快要忘记那些恍若隔世的一两年前的夜晚,细想下还真的跟这人一起经过了不少凌晨的疲惫困乏和初阳的烂漫光线,养着的昙花在他身后开了又合,花蕊如相机拍摄下他跟君莫笑的一幕幕过往。只有在耳机里说着“兄弟刷本辛苦,天都快亮了”和对方回答“没事儿啊我这儿还黑着呢”的时候,才发觉他们居然差了7个经度的时间。

蓝河低头没注意,猛地撞在了突然停下的人身上,他感觉自己的鼻子好像碰到了叶修的腰,柔软细腻的毛线缝中一股子牛皮纸袋和塑料的味道,是过年的新衣服吗,没来得及让过度浓烈的烟油挂在上面,也没来得及蜷在沙发上小睡糟蹋掉。他抬头看见叶修回头望他:“虽然进了职业比赛得到目前的成绩我很满足,但真有点想你啊。”

嗯我也…………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蓝河拒绝了潜意识反应出的应答,赶紧收了口。二次元的好感度能用在三次元里吗?游戏币能当人民币用吗?

自去年夏天见面后几乎隔上几天两人就在QQ里聊一会,大多是在战队的中午休息时间,有时他拉开QQ好友看着那个隐身可见的头像也不好意思主动点过去,倒是对方先招呼过来。

“老魏刚玩网游说你被中草堂满世界追杀,在哪呢?”

事情完全出于误会,蓝河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让自家兄弟插手,耽误收集战队资源的正事就是工作失责了。正跟几个朋友想对策的功夫,叶修这一问他也没多想就报了个坐标,结果一会兴欣公会的玩家杀了过来,把中草堂碾压了。

天南星大叫:“兴欣的难道今天就要结下梁子?!”

魏琛苍老的声音一张口就开骂了:“去你大爷的,老子混联盟的时候王杰希都还是预备生呢,你他妈算哪根葱死一边去别让我看见你这没用的浮尸。”转头对蓝河说:“小哥,不怕。我代表联盟第一下限之王罩你。”

蓝河事后时候汗涔涔地回给叶修:“谢谢你啊大神,麻烦魏老了这阵仗也太大……”

“小事小事反正你们都蓝雨一家人。不过你看我们这儿还缺几样普通材料你能不能……”

这就是要保护费了。

密集的交流里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做想念的,台阶上的蓝河要努力把这一段煽情忽视过去,偏偏叶修笑着伸出手来,以缓慢的速度居高临下地摸了摸他头发,像在亲昵很久不见的宠物猫。潮湿的还带着室外冷峭的寒息头发,经过掌心摩擦后,从头皮顶上传来难以忽视的温热。

周围的空气全被吸进身体里,十分钟心跳在一分钟里跳完。蓝河想把整个人都缩在外套里爆炸,然后关掉显示器和声卡,在这个台阶上永远地下线。

三次元真是死宅的天敌,可以在屏幕前酝酿着各种反击的他,对解决公会事务面颇有心得的他,解读网游行动都有见地的他,就在独自亲面这场谋杀后一时失去了反应能力。

“别来这一套。”蓝河装作很严肃,他感觉这个说话的自己是空壳,真正的自己在壳外的什么地方忍饥挨饿。“我可是来给我们蓝雨做侦查的。”

“话别说的太满啊,当年来做过侦查的都输了,你看看对面的嘉世什么的。”

 

蓝河杵在门口,心想我还是别进去了?

 

 

“这里。”叶修打开门,一边解说:“欢迎来到我们兴欣第一个景点!好好看看,我们就这么一个景点,全靠它发家致富。”

不去理会这话里的意思。蓝河走进说不出有多宽敞,却带着浓厚家庭氛围的训练室,他似乎可以看到那些年龄差了十岁八岁的兴欣选手齐聚在这一间屋子时的情形。

那个在直播比赛时从来没见他说过话的孤僻成员,旁边经常坐着荣耀第一枪炮师冲着镜头微笑调节气氛,那个说自己还在上大学深造的数学系学生,总是对挤在旁边抢话有看场小弟气质的人愁眉苦脸,有看起来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正常人,也有留着大胡子江湖气息严重的老社会,有甘心放弃“盗贼之王”称谓的大神,也有在全明星赛初登场就叫大神下不来台的美女。他们就是在这间屋子里碰头,在这里升级刷图,在这里研究战略,在这里战胜挑战冲击联盟冠军……

都是被身边这个人吸引的吗?新鲜人被他引导着理解荣耀的乐趣,老怪物被他激发着燃起了孤注一掷的热情。蓝河记得挑战赛的最后一场,他守着网络直播看见叶修给孙翔打下的那句话:“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不抛弃别人,就不会被别人抛弃。

现在他终于不是一个人。

 

“不玩一局吗,网吧过年活动一小时内上网半价。”就好像开书店的朋友到了家里来怎么说也要送两本书,开网吧的至少得打俩小时啊。

蓝河特别没脾气地说:“玩什么,那还不是要被你玩吗。”

“呵呵,你当初都被我玩了一年多……”

什么话啊?!蓝河翻了一下白眼,掏出跟身份证并排的账号卡:“我不知道你是谁的时候也没亏待你,知道你是谁的时候就赶紧认输了。你没事儿还要挤兑我,心安吗。”

“好好好,出卖你的爱,我背了良心债。”叶修从抽屉里取了个剑客账号摇晃一下,“H市地陪竭诚为您服务,倾情奉献一场指导赛,高手您意下可好?”

蓝河是跟工作室请了假出来的,现在蓝桥春雪只能隐身登陆,进了叶修先一步建的PK房,对战刚开始没一分钟叶修就发现了蓝河的问题。

“这个时候最好不要一直进攻,没必要顶着伤害去冒险,迂回一下还能等CD。”

“这套连续技的衔接有问题,对手很容易跑掉,中间接一个跳跃平击就能连贯。”

“不需要浪费这样的大招来逃跑啊……你有多怕我。”

“问题出在你右手的微操,站住不要动,看我来示范这个弧度,收招的一瞬间右手转动得再轻巧一点——看,剑气可以绕到对方背后,引发一个有0.5秒的僵直,可以接一套技能了。”

技巧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蓝河等了技能的3个CD做练习,依旧是个直来直去的剑光,那个漂亮的弧度好像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觉得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的头衔真是蠢爆了,以后快杜绝这种叫法吧。

“这样吧,”叶修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蓝河旁边,“你来感受一下。”

他整个人俯身笼罩在蓝河的上空,像敌机的火力线覆盖战场。左手搭上键盘,右手的每一根指头重叠覆盖住蓝河握着鼠标的右手。

“手指好凉,你玩雪了吗。别动啊,注意看。”叶修低声说,他的声音让蓝河右侧耳根痒起来,恨不得耳道连通大脑的那部分区域也麻痹了:“我很久不教你这样的笨学生了。”

 

敌机投出了密集的流弹。

 

 

 

蓝河的时钟已经停摆,手机的电力还未蓄积,自己倒是一头扎进了高压电箱里。他对自己说“没事儿这没什么我应该活泼健康一点儿曙光不整天也揽着我肩膀吗”、“大神也是用这种方法教别人的或许这是职业选手不外传的方法”、“靠得近而已这什么也不代表不过我心跳这么快是干嘛……”、“为什么出现耳鸣了”。

而抛去这些杂念,右手还被完全的掌控之中。

技能按出,食指迫于压力地向下轻点,跟随手腕晃动,鼠标推进抬高视角。长剑破空弧光闪过,像切断了大脑的运转。挥剑直上纵身一击,是手被抓得更牢。

这个时候该做什么?一辈子没看过韩剧的蓝河不知道。

“我想……自己试试。”

叶修把两只手拿开,身体却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而且好像整个人已经趴在了蓝河的背上,让他又闻见新毛衣上的味道。

“你、你这样太影响我发挥了!”

“只要没有精神负担,扛个BOSS又能怎样!”

“你这BOSS是不是春节吃多了啊,重得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放肆,我这是骨头比较沉。”

调侃一会等CD,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也许是上天看顾蓝河处境实在艰难,也许是指导真的起了作用,他熟悉地记住了触觉让这个技巧一次实验成功了。像刺客联盟里的平民主角,在强迫和威胁中,他的子弹越过了面前女主,打在后面的死猪身上。

“不错,”叶修赞叹着:“你可以用这一招去唬黄少天了,至少能让他惊个800字儿作文。”

“我靠,那我还是不显摆了……”

“什么事儿来H市?”

“我爸退休,年轻时一部分档案放在这儿,工厂没什么认识的老将了,新上来的主任不给走快递,我就当个跑腿的去值班室拿。”

“什么工厂啊这么抠?”

蓝河报了个名字。叶修想了一会,“好远呢,你怎么走这儿来了。”

“我怎么知道H市传送那么麻烦啊!”

“真不是特意来找我的吗。”

蓝河差点咬了自己舌头,觉得一时半会说不清了,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除了都玩荣耀这个共同点外,他们还有什么相似之处呢。

但这条人生轨迹像拐弯太厉害的曲线,交叉纵横在不设防的每一处,一百条路,与他九十九次相遇,薛定谔的猫安然无恙地从盒子里跑出来,舔了舔爪子。他曾想破译的数学概率,最后都变成了命运的鬼使神差。条条大路通罗马,只剩下一种可能——

“知道你为什么总碰上我吗?”

总是刻薄挖苦人的,忙着抽烟吐雾的,对他抿着微笑的,嘴唇,贴近了蓝河的耳边:

“因为我是你的关底BOSS啊。”

无论哪个方向,它们最终汇聚终点。在无数次心不甘情不愿选择的副本里,蓝河拿着剑打倒了怪兽,守护了公主,遇见了魔王,然后完成“魔王侍从”成就,得到“魔王的衷心保姆”称号。现在他再次刷新了记录,居然三次元里仍旧兑现了那个不想面对的概率。

 

其实去年夏天拍摄宣传片的时候他们还谈了很久。

就坐在琴行外面的长椅上,迎客用的风铃在一边叮咚作响。他们先嗨了会荣耀,也坦诚地谈了荣耀外的生活,对于一些时政观点甚至恰好合拍。

“你比我小几岁?”叶修问。

蓝河掰着指头算了算:“也不是很多。”

他俩被社会浪潮与时代话题刚好划分到了同一代人里,于是继续分享小时的共同回忆,养宠物的心得,还有猫派和狗派的争执。蓝河听叶修吐槽他偶像黄少天的时候伴随着不忍心再听下去的发笑,一边咬着半边下嘴唇,一边把声音压在喉咙里。

“真的啊,我在老魏之前就见过他,垃圾话没练出来的时候一副语死早的样儿。”

“那怎么没给你拉到嘉世去啊。”

“说实在的,嘉世要有黄少天早黄了,不知变了多少次天了。光沐橙就能忍不住聒噪打他七回。”

说到嘉世,蓝河没有去问叶修到底对嘉世怀着什么感情,广为流传的戏说故事似乎怎样都无所谓,因为他坚信叶修不是被描述的那样势利绝情,只是公正和事实有时候听起来残忍冷感,而看似不通人情道路的本心,却是不惜一切代价豁上的热爱。于是蓝河只问:“你以后会当兴欣的经理吗?”

“嗯?”叶修也被这个问题难了一下。“这个,谁知道啊。”

“你没有规划过吗。”

“你也有点奇怪。”叶修靠在椅子背上看他:“别人都问我退役以后是不是当教练,你却问我当不当经理。”

“因为兴欣是你自己的财富啊。啊,我不是说金钱……”蓝河怕他误会:“就是,是你风格的东西,在经理这个位置上可能更好把控。”他想起了唐柔的专访,一个战队的灵魂应该有足以启示和改变队伍中最顽固性格的力量。

“也是呢,这么一看确实缺个经理啊。”叶修玩着打火机,别有意味地看他:“不过我要是能物色到一个志趣相投的人来做就能解放劳动力了。”

“那你物色呗。……别这么看着我。”

“不忍心给你啊,里面的水可比公会斗争还深。你适合给大家安排时间表啊,搞后勤工作啊,安排活动啊……”

“那不还是保姆吗!”

“嗯嗯,你就适合这种这种贴心的工作。”

蓝河颇不服气地争辩了好多,但后来又聊了什么?深夜下了咒语,粉碎了思想的雕像。他们慢吞吞地走着,在路口告别。

“以后见大神,”蓝河跟他握手,“有点意犹未尽呢。”

“以后见。”叶修顺着握手抱了一下蓝河,“我们这么有缘分,以后肯定会见的。”

 

那么现在就是那个“以后”了。

这是大限将至的期限吗。叶修在他旁边,半眯着的眼睛的样子似乎还在享受他的局促,又悠闲地补了一句雪上加霜:“我那么钟情你,你不动心吗。”

他觉得再不抗争就要HP归零,再不拒绝就会游戏结束。

蓝河面无表情地扭头看他,他这个越被吓唬越逞强的性格让表情十分冷静。

“你不要太自信。”蓝河说。

也许是会错意,也许一厢情愿,也许多此一举,也许无法挽回,也许……

无论如何,他主动亲了一下叶修的脸。

 

 

叶修的心情十分复杂。

他已经构思好了一套严密的计划,从他晚上没事儿读的那些荣耀盘丝洞小说来看,先做出这个举动的是他才对啊。小姑娘的攻略倒是颇为有益,他也打算循序渐进健康发展,但怎么这么跳跃。匪夷所思,捉摸不透,难以揣摩,霸王硬上……不对。总之蓝河都要被机会主义的教条熏染成坏人啦。人生无法补档,错失一次先机首杀就没了。

所以联盟大神决定亲回来,至少把时间记录提高个两分钟吧!

结果还没酝酿好情绪呢,陈果“啪”地一推门:“哎你们在这儿呢,饭买好了你们下来吃吧!不要在……你们在干嘛。”

“我们在等你的饭。”叶修淡定地直起身来,帮着蓝河拔出账号卡,马上换了个口气说话:“我帮你手机充电,先下去吃吧。”

“唔。”

蓝河也有点扫兴,大技能被打断太不爽了啊。

不过亲完后他看见叶修的眼睛一瞬间暗了下去……该说这个打断断地太好了吗。

陈果再大条也不是瞎子,虽然被糊弄了,但是八卦更重要呀。她一逮到机会跟蓝河单独相处就立刻追问:“那个,我怕招待不周,你跟叶修是不是认识的啊?”

蓝河比较善良实在编不出谎话来,但之前叶修又主动拒绝了,在不清楚利害关系的情况下没有过多解释,只随便点了点头。

“哎呀我说呢,他又不告诉我我还以为是普通来上网的客人……”

“老板,”叶修已经从楼梯上下来了,“这人可是蓝雨的细作,你最好什么都不要跟他讲,免得兴欣机密外泄啊。”

陈果暗自吃惊,回想蓝河刚进门的时候还骗他说不会玩荣耀,结果是蓝雨的人?幸亏叶修给看住了,要不然自己战队得遭受多大损失啊。她对蓝河的脸色立刻就难看了,还特别不想一起吃饭。

“哎这个你爱吃。”在陈果说不清道不明的抵触中,叶修给蓝河夹了一筷子藕片。

“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微薄了啊,你自己下厨的那次不就做了这个么。”

“啊?我没见你FO我啊!”

“嗯,我用的偷偷关注。”

“……。”

陈果吃不下饭去了,她说不上来这种烧肝的感觉,反正绝对不是对待间谍的态度,甚至不是平时对队友的态度。叶修同志怎么就突然不坚决了呢,对待敌人要像冬天一般冷酷无情,秋风扫落叶啊。

今天破五,有的人家讲究,吃饭前都要放一挂炮仗的。春节过得快忘了公历,她听见炮响就打开手机看日期,明明白白写着:2月14,情人节。她再抬头看着面前这两人,不禁又体会了一次烧肝的感觉,而且还挺烧肺。心想干嘛沐橙就今天有事外出呢,干嘛唐柔还没从老家回来呢,干嘛……呜呜呜,陈果没食欲了,她觉得自己作为被拆CP的人还是赶紧吃完上楼休息吧。

 

“吃得饱吗?”叶修问蓝河。

“挺饱的。”

“嗯,那保持住这种满足,你也看到了,上面有我们的网游工作室,你……”

“不。”

“小蓝同志,等我把话说完好吗!”

“不太想听。”

“不要跟上一篇的结尾一样结束!”

“谁让你又扯到这个话题!”

“反正你又无法摆脱我,何必……”

 

是啊,虽然是句讨厌的话,但自己确实无法绕道而行。蓝河想,他在报纸上电视上关注过这个人,看他的比赛直播和网络视频,搜过他ID的帖子和新闻。蓝河也不明白是单纯的追星还是喜欢,他无法确定是否是某一种被赋予特殊定义的心情,他只知道只要还玩着荣耀,就可以跟这个名字在一起。叶修呢,他喜欢那些不会改变初心的人,他知道自认平凡甘愿退出争斗的没出息的胆小鬼,才是真心热爱游戏、会接受他这个除了荣耀外什么都不太在行的家伙。

 

 

 

蓝河下午去忙正事,叶修在二楼打游戏,正在充电的手机因为蓄力完毕自动开机了,他看了一眼响着系统音乐的屏保,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最熟悉不过的金黄色的荣耀LOGO。

蓝河不是走向他,是他们俩个一起走向荣耀,所以才因此相遇吧?

事情总是突如其来,然而宇宙就是这样诞生,从上帝的手里骤然出现,我们被创立与相遇,在大脑停转的时候恋爱,一时冲动引发孽缘,羁绊从无到有,越过百条道路的试炼,直至无限……

叶修突然想起了蓝河的话,他拿出老板娘逐烟霞的账号卡,学着蓝河的样子贴上标签,写上了一串字符……

 

00000。

   

<Fin.>


评论(2)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