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周黄】Fakecolor伪色《nothing on you》

=上·fakecolor=



黄少天放下报纸说了句我呸。



这只是开始,训练室的大家也看到了报纸,于是众人调整一下姿势让自己更舒服——比如戴上耳机调大音量什么的。


“他妈的啊电竞之家是不是被轮回给买断了这一天到头都是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你妹呀,那张搓脸有什么好看那么想出名就去拍电影呀爷给你买粉刷票怎样包你一枪走红!好莱坞明星听着不是比荣耀全明星威武多了,哈哈上次全明星看他上台领奖都要摔跤了哎踉跄绊了一下你们都看到了吗!你们再看这张照片他是不是顺拐了,哎我说的没错吧右腿和右手是不是顺拐了是不是?”


“是吗我觉得还挺帅的呀。”小卢吧嗒吧嗒喝水,给出了客观的评价。

“翰文!你还敢给前辈顶嘴!我要好好教训你什么叫帅气你快点来跟我对战我要用平AA掉你一半血!”


这周就是轮回主场对战蓝雨。

黄少天带着充足的个人情绪和卓越的耐心,一遍遍研究被人称作无解的周泽楷,这个让所有职业选手和记者统统感到棘手的角色与人物,无论如何拿捏都让人一阵头痛。


“怎么样,少天?”喻文州坐在他旁边。

“有几个地方值得捕捉放大,这次跟他们对手的百花也都意识到了,但孙翔和他的配合不断将被动化为主动,全队在跟随他们的节奏运转,不得不说孙翔看起来融入的很不错,其他人是周泽楷的另三把枪。这已经不是派几个人去盯稍或者从某一点切入的程度了。所有人都在瞄准对手,他随时在瞄准——”黄少天摇摇头,“但也不是毫无办法。”

“哦?”


他把视频倒了回去,转换了视角,开始跟队长商量起对策来,喻文州点点头后提出了另一套不同的看法,显然是琢磨了不少时间,旁边训练中的队友此时也围上来一起分析,这个全联盟里被誉为最适合选手成长环境的战队,一如既往地团结友爱。



哼,我们蓝雨,却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这个楞头呆脑的小白脸!



转眼周六。

晚上到了S市的比赛场地,进休息室前两队队员挨个照面握手,惯例的赛前记者采访,摄像机准备到位,喻文州江波涛陪聊,周泽楷黄少天陪笑……黄少天是不想担任这个角色的,但记者总是打断他的精彩评论他也很无奈。于是在镜头前跟周泽楷故作亲密地攀着肩膀,捶捶打打,一边悄然撂下狠话:穿云哈,小爷的剑,可穿心。

再加上意味深长一个笑和对方宛如收不到挑战信号的无动于衷。


一小时后观众入场坐定,体育场满目灯光骤然关闭,在几万人的躁动声中,联盟LOGO和荣耀LOGO攀上夜空,从月亮的位置蓦然出现两束光线投射在入场的两支战队身上,一时间观众尖叫四起……黄少天又膈应上了,妈的女人的声音真的好吵啊我们不是歌星啊周杰伦的演唱会在另外那个体育馆啊!哎那边那个妞不错留个电话号呗……?日,喊的是周泽楷的名字。他活动了一下手臂,投入深色的选手席——一定要赢回来!少天!


个人赛蓝雨2比1领先,主场稍微气势低迷,但当擂台赛中周泽楷站起来的一刹那,赛场再次鼎沸,无数的光环与哨声萦绕,大片彩纸从看台上飘下来,笼罩着这个看起来颇为无助的青年,他再次,在台阶上顺了拐。



这不是什么大事,大家报以包容的微笑,关键他可以让蓝雨的擂台赛全军覆没,团队赛兵荒马乱。

他是KEY,扭转战局,他是轮回英雄一般的存在。他本人随和低调,他角色不可阻挡,广告商和赞助商众星拱月,对舆论和联盟来说都是皆大欢喜的好事。



“少天。”喻文州叫他,“走吧,又不是决赛,我们也得了三分呢。”

黄少天沉默地看着荣耀的旗帜在旗杆上飘扬,他难过的是,不知道还能看几次。不知道是否还能以冠军队的身份看它个几次。

这是年前最后一场比赛,黄少天好像回到了高中的寒假期末考,他领了平均58分的考试成绩单,他不知道怎么拿回家。



=中·turecolor=



“没事儿队长,我就是想给自己一个深刻的教训。”黄少天特别冷静,“我想让自己记住这个场景记住这个位置记住这个时刻记住这种失落……接下来我不会松懈了。”

喻文州鼓励似的拍拍他肩膀:“我找别人参加记者会,休息室等你,别太晚。”

队友依次离开时凑过来挠挠他头发,说着“黄少你别冻着”,“黄少我们给你买夜宵”和“前辈你逊毙了!”当然,后者屁股上挨了黄少天一巴掌。

每个队员都有调节自己情绪的方式,蓝雨内部心知肚明,他们需要彼此。


观众走散,剩下在脚边打着旋的彩纸。如同解说所评论的:从技术和意识上来看,今天黄少天表现得异常出色,展现出比以往更强大的威胁和团体协作能力。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在竞技状态顶峰的时候依旧只能跟对方打成平手的不甘心,是多让人忐忑。


但成长让他不执着失败,黄少天再也不是那个因为抢下BOSS就开心地睡不着给喻文州发短信的小鬼,他不要在未来某个网吧里回想冠军的理想。

光学污染弥漫着体育场的上空,黄少天仰头躺在座位里看着焦糖咖啡般的夜色,几乎不用借助任何电子设备就能在脑海里重置比赛,脉搏在加速,还原了场上的斗志,他仍旧在寻找那些比毫秒多不了多少的机会,因为他知道,荣耀中的所有方程,最终都会有其解!

起手伴随着弹性丰富的跑位,连续攻击技能中的战略性后退,连贯的意图正控制比赛节奏的风向……黄少天的睫毛抖动着喃喃自语:不会再让你继续,让我解决你吧周泽楷,不会让你继续不会让你继续……他猛然从座位上弹起来,“就是这里!”


在配合间一处难以捕捉的空隙,因为蓝雨局部陷入被动疲于应付而错过了一次机会。他立刻想亲手上机操作去验证可行性,‘机会’只是前提,‘把握’才是十年磨一剑的剑客本色。

“哈哈哈哈不愧是宇宙无敌的我——!!”



心情很好的黄少天打算回到休息室告诉队友们他的新发现,在通道里刚好碰见他的劲敌——周泽楷正低着头倚在墙上看着地板。

“哟,小周。”他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打得不错不错只可惜差一点就能瞒过我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你棋逢对手而我棋高一着嘛!”


眉飞色舞好像他才是胜利者。



“你就是太孤僻啦真担心你以后会变成自闭症多可怜啊得关起来,没事就跟大家多聊聊集体讨论出真知啊不是吗,不过你是在这里罚站吗轮回也太不像话了居然让队长站在外边!”

周泽楷笑笑,“好不容易逃出来。”


不远处的屋子就是记者会房间了,快门和闪光灯吱嘎乱作一团,江波涛在点评每一位队员的表现。然而门外的黄少天,却惊讶着另外的事情:


“咦,你这家伙……居然也能说中文啊我以为你只会嗯嗯啊啊的哑语呢!?哇我现在就要发微薄告诉所有荣耀的粉丝你居然一口气说了七个字儿啊真是见证奇迹的时刻我的手机呢……”黄少天掏出一个黄色920开了机,“等着啊,你马上要二次曝光了让我打个时髦TAG!”



“不。”对方固执地用手掌按住手机。



这个行动让黄少天略有诧异地抬头,他看见这个比他高五到八公分的青年微皱着的眉,此刻使劲低着脑袋恨不得比所有人都矮,左耳打了两个耳洞,右边头发挡着看不到。


这是……哪家的大姑娘啊,还是别欺负他了吧。黄少天心里想。


“咳咳,也不要太拘谨嘛毕竟大家都是一起混过来的!你不想就算啦!”他为了表示亲昵,特意去捏了一下对方的耳朵。


周泽楷的眼神一时间变换了好几种情绪,最终确定了一种之前没露出的色彩。

他握住了黄少天还举着的手腕。



艾玛,这也不行。黄少天太尴尬了,心想我干嘛惹他啊按照咬人的狗不叫这种生物界自然规律来说周泽楷这可得是金三角缉毒大狼狗级别的了。


“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周泽楷问他。

“我……哎????”


现在的角色好像跟原作设定反过来了啊周泽楷大大?突然间怎么自己是失语的那个在面对问题时要思考二十秒啊……不行不行还是得由小爷我来打破这个不太妙的僵局吧!


“哎这位大神有话好好说这是要干嘛……”


“有人告诉我一件事,”周大神脑袋一歪,依旧抓着黄大神的手腕,“说你讲我在实战里不会一路凌空押枪把对手射到死。”


“我靠我哪有这么轻看自己的对手?小周告诉哥这个造谣生事的人是谁啊快让我用幻影无形剑活剐了他!不过我已经猜到了这么希望看到我们不团结互相攻击的一定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很有可能就是叶修那个王八蛋啊是吧!!不就是上周吃饭的时候我欠了他十六块钱的事儿吗至于在我背后搞偷袭吗!”

“……”

“好、好好我可能,也许在什么时候……比如起得太早睡得太晚,嘴巴的自由运动脱离我正常意识的时候……大概,说了句……嗯比这个更悦耳的话吧!”


“不管怎么说,为了打消你的疑惑,今天特意让你在实战里领教了。”


周泽楷的笑不再温吞,嘴角斜翘着,像那些车站广告牌里对着女生眨眼的平面模特。


黄少天努力不动声色地扯出自己的袖子,这个情况不太对啊……他反复在心里问着自己:我了个操啊我没穿越吧这个人是谁啊我不认识啊是上海滩遗毒还是殖民地秘书还是什么玩意儿附身……我靠是开启了鬼畜模式吧尼玛他也没戴眼镜儿啊!副本攻略20万买断啊再不给我我就要走上BAD END!



眼前一黑。

乌云弥漫,气压降低,伴随着轰隆作响。闪电已降临在地平线,荒野燃烧起来。

这就是周泽楷给黄少天的吻。



谨慎的江波涛还在回答着记者的问题:黄少天?他非常地积极,但仍旧处于小周制造的被动中。也许机会主义的他会发现漏洞,但我们会给予小周最大的火力支持。他不会有什么真正的机会的,至少不存在可以翻盘的机会。



黄少天一瞬间想出口的话大概有二十个兆的容量。人类生来配备的一张嘴巴,从来没这么成为稀缺资源过。


黄少天的脸腾得就红了靠这绝对是被憋的。直到情急之下用胳膊肘直捣对方心口,总算拉开了距离。


“你他妈到底要干嘛大家好哥们一场……”


“别吵。”周泽楷离开黄少天,指节掠过气得黄少天哆哆嗦嗦的嘴唇,笑得特别轻,几乎没什么声音,只把最后一个尾音留住,喉结一动。“我随时准备,跟你想要的实战。”


……这并不是我要的实战啊!?行行好啊这位说起话来很利索的大大,但是脑里的逻辑已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吧我这边有个疏通下水道的电话号码您需要吗?还能附送擦油烟机和配钥匙服务呢?


“小周啊?你在哪儿?”远处传来江波涛的声音,“该走啦!”


门突然被打开,记者鱼贯而出,不少看到他们俩在场还想过来拍两张照片,黄少天这才发觉自己可以呼吸了,而一边的周泽楷眼睛里的戏谑早已消失,恢复了紧张木讷的一贯表情。


“两位在场下也非常的要好啊。”


周泽楷点点头。


黄少天继续失语,他还在想自己是触发什么机关碰到隐藏关卡了,直到人快散尽,他才反应过来似的大喊:

“被骗了啊!!整个联盟你们都他妈的被骗了啊!!这是东北豺狼啊!!”



别人只当他是输得气急败坏。



=下·fadecolor=



转眼是春节假期。年初二在家族聚会的酒桌上领了一圈“少天还在打游戏啊?你还准备考公务员吗?堂弟有女朋友了没啊?你妈等着抱孙子呢?哎外甥啊上次在电视上看见你了啊就是你输给周什么楷的那场……哦你打的还是挺好的没事儿继续努力嘛你还年轻!”的关照后,黄少天觉得亲戚的垃圾话才最有威慑力。


而且别光看我输的那场啊大舅妈?!


初五晚饭后的客厅里正热闹,地方晚会一台台地重播,手机里也继续发来过年短信和同学聚会的信息,梁易春的新春快乐后面跟着一条:“大神,您不忙的话过来神之领域帮衬一下吧,这礼拜其他战队的职业选手跟下饺子似的乱战成一锅粥,蓝溪阁一点好处都没沾。”

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谁在腥风血雨的中心兴风作浪,随即点开QQ一边叫着“文州文州文州快来揍叶修”一边点开了君莫笑的头像:“老叶啊新年快乐你们在哪儿呢我来给众多高手们拜个晚年我还能赶上你们的老年PARTY吗!”


“没戏了早散了你不用来了。”

黄少天已经接到春易老的坐标,一听这么说,就知道还有门。


九公会齐聚还没开始动手,职业选手有不太避讳的就直接拿着大号站在最前头亮相,场面跟华山论剑似的,蓝溪阁这边就可怜巴巴站着小卢,在一堆成年老油条面前特别脆弱无助,黄少天凑过去先是表扬了一番,结果就从他那里得到了一条惊人的消息:“喻队?他不在哦,说是去相亲了。”


“我靠靠靠靠靠靠?!?!?!?”黄少天的声音响顿时遍了整个列屏群山:“喻文州居然去相亲了他对不起我对不起蓝雨对不起兄弟们说好了大家要一直当光棍的我要诅咒你被妹子甩被妹子甩被妹子甩!!!”


情绪非常失控的黄少天一剑就捅到王杰希那里去了,一边还问候着:嫂子好吗孩子好吗孩子学习成绩好吗孩子的小提琴拉的好吗。王杰希听了就头疼,将扫把甩来甩去摆脱他:“我哪儿来的女朋友……”


“就是啊黄少,今天可是情人节,哪个有妹子的人会来打网游啊。”张佳乐还是用着自己建的浅花迷人说话,努力想让他冷静下来。

“你不要迷惑我我看见义斩的人也来了老孙潜伏在哪儿呢!”

“妈的你是想说什么你给我讲清楚!”

“心虚什么就你们那点事儿刷个荣耀论坛都能有一打小说你这个FFF团的叛徒早该杀杀杀杀!”


“春节综合症。”张新杰下了判断。

“光棍的战争。”肖时钦同意。


“嗯,既然如此我也来参加这场战斗吧,”一直观望的君莫笑跳出来,“因为我也不是单身了嘛!”

“什么!?”众人哗然。

“虽然他还没正式答应,不过你们尽可以为我们送上真诚的祝福嘛!说不定一下子就热泪盈眶地投入我的怀抱促成这件美事,不如就给你们个机会把这BOSS送我做贺礼了怎样?”


在长达十秒的寂静后,李轩首先反应过来:“你给我…………去见鬼吧!!冰阵!!”

“老不要脸!给你一脸崩山击!!”

“送你一车板砖!”

“份子拿好,酸雨干冰。”

“携雷霆战队向你致意,机械空投!”


大家整天看报纸,自然知道兴欣的美女质量联盟第一,一时间误会叶修真勾搭上了哪个妹子成为人生赢家,瞬间成为集火重点,完全没注意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之一正喃喃自语:啊,超想自杀。


由炮火和剑光带起的战斗,在魔法轨迹和风生水起的拳脚里一下弥漫开来,华山论剑瞬间变宅男苦怨。


黄少天把笔记本放在床上,正捂着被子打游戏。爸妈知道自己儿子是在做工作,也没强要求他陪着自己一起聊天,削了碗水果悄悄给他放在床头柜。不过这个荣耀看起来真是好难玩啊,人都密密麻麻的。妈妈摇摇头给儿子关上卧室门。


黄少天开足了嘲讽技能正跟张佳乐PK,这时从人群里跳出一个神枪手上来一串60级的乱射生生逼着二人分开距离,一步滑铲抢在了他们中间。



“小周这货交给你了!!他不想要BOSS就送他去死吧!”



“嗯。”



看着面前的一枪穿云,黄少天脖子后面顿时发麻。



     =终·mixcolor=



自从那天被亲了之后,黄少天跟周泽楷还有断断续续的联系,比如周泽楷打开QQ就能收到一连串的: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什么意思!给我等着给我等着给我等着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不得好死一辈子被女生好人卡好人卡……之类的重复循环垃圾语句。


有时黄少天会收到沉默的“……”和情理之中的“呵”有时周泽楷也会发来令人恐慌的“(*^__^*) 逗你玩”和莫名其妙的“你是最后一排角落里给学霸的桌上刻字的日本女生吗”之类回复。黄少天至今没有总结出这个人的人格分裂特点,真是好妖冶的战术风格,不愧是趁着叶修不在时站在全联盟顶尖的男人啊!


这边一枪穿云闪掉了几个剑光,跳到空中转了圈速射,一落地就近身给了个回旋踢。


隔着半个中国的电波,上膛的声音毫无阻碍地从S市发送过来:


“想我吗。”


“我操——你你你小点声!!”


黄少天差点惊得踢翻被子,心脏砰砰乱响,耳机线都要给扯下来了,夜雨声烦被射了满身弹孔趴在地上没跳起来。他至少搞清楚了周泽楷的两个特性:“我了个去你真是要么说话不痛快要么脑子不痛快要么舌头抽筋要么大脑抽筋啊!!看清楚了爷要给你致命一击——”


其实场面很乱,他们俩在这儿一来二去根本没啥,但闹不住旁边有个戴妍琦。


戴妍琦上的也不是大号没人认识,除了联盟女生群的人以外,压根没跟其他人提过叫做“不能说的秘密”的ID。没办法了嘛,年后就有同人场了,就算再使劲儿爆手速本子没点新梗也来不及了啊!她就东躲西藏,一会在中草堂听两句叫阵,一会在虚空听两句对骂,然后就溜到了这边,听到了大八卦。


她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太好了。她觉得这次要爆页了。她觉得自己要拆自己的CP了。


“你还是不要说话了你这个神经病看我三段斩斩斩把你舌头斩掉!!!”

“弱。”

“靠靠靠靠靠你别跑我这就给你点颜色看看来个金蛇狂舞开门红!!!!!”

“来。”


不知不觉两个人就脱离了斗争大部队一边自嗨去了,失去了群众技能光效的掩护,偷听的戴妍琦很快被暴露。眼尖的黄少天瞅见她便喊了起来:“咦这边还有个雷霆的人鬼鬼祟祟的要干嘛想跟我们合影吗不行哟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你买票了吗!”


“只是想看你怎么输给我的吧。”


“日啊周泽楷你这个老骗子开关怎么又换挡了洗干净等着我!!”


戴妍琦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能使两分力气还手八分力气逃跑,可架不住对方是个神级账号,两三下就立仆在地,还没缓过神来,对方一个剑影步一个飞枪跑远了。


洗干净之后到底怎么样了啊!!!戴妍琦在复活点要急死了。但是作为一个创作者,她不会就此罢手的,她关上了游戏,认真地打开了……



SAI。



“故事要从很多年前的埋骨之地说起,就像今天列屏群山的光景。被系统刷新的第一百只血枪手亚葛,和被系统刷新的第一百只影子军师沙寒,如果NPC之间能互相通话,说不定还会讲起这个神枪手和剑客的故事吧。”


戴妍琦,写下了同人本分镜上的第一句话。


鬼才知道是不是真的。也许只是少年人开的玩笑,就像看见有个吃地瓜烫着嘴的小孩哇哇哭特别想去亲亲他,也许是失落的眼神和重新打起精神的性格令人着迷,忍不住想汲取这样的勇气,有可能一辈子的交集也就是那么一次的点头和沉默,但居然碰巧触动了魔王的封印……



这边荒火、碎霜双双举起,瞬间变成巨大的巴雷特狙击。



“让我在你身体里用力地开一枪。”



他在耳机里发出让人浑身酥麻的笑音。



夜里不知是哪家调皮的小孩子,点了烟花“砰”地在窗外炸响,灰暗的屋子里瞬间被火星照亮。红的黄的蓝的绿的,所有知名和不知名的金属,对路和不对路的元素混合在了一支爆竹里,燃烧迸发,急速升空,晃瞎了眼!



黄少天脸红了半天才吼过去:你他妈这错词儿了吧文盲!!!



=《Fakecolor伪色》·FIN=





     这篇文如果还有什么后续的话,就是喻文州被妹子甩了。


评论(8)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