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邱叶】飞电(19)

本来应该再发个飞电的印调的,但是出于某种原因我不敢发了……满打满算觉得印350左右应该够了……就酱……CP15见……大概……

也怪我吧,前一阵沉迷游戏错过了跟好零华的交流,导致她档期排不进FD去了,大哭。然后我拜托了好米沙来绘制封插,感谢她的帮助,月底就能向大家展示了。

封面我还是想用雪月纸……【。

有通贩有有有

——————顺便更新一话好了————


十九、

    

 

没人会注意到第一片叶子何时落下,等到败叶成群结队地凋落时才让人意识到深秋的到来,它们声势浩大地扬起遮蔽太阳,冷暗的乌云压上东部边境,等师徒两人到了嘉世大院,带着冰凉水分的空气已经打湿了地面,少年冻得脸色发白。

叶修突然问起:“之前发你上赛季的视频包,看了多少了?”

作为队长的责任,他把所有看过的比赛做了记号,视频满屏都是红圈黄线蓝色大字,标识着需要特别注意的选手操作,是专门给职业队员做分析用的。

邱非立起衣服领子避风,挡住一半脸,又在心里数了一下:“十多个吧。”

“做完固定练习就继续看,记住这些人的打法和习惯,观察他们在面对一些困难时的决断方式。不仅是供自己学习,也预测对手的心理,阅读比赛的能力就是这样一点点积累的,所谓的战术也是建立在广闻博识之上。或许等你不久之后上场,这些老家伙已经不在联盟,但他们的继任者和团队也一定带着这样的意识。”

邱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有些是战队特色的一部分,是他们不能丢的。”

“没错,所以要记住每个队的风格。不过,荣耀会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而变得越来越有意思,破解方式也会越来越多,打法在现在的基础上会不断更新,青必胜于蓝嘛。”他扭头看着身旁的少年,见他头发上沾了些空气里微小的水珠,便抬手胡乱地揉了下他头发:

“我相信巅峰只存在于未来,并非过去。所以你面对的未来,大概比我见到的更为严峻吧。”

就像从前他率领嘉世战队拿到三冠霸占决赛赛场,后来随着联盟的发展不断有新的好手争相站上这个舞台。视野越来越宽阔,组合越来越多,打法越来越多样,厉鬼血景,犯罪剑咒,容器大了才能接纳更多有天赋的新鲜血液,垄断时代应当结束,良性成长会带来游戏业的高速发展,是叶修他们这一代老选手乐于见到的。

 

年轻人的头发变得乱糟糟,也不知道是出自什么心情便闷声闷气回了句:“前辈是无敌的。”

“嗯?学会拍马屁了啊。”

“是真的。”

“喊着‘我已经无敌了’的都是反派啊,你看有哪个活得长的。”

“就是无敌的。”

“我得谦虚着,给你们这些新人一丝希望嘛。” 

 

他们停在职业选手的训练室门口,走廊窗外落起针尖大的雨丝,被风吹得斜了四十度。叶修能觉察到少年心境的变化,这似乎不是一次简单的打趣,揣摩着这个年龄段小孩的想法,叶修琢磨应该如何开口:“小邱,我之前也说过,比赛因为不知道会不会赢所以才有意思,想要去挑战,想要跟别人对抗力量,锻炼自己变得强大是必要的,但如果因此小看别人的水平就太不应该了。在这个对抗平台上,谁都很累,吃苦和忍耐都是基本功,所以谁得到胜利都值得赞赏。不要把眼光放在人身上,放在游戏上吧。”

你不能把我想得像个不会失败的神话,在谁的身上押赌注都不行,这绝非任何一位前辈的本意。不能在某个人输了一场比赛的时候连你的信心也会动摇,我们只不过是一些凡人。

“专业一点!”他最后说。

 

不是这样的意思。

邱非对这近乎批评的话,张了张口,片刻后他脑子里出现了小饭馆老板的影子,那张叹气的面孔,那张无人使用的账号卡,那没人问起过的角色,那飘着尘埃的餐厅。时间将一切熟悉的东西都隔阂成独立又寂寞的东西。

邱非在叶修推门进屋的前一刻抓住了衣服问他:“前辈不会被人忘记的,对吧?”

 

叶修笑了,原来他在想这个。

害怕他跌倒后别人再看不见他,希望他能一直被众人知晓,热度不散,盼他永远比任何人都耀眼,只是一些稚嫩的期望和朋友间的关心罢了。他还是个小孩子呀,他的愿望都是诚恳又了不起的。

被推开一条缝的训练室门内,职业队员敲击键盘的声音有序地传出来,叶修冲他弯弯嘴角:“你别忘了就行。”

骤然而至的湿冷空气在短时间内改变了整个城市的环境,邱非双臂交错地挨着背后的风口,点点头算是回应了前辈的玩笑口气。叶修刚要走又想起来什么,一伸手把自己的外套麻利地脱下来:“拿着,一会路上恐怕降温更厉害,你父母要心疼的,晚上回去小心点。”

“咦!”邱非捏着对方塞过来的柔软布料局促起来,“不用,不用的……”

普通的运动外套像难以拿捏的橡皮泥,以一团任意的样子带着温度落尽在怀,叶修看他客气便伸展了衣服给他披在背上:“别让了,快去训练营练习吧。”

布料便张牙舞爪地要把少年包裹严密,没等他退还成功,叶修已经转身走进屋内关上了门。

 

太害羞了,邱非脸上发烫,把与他相遇的凉风也温暖了。脑袋钻出的尽是些披着大了两号校服的女同学,她们看起来比别人更有恃无恐底气十足,不紧不慢地谈着别人抓不到把柄的青春故事,唯有一件男朋友的外套彰显着被爱护的标志。

邱非完全不敢穿,私藏的感情如猴王的金箍把他勒紧,惊喜之后的隐痛折磨着神经,他知道这情节只是到此为止再无可追逐的后续。大人总是这样的吗,一次体贴的礼貌却让没什么经验的自己难以平静,继而他撒手不管放任自流。邱非抓着衣服的两只袖子,却抓不到衣服的主人,再继续下去的话几次压抑住的迫切愿望就要逃到现实世界来了,要从那蓄势待发的灵魂里跑到这个会发生一切和什么都不会发生的世界里来了。

训练室里的他操作着自己的小战法翻滚过障碍和关隘,长矛卷起五彩的纹章环绕着角色,像能招架一切敌袭的外套。但是……专心吧,邱非点着鼠标心绪渐渐平静:前辈要的是能派的上用场的人,是对荣耀和战队一心一意的人,心态烂的家伙他可看不上。

十六岁少年的注意力很快进入了练习状态,游戏界面的精准度统计又成了关注点,世界的嘈杂声对他失效了。

简单的,复杂的,极易疏解的,无法清除的少年情感。

 

白昼越来越短暂,还没怎么好好使用就已经接近尾声。周围练习的人员渐次站起来活动聊天,主管检查着器械的使用情况,刚好走到正在关机的邱非旁边:“怎么今天有空过来?”

“放了个小假。”他把叶修的衣服挂在胳膊上提起书包:“周末再来。”

主管嗯着,一低头却眼尖地发现:“咦,这衣服是……”

“啊。”邱非眨了一下眼睛:“吃饭的时候把前辈的衣服弄脏了,拿回家洗一下。”

“不用啊,这里有洗衣机,叶秋不会在意这种事的。”

“那,那多不好意思。”邱非紧走两步逃开:“我先回去写作业啦。”

 

他跑在走廊里捏了下鼻子,把因为谎话变长的部分捏回去。


评论(28)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