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歇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狂风骤歇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你好大魔王(1-2)

叶蓝合志《Stay With U》的试阅。

合志天窗地址→戳我

合志24号晚八点预售,地址→戳我


你好大魔王


雨势滂沱之夜,透不过气。

 

地面成了重灾区,大水是小偷,它浮起儿童汽车,推走咖啡店外面的藤椅,蓝河亲眼看着一捆从上游集市冲来的芹菜也纳入了流失物品大军。灯光散乱地在水面上漫射,加上不断因坠落和冲刷产生的巨大噪音令人烦躁地要用睡觉来缓解心情。

 

“一路小心!”

他的同伴向他大声嚷嚷,结果当然是吃了一嘴暴雨,蓝河也不客气地把水花喷回去:“你也照顾好自己!”

同伴摇了摇头:“我担心,这样的坏天气,会吸引来劫掠者!”

 

嘭隆——

 

频频闪光和如战马嘶鸣的响雷打断了两人谈话,把淋着水流的脸庞映得更加惨白,蓝河只好使劲拍拍同伴的肩膀:“等我消息!”

 

他匆忙离开,陷入轰响的夜色。

他将与魔王会面。

 

 

一、在革命的号召下,夏季消暑晚会正式开幕了。

 

半个月前,劫掠者从限制它们活动的灰暗深境里逃出,入侵北国境线大肆破坏杀戮,靠近那里的蓝雨血盟兄弟会最先向中央联合工会发出求援,时逢中央领地安全战略部和会众管理部内乱多日,军队因内部安全问题被隔离,支援久久不到,血盟兄弟会只能暂靠自己力量应对面前的战斗。而他们的第一要务,就是去组建属于自己的自卫反击队……

 

“我想保护老婆孩子,但除了种地什么都不会。”年纪四十岁的男人尴尬地搓着自己的双手,在其他人注视的压力下才又加了一句:“会开拖拉机算不,我精通拖拉机……”

他朋友催促:“快告诉他们你精通到啥程度。”

“能通过传承力量把拖拉机加速到二百脉。”

屋里的同乡立刻给他鼓起了掌。

 

系舟捂着一只眼,已经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不错。”蓝河淡定地敲了两下键盘输入这人的名字:“信号塔还没恢复,如果这期间劫掠者找上你们,你就负责到血盟兄弟会给我送信。”

“没问题。”中年男人笑了,露出因吃人类食物而磨平的獠牙:“这算是通讯兵不?我喜欢做通讯兵。”

“算的。”蓝河请他坐到一侧,向屋外唤道:“下一位。”

 

从门外进来一位长着赤色牛角的阴森老头,他盯着蓝河做起简短有力的自我介绍:“我会做土炸弹,威力强见效快,专管断手断脚致瞎致残,一百年前的自卫反击战就是用这一手把它们赶回老家,我还是这个列屏群山堡垒城的历史老师!”

赤角人有极为特殊的震慑天赋,所到之处人均卡壳两秒,所以屋子里本来活泼的气氛都因他的到来禁声了。

蓝河瞅着他,摸了一张桌子上的《劫掠者特性普及》宣传册递过去:“您可能不知道,物种进化论也在它们的身上也实现了意义——如果在第一时间内炸不死劫掠者,它们就会吸收爆炸冲击波作为能量复原,并且继续攻击我们。”

“什么!”赤角人瞪大了本来就凸出眼睛,从刚才的坚定逐渐变得犹豫动摇。

 

堡垒城治安官借给他们的临时办公室里挤满了蓝雨第十队特派员和应征合格的群众,他们互相望着,不知在这个尴尬的时刻做什么表态。一个蛇眼青年张开嘴巴,吐着信子吃掉了潜行在空气里的负面情绪。

 

蓝河尽量顾及对方的心意:“谢谢您的积极参与,不过以前的方法可能在这次的形势里不起作用,请您务必做好新的防御准备。”

赤角人愣怔半晌,半分钟后才反应过来,他摇着头问蓝河:“我用了一辈子的时间见证科技进步,现在却要进入冷兵器时代?”

“至少子弹直径12.5毫米以下的枪类还是能够使用……”

牛角老头看穿了特派员的来意:“大型炮弹成了废物,某些魔法也不能使用,火系必须全禁,你们来这种乡下地方抓壮劳力回去拼刺刀,需要的不是经验而是充沛的青春。”

在座的有不少他的学生,赤角人受不了这个,他只得晃晃自己干瘪的双臂蹒跚出门,口里念叨:“但是只知道躲在窝里防御是夜行种族的耻辱,就算是教书匠也不想妥协……”

 

门外月色朱红,零时后白雾四溢的列屏山山脉在寒气里如小船上下漂浮,他们沧桑的同胞失落离开。

 

“他说的对。”

一个面容泛着金黄色的女人跟蓝河商量:“我们面临的战斗一定无比原始,仿佛刚发现杠杆原理时制造的投石机,有没有更有效的方法?”

蓝河叹气:“武器研发部也随军队一起被隔离了,中央联合工会里一半多的职能瘫痪,我们面临的战斗又严峻又苛刻。”

他站起来,用双手撑着桌子:“几十年来,我们都忙于现代战场的科技战,现在真正的敌人一到却只能悲惨地用人海战术拖延它们的进攻。可是同胞们,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胜算就渺小,也不意味着失去了战斗的血脉,想想来自于我们灵魂里保护家园的本能,无论是用拳头还是用榴弹,我们是否都有勇气释放出这种本能?”

“安居时我们的双手产生财富,动荡时我们的双手抓起武器。这是不同时期给我们的挑战——勤劳,勇敢,永不退缩。”

 

“不错啊。”等人走尽,系舟拍拍蓝河:“小队长很鼓舞人心。”

“靠,硬撑的,我这一身汗。”蓝河解开外套,把湿透了的衬衣给他看:“夜行种全加入血盟的后果就是贪多嚼不烂,那个金脸女人的潮汐天赋快让我摔倒,没见我一直拄着桌子吗。”

“一样。”系舟给他看自己掐出血印来的手掌:“谁说吸血鬼狂帅酷霸拽的,我们就是物种里的中产阶级。”

“工资也是中产阶级。”

“……这个就别提了。”

 

内战以后,由于血盟最先发起对战号召,吸引了众多其他夜行种族的加入。但其中不少种族拥有克制吸血鬼力量的天赋,像堡垒城这样半经济半农业的小地方居民更是缺乏对自身血脉的控制,让处于基层的业务员很是头疼。

此刻,第十队的两个同事虚脱般地坐在门口晒月亮,乡下地方蟋蟀青蛙叫得欢,倒是别有闲趣。蓝河跟系舟来回比划:“看见那座带豁口的山峰了吗。”

“怎么。”

“咱们队出门的时候大春跟我讲,说山上的古堡里面住着一位大神。如果有什么万不得已的情况,可以去那里找他帮忙……”

“停。”系舟赶紧塞给他一罐AB型的血浆:“你贫血了吗,信什么古堡?”

“如果不是大春的话我也不信啊。”

系舟低头寻思:“你是不是听岔了,他说的可能是鼓包?山上有个鼓包很正常吧?”

蓝河屈服了,抓耳挠腮地回想当时的情形:“嗯,也有可能说的是蒙古包……?”

“这个更不太可能了吧!”

“那还有什么呢。”

两人边扯边聊,直至月沉星疏冷汗全干,系舟先一步去睡觉,剩下蓝河一个人慢慢喝着人造血浆。

 

在黎明前最难耐的半小时里,漫山遍野的启明花全开了,凉风把这种带着荧光的花粉吹扬半空,整条山脉都呈现出朦胧的海市蜃楼奇景,这是提醒吸血鬼们快去避难的信号——日光即来,潜入地下。蓝河出神地望着远方,在百公里外启明花的光晕中,豁口山上似乎真的出现了一顶建筑的尖塔……,

 

“你好。”一个悄无声息的人影晃到他面前:“请问自卫队的招募是在这里吗?”

蓝河吓了一跳,转过来看到位比自己年纪稍长个头稍高的青年,扎成马尾的发尾散在肩头。光看外表没有任何种族特点,身上也感觉不到任何同族的气息。

他放下瓶子跟来人打了招呼:“你好,你不是夜行种吗?请白天8点后来报名吧,日行种是其他部门负责的,我们的档案不在一起。”

“那有哪个就加哪个吧。”青年把自己的行李放在地上,很痛快地跟蓝河说:“我不挑。”

蓝河心想你当医院里轮黑白班呢,他怕对方听不懂,又仔细地解释:“日行种族的档案是归堡垒城的治安部门管理的,我们不是一个系统。”

那人还是不在乎,非常坚持:“就加你的吧,我挺喜欢晚上干活的,凉快。”

 

虽然种族歧视在现代社会里已经不是那么明显,但夜行种跟他们的“原始食物”相处时还是万分尴尬,蓝河有点为难了:“但我们不是同类,释放天赋在一起行动后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也会有很多忌讳会伤害到你。”

“怎么还有伤害呢?我们不是为了同一个梦想走到一起的兄弟吗,难道不该互相包容体谅,你看你们还叫兄弟会呢,”那人抬手一指蓝河身后的招募条幅,“但根本就说一套做一套嘛?”

“我……”

蓝河哑口无言地揉了揉太阳穴,觉得眼下最好的说明就是让他亲眼看到日行种族与夜行种族的区别在哪儿,知难而退不要再作,于是他走到来人面前沉了一下气息,发动了嗜血天赋。

 

平静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无声地爆炸了,杀机四起,蓝河的瞳孔由蓝转红,耳朵尖抽长立起,口中獠牙伸到唇外,令人难以呼吸的黑暗气场肆无忌惮地入侵了周围十多米区域的生命,花朵枯萎,蟋蟀噤声,连风也发抖了……

 

叶修后退一步,惊讶地看着他说:“你这是……这是……”

毫发无伤的他想了半天措辞,最终酝酿出口:“你是哈巴狗精吗?”

 

蓝河一拳照他脸上打去。

 

 

 

二、每个奇遇背后,都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般的般配

 

“不要动手嘛。”叶修握住蓝河手掌“嘎嘣”一掰:“人在山里呆久了,就是跟不上社会形势,你体谅一下。”

 

蓝河也不知道为什么出拳后手骨就错位了,望着明显变形扭曲的手掌,他一边叫痛一边生气地喊:“你还博美呢!”

……真是铮铮男儿的吵架。

叶修捏着他手腕正儿八经地声明:“我是人。”说完见蓝河到底是松了力劲,便把他手掌骨节随意掰掰又折回来了:“年轻人火气真大。”

 

这家伙很强。蓝河看着对方波澜不惊的眼目想,在爆发状态下连他出手的动作都看不清,并且丝毫不受嗜血气场干扰,要么他有卓越的自身天赋,要么就是修炼成精的妖怪。蓝河提防地询问:“既然你是从山里来的,怎么听说这里有民兵招募?”

“我是睡得好好的,”叶修两手一摊,脑后的长发跟着悠闲一晃,“谁知道从前天开始这里一天响十八遍广播伴着拉德斯基进行曲回荡在整个列屏山,噪音污染你感受过吗。我只好爬起来响应号召跟你们一起去打小怪兽,你说我积极不积极。”

“呃……”

“不给表扬就算了,你还要打我,你是不是不照顾孤陋寡闻的热心群众?”

“那是因为……”

“我走了一晚上夜路,连水都没空喝,你还变成那个样子吓唬我,你够意思吗。”

“我……”

本来气势汹汹的蓝河立马蔫了,因为那个搅人好梦的声音正是自己委托堡垒城在大音响上循环播放的,而且思来想去也不能凭着对方深不可测就心生避讳,招揽强者共同御敌才是目标。他抬头看了看自天空逐步显露出来的鱼肚白,给叶修让出一步:“算我不对,天要亮了,先进屋说话吧。”

叶修一愣,心想现代人超淳朴超好骗的啊。

 

这是整个世界最安静的时候。

昼伏夜出与夜浮昼息的所有生灵的睡眼与惺忪之眼在交替,绵长的晨昏线切割永生海洋的居所,灯盏的次第盛开和晚乐的沉默封缄同时进行。堡垒城被上天安放在安逸的怀抱里,日行者爬起来接替来自黑暗的疲惫,夜行者潜下去结束无所不在的光辉。

血族已经冷静地接受了这个过渡时间,打小学会跟残酷的太阳捉迷藏,他不再是要把自己订进棺材里的神经兮兮的古代人了。蓝河不慌不忙地绕着从窗户里渗进来的太阳光线给陌生人带路,期间多次想要套话:“你功夫在哪里学的?”

叶修大言不惭地回:“我属于自学成才。”

一个不死心:“种族呢?”

一个不配合:“炎黄子孙哇。”

“……”

叶修在后面看他鼓着嘴生闷气也好笑:“那什么,天不早了我也有点累,不如留到明天说?”

蓝河回头仔细一看,发现他一身的露水,连头发也是用根稻草紧紧绑着,赶忙在保温柜里找了罐热咖啡和面包给他:“是我粗心了,先带你去住的地方吧,会被晒到的房间有没有问题?”

“没事没事,普通老百姓一个,都没想过能享受公务员待遇。”

“就只是普通的房间而已,”蓝河给他打开门,“床很小……”

叶修刚要说话,就看到蓝河甩了下手臂。

 

建筑有些年头,天窗的木制边缘被雨水浸泡变形,露出一小块缝隙,才一开门,阳光就出其不意地抓住了蓝河,宣告这场捉迷藏的胜利。

 

叶修看他躲开,好笑地问:“很疼吗。”

“倒不是疼,感觉好像有人拍了我一下。”蓝河觉得自己示弱了,有点尴尬地辩解:“人造血浆里有改善基因的物质,就算被夏天正午的太阳晒到也不会马上死掉的。但这些光线对血族来说仍然像长了手和脚,热辣时对我们拳打脚踢,微弱时捉弄敲拍,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所以血族一直都更擅长伏击和短线战斗。”叶修接过话来:“如今转移到正面战场,僵持不下会造成持久战的话你要怎么办?”

蓝河没想到他突然严肃起来,心事重重地皱着眉头回复道:“为此我们分了两个部门来进行协调。”

叶修摇摇头:“持续性不够好,队长不能一直在场的话指挥权应该怎么交接?掌握的资料在紧急时刻能够完全传达吗,全局性不完整怎么会做出合理分析和判断?”

他说的这些也正是蓝河头疼的,他们此次前来的主要任务是在各地建立据点,教授一些针对性训练,有计划地建立防御体系。日间战的应对虽然也包括在内,但也是以生存为主,放到眼下遭遇突然攻击就很有可能成为最大软肋。

“我有几个想法但不能保证可以确切实施。”蓝河老老实实地说:“我没有实战经验。”

叶修拍拍他肩膀,一秒变成得意的脸:“我有啊。”

“你?”

“当然,等我睡起来与你详细解说。怎么样,碰上我是不是特别好运?”

蓝河被他的超凡自信弄得莫名其妙“还,还行吧。”

叶修又问:“那工资怎么开我?”

“……”

“算了,就先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实力再佩服吧。”

“……大哥你快睡吧。”

蓝河给他交代了茶水间和盥洗室的位置就走了,留叶修适应着越来越亮的环境。

 

距第一次跟劫掠者的自卫反击战后,这间屋子的墙纸至少更新过三次,窗台重新砌过,外头的树换了在春季开花不会让人过敏的新品种。当年呼吁种族自由的盛大游行终在最后迎来了果实,只是站在房顶诵读郡主传令的大臣不在,骑士团衰落得只留下氧化的徽章,佣兵大厅变建电机厂。不过百年,万物纷纭,皆归尘土白首,敌人紧随其后。时间在乘风破浪地前进,那喜宴的酒他还没尝,鲜艳过的旗帜就破碎了,曾与他并肩作战勇士就成了鹰的饵食。

叶修用鞋跟敲敲地板,自言自语:“一个世纪了,还真结实。”

他伸出手,让那串照在蓝河身上的光线也照在自己身上,凡人不经意的微弱热度他多想也体会一次——但光线离他半厘米就产生曲折,它绕着急转弯逃避开叶修的身体轮廓,像水滑过石头般重新落在地板上形成一个金色的圆点,把他永远留在了黑暗里。

叶修笑了笑,不知是嘲笑自己还是嘲笑物理学,咖啡里的奶很多,他躺在床上听着精灵的晨号声期待困意袭来。而之前,把他在长梦中惊醒的并非人工广播,而是劫掠者从列屏群山北坡奔爬上行的声音。

高耸连绵的山脉是防御劫掠者进攻的天堑,但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这种带着锐利手刀的巨大昆虫一拥而上。峭壁险峻,它们摔下山涧,又有更多的同伙爬上来,也许不出一天,堡垒城就要面临一场苦战了。

 

 

这一天,傍晚6点。

 

“这是新加入我们的队友。”临时办公室里,蓝河看着叶修向新成立的小队说:“先请他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群众热烈鼓掌。

叶修感觉自己怎么跟被班主任叫起来的转学生似的,他慢慢走到台前给所有人打了个招呼,找了下语言感觉:“大家好,我叫君莫笑,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能跟大家合作愉快。”

群众热烈鼓掌。

一个老球迷高高地举起手,相当业余地问他:“你以前打什么位置?”

叶修也搀和着回:“我前锋主T。”

大家很高兴,蓝河更高兴:“太好了!”

叶修:“我还是教练指挥。”

蓝河:“……”

没等他从瞬间僵硬的表情里回神,金脸女人对叶修说:“那我以后绑定治疗你。”

“别,别把我绑起来,你可以跟那两个力士和锤兵一组,潮汐天赋能激发力量型人类潜力,协调好了效率才会比较快。但是记得跟这两位年轻的小领队离远一点,他们在强潮汐下会精神失控。”

大家恍然大悟,称赞他果然很懂。

“鹿隐人跟蛇男和狼人一起,你们三个作为日夜兼行的平衡系主要负责不同队伍的沟通,系舟就作为这个小组的组长吧……”

蓝河赶紧拉住他,低声说:“慢着,你怎么分起组来了?”

叶修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不是说了吗,我还是做指挥的啊。”

蓝河:“……???”

 

看着新人在台前游刃有余地给屋里二十几个人组织工作,系舟偷偷地靠近蓝河问:“这大爷什么来头?”

蓝河像恐怖片的主角一样慢悠悠地扭头:“你没发现我跟你一样吃惊吗。”

 

他有点憋屈,还很没面子,更可气的是这个叫君莫笑的家伙现在叽叽呱呱说的事情没哪一样不对,虽然不会像自己那么细致但也恰到好处。看着住民对叶修投去信任的目光,蓝河又无法打断他,于是陷入一种左右摇摆的纠结里。

 

“……这六组,就按照刚才的顺序用A到F来命名,至于你——”叶修一伸手点名点到蓝河:“你跟我一组。”

蓝河还在恍惚中:“就我们两个?”

“这里没有我需要的能力呀……”

居然还挑三拣四,蓝河撇着嘴:“你要什么。”

“我要一个跑得快的,还要一个能拖缓敌人行动的天赋,一两秒就可以。”

真是见鬼了,蓝河艰难地说:“有。”

“真哒,那我们无敌啦。”叶修趁着众人组队去训练的功夫搭着蓝河的肩膀:“我已经能看到胜利的曙光了!”

蓝河语气生硬,把他胳膊推开:“我不喜欢曙光。”

“城里人真难相处,对比喻句都这么苛刻。”叶修叹气:“在我们山里……”

听闻这句,蓝河一下联想到昨天跟系舟的对话,连忙问他:“你说你来自山里,那知道豁口山上有座古堡吗?”

“哈?”叶修用一种看弱智的目光瞅着蓝河:“你没问题吗,山上的房子都叫农家乐,不然就市委儿子盖的违章建筑小别墅,再不然是迪士尼乐园分割的地皮,古堡算什么。”

蓝河一下傻眼:“你不是跟不上时代吗!凭什么那么懂啊?!”

 

“因为我是伶俐又聪明的双子座啊。”


评论(24)
热度(231)